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野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每一片树叶都在名词上还乡(组诗)

发布者: 姜华 | 发布时间: 2017-7-11 15:04| 查看数: 29|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姜华 于 2017-7-11 15:05 编辑

每一片树叶都在名词上还乡(组诗)

姜华

洛阳辞

这个春天,我怀揣一张河图
去豫西。寻找一个叫豫州的城市
洛阳在一幅水墨画上荡漾。竹篙一点
我已抵达隋唐。离开时雾霾罩着长安
基本上没有叙述快感。一个小时后
我已是洛阳城里的新贵

我不淸楚,这座十三朝古都
究竟埋藏了多少黄金。欲望丛生
那些生长在黄河、洛河和
大运河畔的水葫芦,多像当年
北宋的伏兵。一座保存完好的都城
至今还在讲述

行走在豫西大地上,那些
无处不在的牡丹和水、追着我
一起摇晃、沉浮。在汉魏故城我看到
两位前朝老人正在对弈,他们让
岳飞坐在中军,指挥将士们
在鼓角声中,杀过河西

牡丹

那些白色、红色、粉色的牡丹
沿着洛河两岸的山川、河谷
一层层铺开,大胆、狂放而热烈
那些山水、草木和高楼,羞得脸都红了
同行的几位女诗人
不由得低下头,或转过身去

有些人天生自卑,比如我
至今徘徊、犹豫在花海边缘
视野里一群蝴蝶、蜜蜂正在争先恐后
扑向花丛。在美面前
所有的赞扬纯属多余。动物或植物
已纷纷褪去了矜持外衣

这眩目的风景,这辽阔的美
给一方水土换上了彩妆
事实上,我看到一个叫洛阳的地方
身披花香,正在春天里奔跑
它身后的花香,劫走了旅人的骨头

剑门关

七月,我刚从《三国志》里走出
又于古蜀道,相逄于大巴山东
剑门关垒起巨石,阻断了我的欲望
我无法考量,冷兵器时代
战马和将士的的意志、和脚力
那些在绝地行走的草木、动物和脚印
显然超过了人类存放的智慧

秋天,一群岩羊在蜀道上止步
刘玄德怀揣一张地图入川
让嘉陵江出了一身冷汗。当年蜀国
的臣子,笑谈曹魏百万雄师
还能生出翅膀。一条道结出苦果
被低飞的苍鹰看清结局

一条路,记载了人与自然对立的矛盾
和哲学家设置的思想悬崖
它从中国西部起程,扛起华夏
一部弯曲的历史,就像先帝
龙袍上一颗遗落的珍珠

在昭化

两条奔跑的大江,被牛头山引诱
扭动腰身,绕出一个八卦图案
鱼眼上,一个叫昭化的古镇
从4000年前越狱。有成群结队
的水鸟,栖息在古城墙上
它们的叫声里,缠绕着远古的苍桑

嘉陵江从北边借道,白龙江从
西边穿插,然后合着一处
为一座旧称葭萌的古镇护航
江岸上那些鱼化石,翻身而起
率领着那些陶器、青铜器和从蜀道上
过来的将士,在老县衙前排兵布阵

当月亮升起,一位诗人的身影
摇曳在古城灯火里。他的体内
藏着一头巨兽,如东城门内那对
西汉石狮的眼睛,被风雨磨得铮亮
甲午初夏,一个异乡人身背鱼篓
从嘉陵江源头,顺流而下

皇泽寺

一座皇家寺院,站在乌龙山上
眺望长安。嘉陵江似龙盘旋
绕山而过,那些从北魏学艺的匠人
在石头上雕出绝活。一位
头顶祥云的女子,钻进圣人法眼
佛门寺院,何时看破红尘

当我努力拨开嘉陵江上迷雾
向上攀登,一个女人设下的谋略
和陷井,在高处闪烁寒光
大唐的天下,显然阴气太重
一位从利州赶来的女人,用铁
和泪水,奠定了执掌江山的根基

站在二圣殿前,眼前那些坚硬的历史
让我有些心虚。彼时嘉陵江上
有强劲的风刮过来,我看见
一代女皇身上的龙袍
在劲风中猎猎作响

凤凰山

一座山长成凤,筑一座楼
为它引凰。每日清晨、或黄昏
都有凤凰清亮的叫声,从山上远远
飞来,打湿一城人湿漉漉的欲望
和妄想。古蜀道旁一座城
脸上写满了从容和安祥

凤凰的叫声里,有
对这方山水的绻恋,和永恒的爱
人们终年在童话里行走
白天或夜晚。他们多彩的梦想
一朵一朵,都能在这块土地上开花

嘉陵江无言,像一位智者
穿过那些泛黄的历史和
有关凤凰的修辞,一直在流
继续在流

阅读方家沟  

一条沟把风水兑换成名词。从川南
窜出硝烟,逼迫、诱惑着
我的原始欲望。还有谁愿意
在这个夏天,为了一个
叫宝箴塞的地方
放下世俗里所有叹息

阅读方家沟,必须搬开那些条石
和骨头,寻找穿越时光隧道的钥匙
才能返回一百年前
段家设叶的草图。宣统三年秋天
川东的气候有些反常
皇上的龙椅,突然摆晃了几下

彼时,段家已在方家沟完成了选址
和地堪。备足了粮食、石材
木料、砖瓦和信心,那时他们根本想不到
一处居家防身之所,百年后竟变成了
一只恐龙

宝箴塞

条石上码着条石,木头里套着木头
门窗和射击孔,日夜睁着眼晴
有暗道在地下蜿蜒着阴谋,枪手们
大多隐在喑处。道路弯曲如人心
锋芒毕露利的暗器,守在角落里
随时准备出手

