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原野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462 毕云琪:一些不能忘记的人

发布者: 古叶 | 发布时间: 2018-2-15 22:16| 查看数: 671|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毕云琪:兄弟姊妹
         
  昨夜,一个好友给我短信报喜,她患血液病的女儿终于找到匹配的骨髓。为她和她幸运的女儿高兴之余,想到更多无法找到匹配骨髓的患者,免不了要带着对生命的眷恋离开这个世界。由此,不由想到一个问题,假若我患这种病,能救我命的人是谁?毋庸置疑,是和我同样基因血型的亲生妹妹。这么想,就会恍然觉悟,原来她是上苍派到我身边,随时准备为我救命的那个人。一切兄弟姊妹,原来都是随时准备为亲人救命的人。那些兄弟反目、姊妹成仇的人,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毕云琪:母子感应
         
  02年秋,为一个电视剧,我去湖北一个影视基地,在西客站上车。上车前,我像平常一样擦拭眼镜,忽然眼镜梁架从中折断。放起眼镜没走几步,行李箱又砰然而裂,只好去车站地下商场另买箱子换了。一月后回京,给家里电话才知道,就是登车前那一刻,母亲和我外甥女去理发店,忽然晕倒在外面,然后送到医院急救。到医院,血压全低下去,幸而母亲福大,抢救及时,转危为安。父亲怕耽误我的事情,不许任何人告诉我。从前母子感应的说法,我都以为是神话,到发生在自己身上,才相信真有此事。不然,为何母亲生命危机的那刻,我的眼镜和行李箱一齐断裂?我深信,这是冥冥中的神灵知道母亲危急,在阻止我的远行。神灵能够让相隔千里之外的母子相互感应,若是对父母不孝的人,又会怎样呢?国庆节回家,母亲挽着我的胳膊去散步,看着母亲红润健康的面容,想起这些事情,真是感慨万千。

毕云琪:作家、影视制片人、导演/  中作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毕云琪:一些不能忘记的人

  今夜,记到养育过我的一些女人。我出生后,母亲工作学习原因,把我寄在老家,由祖母照料。之后在文登一中,小姑照料。小姑婚后,请一青年保姆。母亲调山区学校,把我寄威海娘家,由新婚舅母照料。威海回来,又请一村姑保姆。四岁,母亲结束两地分居生活,调父亲学校团聚,请校外一老太,护我至五岁上学。如今,祖母仙逝,老太后无音信,想也早已西去。小姑与舅母健在,颐养天年。两位养护过我的青年保姆,后者还有模糊印象,轮廓隐约,两条长辨,健壮亲切。这些人,我不能忘记。我是她们的孩子。

  毕云琪:曾祖父、祖父、父亲

  光绪甲午年,曾祖父25岁,卖豆芽为生,勤劳健康,终生不患一病,不伤生灵,逢蛇亦友善与语,86岁无疾而终,在世常嘱祖父等,善良做人,勤苦致富;祖父承曾祖训,友善四方,一生辛勤。曾带家族青壮贩运海货,遭缉私队之缉,以活埋威胁,友助得脱。曾遇日军,命其带路,遭鞭打,遍体鳞伤,日便衣队长为共方地工,素知祖父,暗中相护,死里逃生。艰难经营,家产日丰,建国后生意败,大病,嘱咐父亲等,此后不得从商。父亲承祖父训,自幼勤学,有抱负。高考毕,码头出苦力,得50元,读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勤恳敬业,无人不友。但为胞兄历史株累,不得志,中学校长退休。其时嘱我,终生不图仕,但做学问。今忽觉悟,余数载寒窗,苦做学问,与人相善,敬师助友,从业余写作到专业作家,到编剧,到编辑,到影视制片商,常觉如有神助,一切身不由己,冥冥中推我纵我到此者,不是他们是谁。

