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原野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522江南(美)著‖麦浪扑向镰刀(诗集·连载一)

发布者: 古叶 | 发布时间: 2018-7-18 17:39| 查看数: 247|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一瞬间的美好

气象栏旁
升起篮
升起云
呈出对视的笑
她把从前的笑带到了山顶
他脚下的金辉映满一地
这一瞬间的美好
蓝天和白云也来了
余辉中
我想哭
哭我早逝的那份情愫
不敢牵手的时代
能否再借一生呢
江南于碧江家中

2017.11.24


我是过客

我是路人  
是过客  
闯进这秋天的画意里  
深秋了  
我把我的手放进裤袋里  
你把你的手伸入你的绒服里  
你暖你的一冬  
我看我的风景  
对不起
我私闯了你们的镜头
我仅仅是在山坳里的匆匆过客
江南写于上海地铁

2017.11.24


致未满兄长

突然想哭
用一双中国的眼晴
这一生
就想唱首歌给你听《一路上有你》
苦一点也愿意
用湘音
哪怕跑调五音不全
这一生
就想寻一寻你的
那张旧船票

能不能登上你的诗船
你划左
我划右
正满舵
凭浪起

江南于denver2017.10.9  

父亲终于哭了

记忆里
父亲从未哭过
他走的时候
家人哭成一团
他还是无声地躺着
十九年前
我要出国了
我来到他的墓前
向爸爸道别
突然
从水泥墓碑上
渗出来
很多水滴
一直
一直
往下流淌着……

江南于denver2017.10.28


其 实

其实
我这一生要求并不高
有一个斗室
写诗
能爱你如铁
死后
埋在故乡
让飞鸟掠过我的坟
如可以
挨着你的冢
继续
说说故往……

江南写于 85 咖啡屋 2017.11.5

我也忧郁着…

去年五月
我开始忧郁了
梦中 见过 张国荣
海子 海明威 许志立
小凯歌 左秦 顾城
张纯如……
我去看医生
医生没开药
但开了处方
上写
别写诗了……
桂林的种桔人谷子
美国的莫笑愚
比我聪明
感觉情绪有点失控
就停笔
种桔或旅行
而我
躲在人间的悲愤里
用笔一点点地拨弄人间的苦

我会自杀吗

不能
我有妻子和女儿啊……

有时我比窗台上的灰还要低沉
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来吻我
那个人是谁呢
是上帝吗

江南于丹佛家中2018.1.13


我不会拉黑你的晴天

我没拉黑你
是黑夜染黑了你
你白色的文胸
在乌鸦的独唱下
由白变黑
白是天空吐出的蚕丝
每一缕都漆黑缠存着我的梦

我拉黑了楼板上的灯
屋里刻满我一生的厚茧
织在左臂上的虹
顿时被黑弯成月亮
我有一双东方人的眸
我用它拉黑白天
不会拉黑你的晴天

江南于丹佛 2018.1.17




我在铅色里
弯下
一切的自卑
从前
我出生泥土
我没父母
可我有顶天的蓝
云是我的哥兄
收起黄昏的孤独
你也弯下泪水
滴进这铅色的人间里
起风了
我想看见你衣棠里的纯色……

江南于丹佛 2018.1.19


花开花落(二重唱)

词曲(江南)

(男声)
西海岸上的花儿开了
一朵一朵面向大海
请问你朋友来自何方
我来自上海的黄浦江畔
心上的人啊快来吧
让我俩去看海啊
看那海鸥飞呀飞过大海
我俩的故乡就在眼前 (男女合)
啦……
啦……
啦……啦……
啦……
啦……
啦……啦……

(女声)
西海岸上的花儿落了
一朵一朵流向大海
请问你朋友来自何方
我来自加州的圣地牙哥

亲爱的人啊快来吧
让我俩去看海啊
看那花儿漂呀漂向大海
我俩的故乡就在眼前 (男女合)
啦……
啦……
啦……啦……
啦……
啦……
啦……啦……

江南修改于 2018.2.7


致忧郁症

我们向死而生
我们通熟乌鸦的宣言
我们没去告发人间的罪恶
我们仅仅用刀
割断我们的腕筋
用脚走上人间的台阶
微笑着,跃向大地的怀抱
我们
或向江河(屈原)
或向大海(顾城)
或向铁轨(海子)
或向猝亡(左秦)
呼喊着生命的决志
我们学会感恩
我们要谢谢扰郁症
让我们快捷地了断忧伤悲苦的一生
早点去死并不是一件坏事
人间坏人太多
而我们大多是写诗的
孩子气太重
真的不适合活在这个丑陋的世界上
让我们去死吧
死了
2018年就清静了
国家也开心快乐了
因为死了一帮忧郁症患者
省了国家支出更高额的医疗费率

