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原野文学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515冷巉访谈录之周力军

发布者: 古叶 | 发布时间: 2018-7-6 00:32| 查看数: 77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成名的编剧会珍惜自己的名声”
——刘彦均专访职业作家、著名编剧周力军先生

最近电视上正热播的大型抗战传奇电视剧,并受到不少观众的热捧,在各地收视率逼近7个点,这正是周力军操刀编剧,王滨导演的《一个鬼子都不留》。周力军不光是著名作家还是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特邀客座编剧,并身兼河北省文学艺术研究会会长,《环渤海诗歌》总编等职。
  2006年,我与周力军先生相识。今天,我有幸以《原野》主编及网络“十堰人社区”版主的身份与周力军先生对话,非常欣慰。他——一个大境山庄庄主,能够腾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开始时我还持以一种怀疑态度。像他这位成名的编剧,我一直都很敬畏,可又有老师与朋友的感觉。

  刘彦均:问好周老师,很荣幸也很感谢您接受我的专访。最近您应该是很忙的,《一个鬼子都不留》正在热播中,真的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来打扰你。让我猜猜,你此时在干什么,累了坐着休息还是正在写作?
  周力军:谢谢您的采访。我正在给中影集团创作一个电影,是准备与好莱坞合拍的大片,写中美之间一段特殊的历史关系。

  刘彦均:大家都说您很幸福,请问您是如何处理工作与家庭的关系?您有情人或者说是蓝颜知己吗?
  周力军:我是自由撰稿人,这个职业注定了没有上下班时间,没有专门的工作场所。单位就是家,家也是单位。除了外出采访和被制片人关在固定的地方写作,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里度过的。创作是一个孤独的工作,必然会影响到心境,也必然会影响到家里的气氛。好在家人已经习惯了,他们尽量为我创造安静平和的环境。
  我不知道蓝颜知己是什么,但情人肯定有啊,而且是必须的。我要求自己尽可能长久地保持旺盛的创造力,必须有激发热情的动力。一旦没有激情,没有冲动,创作也就歇菜了。

  刘彦均:闲睱时您有什么爱好,可以谈谈吗?
  周力军:生平两件雅事,读书与耕田。生平两件俗事,喝小酒聊大天。

  刘彦均:当某件事成为了一种无奈,您的生活,梦想,追求是打上句号还是停止不前?内心怎么排解?
  周力军:在同龄人中,我的经历应该说是比较复杂的,遇到的沟沟坎坎也很多,起伏涨落已成常态。但我脾气比较拧,坚持一个方向,认定一个目标,决不轻言放弃。世间事很复杂,如果每件事都要做出判断和选择,会很纠结很苦恼。我应对的办法就是,确定目标,顺之则行,逆之则弃。

  刘彦均:在我记忆中你应该是河北省文学艺术研究会会长,河北的文学界也一直是一面旗帜,请问你是如何调合这方面的工作以及人员之间的关系?会员之间的团结?
  周力军:河北文学以前或许有成就,现在说是旗帜未免夸大了。河北的文学同全国一样,都在低谷,没有什么起色,不值一谈。河北省文学艺术研究会是一个同仁组织,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组织起来,总希望干一点点事情,但因为资金短缺,没什么成就,也不值一提。

  刘彦均:周老师,您是如何走上创作之路的?这条路走的一定很艰辛吧?
  周力军:我本身是工科院校毕业的,与文学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因为从小喜爱,心里始终有这样的一个梦想,总想把这个梦做完。与其他人相比,可想而知这条路走得有多么艰难。举一个倒子,如果我是某刊物的编辑,至少我可以与其他刊物交换发稿。但是我只能靠作品,而且是距离市场最近的作品。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没有人会碍于情面勉为其难。回想一下,我感谢文学,感谢生活,感谢市场。

  刘彦均:就我所知您不光是编剧,还是一位职业作家,请问您至今创作的文学作品有哪些?可以推荐给我们广大读者吗?谢谢。
  周力军:我的情况与其他作家大不相同,简单地说,我没有工作单位,没有组织,如果我想下生活,连张介绍信都开不出来。所以,我只能依托于制片方,在签定合同的时候一定要加一条,那就是由他们提供我采访下生活的全部条件,这样我可以把素材用于创作,剩下来的就成了我自己的财富。所以,我往往是先写剧本,再改成小说。
  目前已经出版长篇小说六部,纪实文学集一部,诗集一部。眼下还有两部长篇正在出版社,很快可以出来,一部是《大商道》,另一部是《李冰传奇》。

