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野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中国文艺家》大家访谈:野牛

发布者: 野牛 | 发布时间: 2016-4-18 21:45| 查看数: 614|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中国文艺家》大家访谈:野牛


  冯楚:野牛先生好!新年伊始,此时以第一时间专访你,或许这也是你遇到的第一次官方最高权威刊物对你的专访,不仅是因为你沉淀多年的诗歌及能积渐渐浮出水面,受到主流媒介重视,比如你的长诗《生命之水》被广州文联主席乔平书写,参与各种文化公益大展活动。请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野牛:冯楚先生好,感谢你在匆忙的信息流变中,做这样的积淀性访谈!2016年,气象伊新,新春临近,怀着一种登跃轼望的心境,与你网上话语。在这次专访之前,也有一些发表、出版、评论的事项,如:《神州》杂志上的“文学空间”栏目两期分别发表过“野牛诗歌15首”和“蛮楚王诗”(前三章,一千多行,这首以楚汉历史为题材的文化史诗共七章,三千多行),2015年11月2日的《中国社会科学报》第五版“艺术学”栏目发表黄野署名的书法研究理论、学术文章《运墨成象》等。在此前的《中国文艺家》杂志上,也多期发表过野牛、黄野署名的文学评论等文章。长诗《生命之水》是2008年的创作,乔主席只书写了开篇的一小段诗句,广州“山仁行”公司将此书法设计成了环保纸水杯,宣传世界保护水资源的公益活动。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搜狐网等众多网络媒体报道和转载。长诗《生命之水》,1224行,7564字,7个主题乐章。2011年在珠海特区报连载过,2011年,结集出版的《南方诗歌年鉴》上全诗出版过,长江出版社。


  冯楚:作为第三代诗人的命名和写作重要发起者和参与者,诗人大多热衷于历史话语权的争论和书写,多数沉沦于江湖坐次排名,而少有经典文本建树,你如何看待当下种种个人或圈子及体制评奖的诗歌史写作繁荣景象?
  野牛:文学创作的动力源自它自身,作家、诗人首先是为自己创作,所谓“诗以言志”、“文以载道”等。就是抒情,也要有情而抒。当文学的出发点和目标,仅仅或首要变成了媚俗、名利、获奖等等,这种作品之俗烂不堪就不言而喻了!当今时代,政治、商业、媒体、读者等,共同颠覆了文学文本和话语权,只以交流和传播为成就规则,完全不尊重客观、专业、文学自身的价值之本!导致假货至上,名欲熏心,真正的人物和作品不见天日了!但这没有什么了不起,假以时日,历史会将这些沉渣、噪音、假货,扫进垃圾堆里去的!只不过这些人获得了一些诸如金钱、女人、名声等的实惠罢了。真正的文学者是不屑于这些毛贼官吏赏心悦目之事的。宁静和专业成就是无比之大美!君不见三五载一拨拨志得意满的假货,有几个不是光鲜一时而烂泥于途呢?!这个时代作践思想、文化、文学、艺术等,最终不过是作践了它自己而已,而思想、文化、文学、艺术在历史积淀中,脱污而出,更纯粹和灿美!


  冯楚:九十年代初,高原寄居者昌耀先生以诗歌边缘化和非主流的身份和状态,提出《请把写诗当作一种生活方式》。既然是生活方式,就有他存在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并被主流承认应受到尊重和维护,当然首先是自我承认,诗人本身的持守和创造很重要。你对自已的生活如何审美和批判?
  野牛:文学(主要是诗歌)对我而言,是一种精神存在,一种生活方式,一种通天达地的抒怀。我只为文学存在,不计其余!这一是因为人生太短,做一事已然十分仓促,没有宽裕的时间它顾;二是因为文学已然十分丰富,在文学的海洋里奋臂击水,已经天地无限。很多人不理解达摩在洞里面壁九年怎么能忍受那份孤寂之苦!这只是俗人的己心揣摩,如果真是苦,达摩也是不能久持的!其实达摩在面壁中自满无比!比吃肉喝酒玩女人之美,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俗人玩女人,新修的茅房三天香,而达摩自满九年不渝。由于这种认识,就谈不上批判了!至美之物,何恶之有?!也有好心的人,介绍诸如工作、女人、名利的事,身边某类者羡慕不已!见我如拾败絮而弃,痛心而语:你不要,介绍给我们唦!
  说到我每日的功课,大量的时间(一般在10至16个小时左右)在静心静脑和冥想。静心是基础的,心不静,浮躁不堪,哪能归于禀性呢?心充分地静,才有感而生,情不能已!遂生创作欲望或灵感显现。静脑也是必须的,心有所感,须借脑力抒写,才能思有对象,思有所深,娓娓道来,形诸于键盘之下。心主情、情感,脑主思、理性,二者缺一不可!冥想也是很重要的,它可以在非视觉情况下打开视界。你用心体味一下就知道,视觉中的思维和非视觉中的思维是大不相同的或完全不同的,后者能产生更灵性的视觉图景、混图景、弱图景和思维空间。而我冥想的设计目标是试图进入“前记忆”。我所谓的“前记忆”,笼统地说是指前世记忆,基因记忆等。而这两者有可能是矛盾的:前世是佛教说法,有轮回之意;基因是科学概念,不承认轮回,但承认传承,有更久远的血脉关系。冥想对潜在、未知、遥知,有途径性的作用。虽说是个外来概念,但这种体证方式,其实不同文化的各民族都有先在经验的。比如汉民族的陈抟老祖的“12种睡法”,睡,当然是闭合了视觉可能性的,只让思维和心的功能展开。
  近日在武汉拜会了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张三夕博导、邹建军博导,席间叙谈,言及古诗人云游一事,如:李白、杜甫等就终于路途。三夕先生更区分了少时的壮游(如司马迁的少年游历)及老时的术游。术游是我生造的一个概念,指动机明确,专业有矢的这种行走。三夕复提出唐宋贬谪文人之旅途的复走计划(如韩愈、苏东坡、刘禹锡、柳宗元等),深得我和建军先生的赏同。伺日期凑合,一行外出。但我的一己云游计划仍耽于即行琐事,难得动身!引以为憾。这就是我喜欢并以为重要的事情。