最新评论

回复 古叶 发表于 2018-2-15 22:17:10
毕云琪:姥爷
         
  羊亭古时起,隅于威海西,成镇人渐多,石羊影已息,姥爷生此镇,承姓祖上李,幼念三字经,长种山坡地,俭娶贫家姑,儿女逐孕育,七胎忽成祸,母子同坟瘗,四儿两女饥,待哺嗷嗷泣,爷担东海水,伐薪炼盐玑,腌蔬止儿哭,饥去还缺衣,田少植无多,难能供儿需,爷理旧木车,套马走崎岖,朝蹚溪流水,暮宿老槐底,春追南来雁,冬裹雪绒披,百道留爷辙,千鸟不避逸,树下见长鞭,仍于枝上嬉,几县商家路,爷皆往返去,四季睫前幻,日夜催马蹄,人憨信亦守,七口获生计,勤俭渐小康,骡马满院踢,一旦新朝来,万物合并去,牲土俱入社,梦醒复如洗,可喜雏黄口,已然丰羽翼,两女飞远方,城乡事教育,四儿分长成,托媒能招妻,三子渐成亲,幼小婚事急,无有自行车,媳妇拒来依,百说无更改,幼子垂首沮,饭来不思食,至晚捧面泣,唯恨投胎误,长短做唏嘘。
  姥爷为儿煎,如在釜中屈,左右无良方,百思无他计,两女有寄钞,密藏老箱底,如今婚事急,独可求孝女,爷钞掖入怀,又揣煮红芋,镇上买车票,颠颠忐忑期,晚至途中站,人人就店息,爷渴饮公水,饥寻怀里芋,不舍宿旅家,夜来街角憩,逶迤过数县,两日见小女,爷望女讶色,期艾不作语,小女家亦贫,清苦着旧衣,拮裾欠路资,时难返乡聚,姑爷新有车,求来大不易,每日去远村,把此是必需,为子索此车,爷口难能启。小女性聪慧,追问知哑谜,一夜作商量,姑爷仅叹息,儿女当怜爷,唯能全小弟,至晨已议妥,车随爷归里。姥爷得此信,肩似泰山移,辞女别姑爷,天明告归去,小县无零担,婚车难托寄,女儿百踌躇,姥爷满心喜,食水俱入囊,归心似箭急,零担设莱阳,距此三百里,有车不能驶,全仗两脚移,姥爷推车出,径向东方旭,一日疾疾行,不觉日挂西,暮寝路旁壑,土穴蜷身依,野鼠头上走,夜枭声声利,爷乏莫敢眠,抱车护珍希,恐车生翅飞,一去儿难娶。晨雁两行过,呀呀相叹吁,谁家可怜爷,为儿似行乞,雁语催爷醒,惊驱脸边蜥,细拭车上草,刺籽粘满衣,日红染地线,爷又相迎起,宛是夸父来,逐路事最急,劲风自东呼,衣角烈烈西,过午见零担,爷汗如豆滴,辗转至烟台,仍寻故街憩,明日终还家,小儿眉稍喜,幼媳欣然嫁,车载洞房里,只见新郎笑,莫知爷脚裹,汗血同布洇,不与儿目觑。
  可怜爷此世,千辛为儿女,一朝有儿夭,如遭奔雷袭,八十六年卒,劫劫有经历,壮悲结发殁,暮哭二子息,白头殡黑发,几日苍沮沮,鸦老羽不续,子能反相煦,爷亦同此老,儿家轮相依,天暖偎墙晒,默看夕阳移,耄耋知觉迟,催食子叱厉,爷寂无复声,捧碗望粥稀,老齿已尽脱,咀嚼全无力,儿孙收筷时,爷腹依半饥,爷喜儿家谐,惧己作嫌隙,能闻儿喝叱,坚避媳生异,有食毋求饱,儿去亦同起,媳儿得蒙蔽,爷面日日癯,两女他乡遥,月月有汇资,爷皆不舍食,悄与众孙去,一夕肠衰竭,溘目已永离,两儿设灵堂,呼天号地泣,二女奔丧归,望尸泪似雨,冥纸万担贱,堂外如山积,疾焰难尽焚,烟尘无止熄,明日葬南山,族人皆麻衣,恸声是儿女,远亲捂脸嘻,家中设酒宴,对宾作谢仪,悲面渐有笑,划拳吆喝急。此时谁人思,爷苦养儿昔,此时谁人记,爷曾苦求媳。
  爷归南山坡,坡上有老狸,凡人莫能识,遇仙方作语。姥爷生无过,一逝封土地,终见老狸来,相对论孝偈,姥爷夜托梦,交付外孙记:爹娘爱儿切,山移此不移,为儿万事可,断肠亦容易,但愿吾族儿,反哺求仔细,牙落难能食,义齿须来替,吾族后来儿,此诗莫遗弃。
  (毕云琪作于20131027)


  冷巉:这些短文都是毕云琪先生的原创,至今已十年。当我读完,感概万千,并从中悟出了一定的禅理与我们平时可能轻易不注意的东西。作为一位名家,毕云琪的细心与亲情,还有大爱以及分析事物的能力穿插其中,让我学习到了作为人,所需具备的感性与理性方面的特质。当理性铸就成功,感性支撑幸福的那种相互激励中角色的转变与需要,是值得交流与学习的。值春节之际,我怀着敬仰和好奇之心将这些文章分享给大家,还请大家能够喜欢并留下您的点评。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7-19 02:03 , Processed in 0.21355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