  刘彦均:在全国影视编剧中,您的收入水平高还是低?满足吗?
  周力军:中等水平吧。无所谓满足不满足,人一生挣多少钱是有定数的,再多就不是自己的了。能养家糊口,还能让我按自己的想法玩,就挺好。

  刘彦均:编剧的作品往往会成为一种潮流,您认为新时代的编剧应该具备哪些素养及专业知识?
  周力军:首先,要有敬畏之心,要尊重自己的饭碗,每一部戏都要全身心投入,尽可能做到最好;其次,要尊重生活,生活中发生的那些事,往往穷极思虑也难以企及,生活的积累越多,作品才能接地气,人物才能说人话做人事;第三、大量读书,无论看似多么无聊的闲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到作品中;第四,找高手提携引导,有经验的人会教给你许多教科书以外的东西,而且非常实用。

  刘彦均:周老师,当《一个鬼子都不留》播完以后,作为这部电视剧的编剧您认为有哪些好的地方,有哪些不尽人意的地方?
  周力军:这只是一部小戏,是在狭窄的创作空间中一次凑热闹,不值当过赞。如果说有值得肯定的地方,那就是还没有人这样去写鬼子,写国军、写汉奸,我希望他们都是人,活生生的人;不足之处太多了,如果没有审查制度,我会写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东西,那才是好东西。

  刘彦均:您好象从事过很多工作,在这其中你一定经历了很多甜酸苦辣,而你的这种经历对当下的年轻人来讲是值得借鉴并学习的。
  周力军:这个问题前面已经谈了。确定目标,认死理,一根筋。

  刘彦均:有天我家来了个小客人,当我说喜欢看连续剧时,他却天真的对我说,你没想过电视剧很耗电吗?周老师,如果孩子问您怎么办?
  周力军:尽可能让孩子少看电视剧,因为那里面假话太多,少儿不宜的东西太多。我们国家没有影视分级,很多不适合成年人与孩子一起看。

  刘彦均:周老师好象还是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特邀客座编剧,那请问您就此创作的剧本有多少了?是不是都拍成了电视剧或电影?它们的名字?当一个剧本演变为商品的时候您最终能获利多少?
  周力军:我写了十年公安剧,拍摄播出的有十来部吧,还有几部因为政策变化而搁浅,所以我才下决心转到历史题材,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广电总局在成全我。
  编剧的酬金在整个影视投资中所占比例很小,完全不能与那些大腕明星相比,而且许多电影电影节根本就不设编剧奖项。这是中国影视界最大的悲哀,很不正常,我一直说中国影视忘恩负义。

  刘彦均:跟您合作最多的导演是谁?您喜欢他们吗?以后您们还会合作吗?
  周力军:有些导演与我合同过两次,还想合作第三次,这就是心灵相通。也有一些导演从一开始就不想合作,拍出的剧我自己都不看。
  和大牌导演合作是一件幸事,因为可以从他们身上偷师学艺。对我影响比较大的导演是尹力(《云水谣》《张思德》《铁人》导演),我们合作过《罪证》,我的很多技艺是向他学来的。

 刘彦均:我记得您曾经告诉过我您的小名,请问现在还有人叫吗?您喜欢别人叫您的小名吗?
  周力军:小名是小时候的名儿,我不告诉他们,所以也没人知道,更没人叫了。呵呵。

  刘彦均:就我本人来讲,我很喜欢看电视剧,因为这样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但是有些电视剧却很让人伤心。您知道平均您的一部电视剧播完,全中国人要掉多少眼泪吗?
  周力军:我多次说过,不要把电视剧看得太重,它不是历史更不是教科书,不承担着解放全人类的责任,更大的作用是填补人们空闲的时间,如果能在纠结的故事中对人有所启迪,那就更好。流泪是因为剧中人物与观众的心灵相通了,柔软的心弦被拨动了,这样的剧往往是编剧比较用心去做的。