  冯楚:最近,老诗人孙绍振与谢冕交流时,著文提出复兴中华诗国的伟大构想,这种冲动和激情,源于对大唐诗国的传统文人生态生活的向往。你对此有何体验?
  野牛:你这里提到的诗歌复兴的话题,有些书生自望之快感!要深入这个话题,起码要区分这个对象的官方性质和非官方性质(也即民间性)的所属之别。不这样区分,笼统的文化大欢喜是没有的。因为这两者有很远的距离。单说官方的复兴假想,在强调宣传和粉饰至上的政治大环境里,百花都不能开放,繁荣、复兴从何而来?!现在的利益者,爱拿“五四”文学当繁荣。“五四”文学就是典型的造反文学和抄袭西方文学的文学。只不过他们反的政府是民国而不是眼下的政府,不然奖金的没有,冷待遇大大的可能。就是你上文假想的唐诗歌繁荣,官本位的“颂”的作品是非常有限的。像元稹官居宰相了也写伤情悲怀的作品,白居易也是高官刺史,却站在民间立场写生民艰难、官吏欺人的《卖炭翁》作品,杜甫的“三吏”、“三别”更是直陈百姓苦难,与民请命。回看历史,任何不站在良知、道义、百姓立场上的文学作品,几乎都是没有生命力的,走不远的!现在的官方文人,俱领取俸银,庆幸利禄而生,骨头轻得很!他们要复兴的是什么诗歌、文学呢?我的结论是:没有民间文学、诗歌、诗学的开放、自由和被尊重以及出版、发表的常态化,什么繁荣和复兴都是烧钱胡弄老百姓、自欺欺人的。


  冯楚:从诗学本身的文化定义上,请谈谈中国新诗一百年来的重要贡献和损失是什么?
  野牛:五四分野而来的诗歌(胡适的白话诗《尝试集》),也有说“新诗”的,“白话诗”的,也有称“现代诗”的,“现代派诗”的,“后现代诗”的等。从语言上来看,只是所谓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的区别;从思想观念上来看,无非是工业价值观和农耕文明的区别。其它甚微。回顾地看,新诗的所谓白话化,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回顾文学史,“散化”一直是文学史的方向和步履。追求无韵化、破除格律、抒写自由化,一直贯穿在诗三百、楚辞、汉魏乐府、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里。在明清小说里,白话化达到了很高的程度,以至后人称它们为“白话小说”。这都比五四早。新中国成立后,简化汉文字,以及意识形态苏化,“新诗”僵化到政治抒情的死线上。改革开放后,西方思潮滚滚而来,以“现代派”标榜的西方工业主义观念、哲学、美学价值观甚嚣尘上,“现代主义诗歌”占据了广大的发表、阅读和消费市场,形式性和观念性噪声其上,汉语诗歌语言和美学被完全破坏了!浮渣四溢,二混混称霸!在表象的轰然下,汉诗进入了冰河期!在中国毫无地位,在世界上毫无影响。汉诗面临着灭绝性断裂、灭绝性生存。所谓汉诗,是指以汉语言创作,传承了汉诗内在精神、思想、艺术等的特质,又面对纷繁、兀然的全球世界而发展性地表达自身话语的诗歌存在。用这种标准看,历史性、独立性、发展和创造性是它的基本话语和特征。