我们死吧
不要什么仪式的
真诗人都是穷困病残的
再见了  人间
再见了  人间
我们不欠国家的一分一毫
因为早死
没拿国家的养老金
也许
欠下的只是女人们的情谊
和爸爸妈妈给过的那根脐带……
再见了  人间
再见了  人间
我们不会再有来世的
如有
我们会用,生我们的脐带勒死一个冰冷的民族

江南写于除夕的丹佛2018.2.15

我死的时候

我死的时候
就下一场雨吧
它会浇灭我的思想
淋湿我的诗稿
把我的骨灰撒在路上吧
被风吹起
在人间游荡着
也像示众

江南于丹佛2018.2.15

我是一只残年中的风筝

我忧郁时  
我会闭上眼睛  
默认我变成一只  
飘飘悠悠的无线的风筝  
越过我童年的路  
来到一处荒冢的上空  
左边隆起的是父坟  
坟头上一块青砖  
压住了我泪水的奔泻  
右边隆起的是母坟  
好像妈妈的右乳房啊  
妈  
我好想扑下来  
好好地  
吸上一口奶水  
就汲上一口  
行吗  
妈妈

江南于丹佛2018.2.18


千万别惹诗人

诗人
比金贵
比玉贵
一个时代不去问候诗人
一个国家不去正视诗人
这就对了
诗人只为事实而活
诗人只为孤独而生
诗人只为女人而醉
Dear大人们
千万不要惹诗人
如惹急了
诗人口中的酒
会淹死一群人
来吧诗人
先敬一杯致诗人的女人们
她们才是诗人们的门神……

江南于丹佛2018.2.19


凉鞋

小时候  
顽皮  
夏天  
父亲买的一双塑料凉鞋  
穿二星期就断了  
搭扣  
有时候常常光脚在弄堂里玩  
每次  
父亲  
会不声不响地用钢锯条烧红  
把我的鞋粘烫好  
整个夏天  
父亲总要在煤炉上反复烧烫我的鞋  
十几年前  
父亲也被烧成了灰……
从此  
我再没敢去买塑料的凉鞋给我的孩子穿

江南于丹佛2018.2.18


他  们

中国的公园里
活跃着一帮退休老头
他们
几乎没什么大变
还是喜欢穿红衣带红色围脖
只是有点苍老了

江南于丹佛2018.2.19


我也想杀人

我用实名
买了一把刀
去了墓地
跪在妈妈的坟前
问妈妈
1949年后
我家有没有仇人

江南于丹佛2018.2.20


叽叽喳喳的你

仲夏之夜
星星们有的开始睡了
我家住在工人新村的最上层
每到夏天
总要到屋顶上去纳凉和玩吉他
通常先用水龙头浇水
等屋顶四周开始凉快下来了
我拿好吉他
铺上席子
就听见你的声音先到
叽叽喳喳的
可我一天听不到这叽喳声
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那时候
你我席地而坐
吉他声响起
叽叽喳喳的你
也开始安静了  
你把头靠在我的身上
一边听着我的弹唱
一边数着傻乎乎的星星
其实那时的我们也是傻乎乎
你除了语文好
其余的全是傻乎乎的不及格
我也傻乎乎的
彼此那么的友好
可整个仲夏
我都没敢亲你一下
每当
下半夜来临了
星星们醒了
我俩一起看着星星
星星们有脚吗
它们天亮后可能不用上学去的
现在
它们大概要回家了吧
它们长大后
会生出小星星吗……

江南于丹佛2018.2.20


外公

娘家来信
说我外公的坟塌了
我明天就回去
把我外公的坟垒好
并要高出
其它的坟冢
好让我外公看清
几十年前
我们家有地契的粮田……

江南于丹佛2018.2.21




【简介】:江南,60 后,出生上海,美籍華人,詩歌愛好者, 《北美烏鴉詩社》社長,美国科羅拉多州作協付會長。 詩觀:邊緣人寫良心詩。

最新评论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8-22 02:03 , Processed in 0.25235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