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野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叫魂(3首)

发布者: 梦里人的梦 | 发布时间: 2017-3-28 16:11| 查看数: 113|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叫 魂

天国的棚顶塌了下来 满屋子
尘土飞扬 你手持斧头
不知所措

洁净的床单 两只苍蝇
对望 你超出范围
再怎么伸手 也够不着核心

花谢 满树的冬天
挂着你的青春 魂魄
归哪儿 他们通过颜色阐释完整

阴雨广场 曾经激动的少年
忘记自己的名字 呆立
看雨水缕缕从染黄的发到内心

我就在你的身后 暗暗叫唤
沙哑的喉口 桃花或蝴蝶舞
不只是幻象





偏 方

墓地被围了起来 考古队员
小心清理每一寸泥土
阳光隐匿 你微笑着
从上面看下来
自己的散骨 秘密
一点儿一点儿露出

假设的内容 行进高速路上
陈旧的废物
布局 日日夜夜
你一时疏忽
或善意 鳄鱼翻下身子
搅浑了池水

参差的光 映着惨白的面孔
能找到的药方皆用过
难见起色 真相在清理后的填埋
生出大片野草
遮不住你的蔑视
大风起 尘土飞扬




疲 倦

半路上 你本可以回头
响尾蛇卷上车窗
它们将火燃起
明亮的认识 敲击刚包扎的
刀口 血渗痛

是玫瑰花 从悬崖爬上来
疲倦 疲倦的蜜蜂归巢
你钉死自己的棺材
人们到齐了 该来的
都站在门口
等你把灯笼挂好
       
手里的谱子 无人会演奏
属于谁
风中曾凝神谛听的远去 高原
她永在内心年青
随手取走你的花 将此刻安静



最新评论

梦里人的梦 发表于 2017-5-24 10:00:41
(旧作)    山  路

越来越冷了 崎岖的山路
还不知通向哪方
连绵的群山 没有人站在顶峰
瞭望
众人沉默 或者说的话语绕不过峡谷

是谁开的路 走过沙漠走过戈壁走过沼泽
高山丘陵 与水深火热 把不是路的
艰难走过
四野里寂静 我们体外的干扰
茂密如荆棘

开始的行进源于什么 与今日相似的
场景 开始的迈步
是负重的山压榨中最后油滴的爆炸
是火 火星而后或火把 火堆
把枯萎的草叶连成一片
燎原前行
前方的光芒四射 引领与抚慰的心连成一片

你无法掩盖这些 石头压着石头
激扬的心事 曾经多么激扬在山路上
手挽着手 并肩行进的日子
多么苦 多么痛疼 多么幸福
和令人回味

一些建筑拆掉了 一些桥一些水渠
被抛弃 一些品质一些道德
蒙上厚厚的灰尘
你看那新建的华丽 修修补补的路面
转眼之间倒塌
秋 如血残阳铺满你奔向的山崖

在富裕与尊严当中 我们凭什么要
选择 挺起胸脯
摘下我们应该摘的 看那四面的包围
一松劲儿 寒气就会压来

他们制造那么多攀援的蔓子 缠绕着
高大的松柏 吸收你的血汗
走在山路上的越来越多
散漫的音乐抵抗着云雾 有的向这
有的向那 砍去了大树的队伍
还在寻找方向
晚归的鸟儿 不再寻觅旧巢

这不是个张扬的时代么 个性
强调的 自由胜过精神的营养不良
涂改的页面上 路变得简单
你摸着石头 又回到洼地
吃饱肚子 猪一样的快活满足

一株树 一丛草 都在努力着向上
我们来来回回 自起点回到起点
多少鲜活的生命消失了 多少光阴与理想
铺在路上 回头 瓦砾一地
白骨几堆 装点的黄金盖不住悲愤
湿漉漉的行囊里只有湿漉漉的空白

谁为正义主持 夜幕侵蚀着眼神
沉甸甸的苔藓释放
香气 慢性的疾病扶起抗争的队伍
花朵满山遍野
纸做的花朵满山遍野

整理 或者回顾一下 我们所努力的
多少漂落在水面上 应该珍惜的宝贝
随手扔在一旁 死死抓在手心的稻草
漂在污秽的水面
那些自己导致的破坏
与否定
击毁了十字路口 唯一的指向

叛卖是时髦的 崎岖的山路
你们互相揭露 追求幸福的过程
只为了结局
捉住老鼠的就是好猫
争先恐后奔在路上就是为了这一标语
成为标语 真理在石头缝隙窥望
疯狂的 贪婪的 自私和强盗的行为
敛着路上目力之所及