走进北口寨门,一股迎面
过来的冷风,差点把我扑倒
有脂粉味、陈腐昧和火药味
弥漫在徊廊上。有内眷们身上饰品
在微风中叮当作响,一只花猫在
庭院里悠然,旁若无人

坐在寨子里,上午的阳光
从树隙间洒下来,如密集的锋芒
刺向我。我突然有些恍惚
偏院门口的红灯笼
照出了我内心的贪婪

段家大院

迈进第三道门后,我开始气喘
眼前纵横交错的几何图案
让一个中文学士心虚、不安
一位来自陕南的诗人
于一座浩大的古堡前止步
眼前的建筑,让他遭遇叙述的绝望

站在古戏楼下,我肯定矮下
一截。仰望这座清代建筑  
更让我作声不得。在宝箴塞  
我的重量不及一片瓦,历史的厚度  
就像脚下高古的石头

驻足院内陈年雕镂画像前
有前朝梨园香气飘来。一群族人
用方言坐在东厅议事。戏楼上
鼓点正密,一折《彩楼记》
把山水听得如醉如痴

甲午初夏,几位安康草根诗人
轻易地,在段家大院折腰
一座古代军防要塞,怀抱花香
正在把我的魂魄摄走

化龙石
         
追问最美山水,我必须返回夏朝,穿越2亿年
才能抵达化龙石下。亚热带陡峭的风
把花香从前朝逐一搬来。北盘江乘着大雾
把一页尘封的历史缓缓打开。一个叫册亨的地方
从黔西南现身,我看见一个美人
睡在灵石上,用双手揽尽天下风水

我爱这天堂一样的地方。我要让
来这里的人们,所有的梦想都开花。去郭家洞
观画,去乃吉村对歌,或者去板其温泉戏水
去纳梭河探险。允许恨也允许爱,允许所有的山水
结出正果。你看那些在江边唱歌的布依女子
其中有一位,肯定是我前世的情人

更多的时候,我会沿着导游的脉络
从鬼方时代开始叙述。沿着春秋、战国
汉唐的智慧,串起一条闪亮的珍珠
让游客们飞翔。然后从新石器时期寻找角度
那是我将穿越的又一道悬崖

我还在寻找。那些深藏不露的秘密
月光酿造的美酒,山风迈着舞步过来执杯
吟诗的古人早已步出室外。那些从唐宋搬来的修辞
正好用来佐酒,有夜鸟怀抱明月
美人端坐树梢上,唱一首高古的情歌

多少回在梦里,走进这方神奇山水
一块能量充沛的版图,和一座孕育万物的土地
我仍在校正导航。地图上显示出座标
贵州省,黔西南,珠江上游,布依戏之乡
沿着这个渴望,明天我将出发

叙述中卫

一块曾经被长调、矿产、药材和牛羊
抬高的土地,弥漫着马奶酒香
几千年来默默地承受着
西域的风,高原的雨
一座西北边城的表情、和方言
被贺兰山口陡峭的风,经年吹拂

这块沙漠中的绿洲,万物灵长
更有一条闪亮的黄河领航
地上水下,隐藏了多少惊喜
成吉思汗留下的脚印,早已说破天机
还有那些经年行走的风
把金沙岛上花儿,吹黄又吹绿

那些史前存放的经卷,说出
珍藏的密秘。一个地名早已被
历史滤尽了泥沙、风流和
功名,载入史册,我看见
一朵宁夏西部的奇葩,正在浮出水面

绿洲行


今生走过的路太长,大多都已淡忘
记忆里,还没有一个地方像金沙岛
让人如此留恋、难忘。一群人经年
怀抱阳光和花香,这难道是
上苍的点化,或隐喻

一座沙漠中奇岛,让人们仰望
雾岚起落处,人与自然一起生长
马场湖、高墩湖、荒草湖浪花里
溅起多少惊喜。沙漠深处
还有多少声音在奔跑,呼唤
我还在寻找

让人无法相信宁夏,还有这样一处
天堂。当年的战略要塞,被一个名词系牢
民族智慧汇集的水势,早已突破瓶颈
那些在白云上奔跑的牛羊
和雄鹰,让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人
一次又一次,抬起头来

马场湖上

游轮顶上的风,险些把我的表情
掀入湖中。一望无际的水
让人有些心虚、无助,前途渺茫
想不到在滕格里沙漠,竟有
如此浩荡水势,坐在摩托艇上
我出了一身冷汗

仿宋桥上,我同一位姑娘侠路相逢
她有些忧郁的眼神,击溃了我
让我没了主张。蜂涌而行的游客
恰好掩盖了一个男人的慌张
爱人微笑着,站在一旁
她的眸子,写满了温情和水

初夏,一个来自长安
卑微的草根诗人,站在观景亭上
内心无比空虚,眼前的湖水收尽天光
除了苍茫,还是苍茫

黄河以北

在黄河以北。辽阔的沙漠上
沿着红红柳、鹧鸪、和藏羚羊的图腾
叫声和气味,一个叫中卫的名字
现身出来。在这个骚动的季节
红红的枸杞果给我导航

这是块辽阔而陌生的土地,故乡
和方言正在远去。这里的一山一水
都在追逐我的生命极限。我曾经
自豪是西部人,可是今天,在金沙岛逼人
的气息里,我的自信荡然无存

从陕南出发,我仍然在寻找
向北,向北,一直向北
直到自己变宁夏的一片云、一棵草
一朵雪花。然后溶化,或凝固

地址       725700陕西省旬阳县商贸大街97号城关财税所姜华收


最新评论

方特 发表于 2017-7-12 13:57:54
很不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7-7-22 20:58 , Processed in 0.14038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