  冯楚:再三再四,是你个人与自然界的冥想,从宏观到微观,似乎对现实生命中的人性,特别是当代人际关系的精神纠葛,少有描述,是对道法自然的一种回归或模仿?
  野牛:《再三再四》是2015年12月团结出版社丛书号出版的一部我的新诗集,“再三再四”是一个对“程度”的表达,含义是很深了的意思。比如:人类的历史已经再三再四了,不知道何时毁灭!全球融合已经再三再四了,不知道何时取消国籍!中国已经再三再四了,不知道何时富强!我已经再三再四了,还没有走出冰河!等等。从题材和主题上说,该诗集有意回避了文明存在,主要是工业文明,城市存在和世俗生活,情趣和思想集中在禽兽、田土和荒野景致方面。诗簇1,标题为:禽兽,文明意义说你禽兽是骂人的,但野牛诗集这里用的是它的本义,飞禽走兽,没有丝毫的贬义。相反,有批评现代人失去了很多禽兽本来的褒义。诗簇2,标题为:微存在,写微小事物,有从微观比较宏观的意思。更有微观没有贬义的意思。诗簇3,标题为:田土,诗人不掩饰自己对土地山河的眷顾,礼赞农耕文明,贬抑工业文明的潜台词,明眼人视而显见。诗簇4,标题为:四野荒,更是对城市化的逆为。


  冯楚:请谈谈你的早期诗歌表现与后来的艺术风格,特别是在语言上,有何重要的变化及创新?比如从朦朦派到新民歌?
  野牛:野牛涉入诗歌创作时是一个现代派的出身,这在其1990年的诗集《渴望孤独》、1993年的诗集《冬日》、1995年的诗集《物的发现》(整个诗集版式花排)、1999年的诗集《公元-1999》里都看得十分清楚。《冬日》里有首诗标题叫:先生你再来,正文只是一个句号!有人说你这诗我也会写,句号!还有一首诗标题叫:一把暗红的尖刀,正文只两个字:象我。这些诗有很明显的现代派特征和观念,表面上很简单,但哲学背景和标题与正文的关系、语义等并非一般读者所能理解的。至于在性、色、政治方面的描写和剖白,更是尖锐而凉髓了。《公元-1999》里有首震惊良莠的作品,此处就不提它了。再后以手机号码为题材的“行为诗歌”,则完全是行为艺术和诗歌不分了。总之,这些诗歌在观念上很前卫、反叛,形式上也迥异传统,不仅迥异古诗传统,也迥异新诗传统,比朦胧诗也大步西化、后现代化。
  但是2008年创作《生命之水》开始,诗人野牛针对五四文学革命,提出了相反的指归:五四强调“分野”,野牛强调“合一”。诗人野牛以整体主义汉语的概念为其诗歌的语言基础,不强调古代和现代,只看重诗本的合理性、审美和创造性。试图在古今一体的汉字字库里铸造当下诗句和诗歌,也冀望这种创作为汉字字库不萎缩出一己之力!


  冯楚:今年是猴年,从传统文化的时序上,你对当下诗歌写作如何切近大地和自然,有何新的行动和启示?越来越多的诗人不单纯地从语言入诗,而是跨界从事绘画行为及音乐等转换中找到新的表现方法。你如何评价?
  野牛:国际行为艺术家、博士蔡青说野牛是最早从事行为艺术的大陆诗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未),有很多这样的作品。比如:1992年在北京做的:1678年13月55日,野牛诗歌:“零位状态”展示会;1999年在广州做的:中国诗人野牛希望竞选美国总统;2000年在广州做的:回收噪音;2001年在武汉做的:武汉碉堡—我投降;2004年在深圳做的:我不能代表中国;等等。从世界艺术来看,跨艺种的做法很普遍,呈强势发展,年轻化发展!但是不同艺术之间仍有自己特有的地方,无法互相替代的!吸取营养也许不无好处,但混掉了自己则一完全完了!得不偿失。我坚持语言艺术的自身规律,并回到汉语言的精神和本位,再寻求生存和发展的文明融合的自得及挑战。


  冯楚2016年1月8日于广州南国饭店
  野牛回答专访完成于湖北武汉两地

最新评论

子在川上曰 发表于 2016-5-17 20:19:20
野牛:你这里提到的诗歌复兴的话题,有些书生自望之快感!要深入这个话题,起码要区分这个对象的官方性质和非官方性质(也即民间性)的所属之别。不这样区分,笼统的文化大欢喜是没有的。因为这两者有很远的距离。单说官方的复兴假想,在强调宣传和粉饰至上的政治大环境里,百花都不能开放,繁荣、复兴从何而来?!现在的利益者,爱拿“五四”文学当繁荣。“五四”文学就是典型的造反文学和抄袭西方文学的文学。只不过他们反的政府是民国而不是眼下的政府,不然奖金的没有,冷待遇大大的可能。就是你上文假想的唐诗歌繁荣,官本位的“颂”的作品是非常有限的。像元稹官居宰相了也写伤情悲怀的作品,白居易也是高官刺史,却站在民间立场写生民艰难、官吏欺人的《卖炭翁》作品,杜甫的“三吏”、“三别”更是直陈百姓苦难,与民请命。回看历史,任何不站在良知、道义、百姓立场上的文学作品,几乎都是没有生命力的,走不远的!现在的官方文人,俱领取俸银,庆幸利禄而生,骨头轻得很!他们要复兴的是什么诗歌、文学呢?我的结论是:没有民间文学、诗歌、诗学的开放、自由和被尊重以及出版、发表的常态化,什么繁荣和复兴都是烧钱胡弄老百姓、自欺欺人的。

说得极好,支持。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7-8-20 04:29 , Processed in 0.13761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