灾难起初是快感的 绝望的念头
站在楼顶 为讨薪而假装
自杀的民工不是
被疾驶的车撞或拆迁死亡的不是
刺杀淫荡与邪恶的弱女不是
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大批上访者不是
被被被了的都不是
树叶落了满路 大家漠然地踩过

根深植于土中 我们看到石头表面的纹络
多么美丽 就像毒蛇的花纹
就像广场的雕像 就像你挥舞的刀棍
津津乐道的罪恶
传奇演绎着繁荣  和富强
坛子的裂缝在延伸

他们所期待的 仿佛已在路口闪耀
掌声不断 渐渐冷却的心房堆满
冰或毒品 从身后望去
古典小说中描写的妖魔鬼怪
多么逊色呵
燃烧的岩浆暗暗地运行着 沿着山路
你高大的影子那么孤独

待学做乌龟的 缩头缩脑
缩进大瓮里 极想捉的偏不动手
那些屑小 聒噪着围拢过来
看慢慢地腐烂 一大块的石头慢慢
裂成几块 上面爬满蛀虫
和歌功颂德的鼓手

在为别人做着嫁衣的 做着美梦
负责任地奉献躯体
山路旁危机四伏 我们回到老路
简单的理论 简单的头脑
粘着新鲜的泥巴 没有什么阻止它上升
夜色浓浓 满是泪水的脸深隐不见

那些墓碑泼了黑漆 他们的歌唱
打动不了背叛者的顽固
没有祖先 没有朋友 没有后代
光秃秃的山  路面平坦整洁
一眼就望到结局
看到悬崖 看到崖下不断涌上的死气

迁徙的野马群  背道而驰
经过纪念碑下的睡者想把队伍打乱
他们是悲哀的
我抓起一把碎石扔向远方
听不到丝毫回声
独自的舞蹈 翻过低低的栅栏

废墟 伤口一样渗血 或者陷阱
整个的大地荒芜 我们面对
自己制造的困境
极力地推卸责任 昌盛的时代
纷繁的秩序 所谓精华与经济的
沟 越来越深越来越宽
山路通过的桥梁 一年得修几次

约束总是别人 路上设置的红灯
挡不住黑车和特权
越来越多的法规
越来越多的犯罪
眼看着别人的疥疮 你感到浑身痒痒
下雨了 山路上滑到多少轻飘飘的人

最大的试验场 养活着上帝精选的
宠儿 多么荣幸的你可以
拯救世界
谁说人是自私的 我们
我们会奉献会感恩 会前赴后继
用橄榄叶子
装饰家园 迎接戴上手套的黑手

纪念不该纪念的 忘却不该忘却的
推翻了民房 建起豪华的庙宇
供奉
吸血的分裂的 领取美金的颠倒黑白的
爱国贼被高压水管喷得四散
手中的旗子 碎在谁的心上
修路工任疾驶的车队 溅满污水

十岁的儿子用火星文写:一向和气的
爸爸发火骂人了 七彩的教科书硬要塞上
诸如河蟹猪狗曲线救国韬光养晦
汉奸AV张爱玲
他们怕一根硬骨
撑起孩子柔弱的脊梁

九月在热闹 喧嚣与争吵中过去
十月 喜庆 涨价 和谐 风暴和寒流
山路更加难走 不是泥泞
自称关心穷人的给你端来残羹剩饭
假惺惺的慰劳 冷风掠过
单薄的身躯

蔓延的外来或疑似外来物种
把庙堂涨阔 涨高 涨大
发展的 前进的贫穷
只是浮尘下面的数据 并且大大缩水

孩子穿着单衣 捧纸花以待皮草大厦的
开业豪典 奢华的垃圾蜂拥
国内的富豪榜门坎又有提高 他们领着房补
压打着房价
鲤冈鲃跳出龙门 撞向早已往下倾斜的路基

山 一排排地向后退下 大度的你 你们
一排排地向后退
把一切都托付给狼 狼群小心翼翼地
看护 感人的时代
自己感动自己 自己安慰自己
盛大的宴席 我们端坐盘中
等候
远方的宾客 搁置争议
我们 用肉体与灵魂垫平崎岖

泪水早干 绝望的眼里只有愤怒
与 愤怒
沉睡的麻木 会在寒冷里石化
还是临悬崖惊醒
谁的心里明白
我停笔 站在山坡向远方



庞风雨 发表于 2017-6-10 22:37:30
参差的光 映着惨白的面孔
能找到的药方皆用过
难见起色 真相在清理后的填埋
生出大片野草
遮不住你的蔑视
大风起 尘土飞扬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7-6-25 08:21 , Processed in 0.13746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