  刘彦均:周老师,我在采访您以前在网上做了个小调查,普遍反映现在国内电视看了让人难受。很多影片中的情节和表演都不自然,而且天天演磕头,缺乏基本的人性尊严及表达的比比皆是,请问您作为编剧如何来看待这件事?又会怎么处理?
  周力军:我相信,那些洒狗血的情节,雷人的台词,哭笑不得的行为,大都是年轻编剧或业余编剧的“杰作”。作为有经验的职业编剧,不会犯那种低纸的错误。那些在烂剧本上舍得投资的人,要莫是被别人忽悠,要莫就是借此洗钱。
  正如我在选购碟片时,可以不去看故事简介,但我会看是谁演的,因为大牌明星对剧本要求也严。我对观众的忠告是,如果你对某个剧的好坏没有把握,那就看看谁是编剧(这件事不能看演员,他们是给钱就干的,不靠谱),成名的编剧会珍惜自己的名声,不会随便接下一个他根本不感兴趣的题材。

  刘彦均:罗伦培登在他“改教先导马丁•路德传记《这是我的立场》”里有过这样一段话:阴险的精灵最会发动风景、洪水和瘟疫,并且会诱人犯罪和叫人染上精神病。请问您如何来理解这段话?如果是您,会用什么样的文字来代替?谢谢。
  周力军:
  甲(侧耳):听,爷爷,那是什么声音?
  乙(观察片刻):洪水,那是洪水即将降临!快叫上你的兄弟姐妹向高地转移,躲进那片高高的丛林。
  甲:不,这不是洪水的声音。
  乙:你还年轻,不知道洪水总是装扮成魔笛,灾难总是打扮成精灵。快走啊,魔鬼已经在头顶飞舞,利剑已经悬在头顶!
  甲:但这声音如此动听,我真想静静地听,静静地听……
  乙:邪恶在到来之前会潜入人的灵魂,灾难在降下之前会弹奏美妙的乐音。快走吧,我的孩子,不要让虚妄迷住你的眼睛,不能让欺骗占据你的心灵。快走,快走!逃离诱惑你才能获得新的生命!
  甲:那……爷爷,你呐?
  乙(微笑地):爷爷已经死过多次,灾难伤不到我的魂灵。爷爷已经重生多次,每一次重生都是为了保护你们。要知道,你们活着,就是爷爷的永生……

  刘彦均:就已经看过大型抗战传奇电视剧《一个鬼子都不留》的朋友说,这部剧非常好,也值得看就是太血腥了,请问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以后您还会写这类剧本吗?
  周力军:前面说过,这个戏只是一个小品,由于人物角色的定位,可能显得有些血腥。但是,我必须强调的是,这是一部反战戏,表面的血腥掩盖不住主人公对于和平的向往,每一个被裹挟到战争中的人,都身不由已,都不是心甘情愿地成为战争的机器。我有意识地塑造了几个人物,让他们一有机会就传递反战的信息。包括主人公庄继宗,他眼下的理想是成为杀猪老大,他未来的理想是让儿子成为杀猪老大。这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是淳朴自然的生活。战争打破了他的理想,他的亲人尽遭涂炭,他被战争逼迫着从杀猪匠成为战士,而这恰恰不是他所希望的。因此,当别人问他,杀光鬼子以后干什么?他毫不迟疑地说,杀猪。

  刘彦均:好的剧本及影视剧一定会被认可,同时我们都很支持您。可以请您给大家推荐几部值得一看的电视剧吗?谢谢。
  周力军:早期的〈西安大追捕〉《罪证》《铁血警魂》,近期的《香格里拉〉《一个鬼子都不留》,远期的《李冰传奇》《天下为公》等等。

  刘彦均:感谢周老师在百忙中接受我的专访,也希望您的每一部剧本拍成影视剧后我们都能看到。

  2012年3月22日星期四
附:
【简介】:周力军,笔名醉舟、笠君。男,1959年生于北京。祖籍湖南浏阳,长在贵州遵义,在河北当知青,在四川上大学;曾从事工程设计,在法律杂志当过记者、编辑、副总编;闯过海南,办过公司,现为职业作家、编剧。河北省文学艺术研究会会长
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特邀客座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作家协会影视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本文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加入我们的微信群:珠风·原野·诗路百年

最新评论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手机版|Archiver|原野文学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12-14 23:08 , Processed in 0.12733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