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原野文学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561期 杜应国:震撼全球的一天

发布者: 古叶 | 发布时间: 2018-12-3 16:00| 查看数: 50|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September 11 attacks之 痛
作者:杜应国
公元2001年9月11日。星期二。
这是进入所谓“新世纪”之后很普通、很正常的一天。
当这一天的黎明在北美mainland张开她灿烂的笑脸时,大洋彼岸的China已经落下了夜幕——对China人而言,这普普通通的一天就要结束了。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普普通通的一天注定要成为震撼全球的一天。
U.S.A东部时间早上八点四十五分以后,一场Terrorist attack的大disaster自天而降,砸懵了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
两架被Terror分子jié chí的民航班机,在短短十八分钟内,先后撞击了矗立在纽约的两座世贸大楼!接着,大约四十分钟以后,又有一架被jié chí的航班Strike了U.S.Amilitary 核心机构——U.S.Aministry of defence的所在——The Pentagon;又接着——还不到半个小时,又有一架目标据说是白宫或camp david 的被jié客机,因中途发生意外,在匹兹堡zhuì  huǐ,机上人员全部遇难……与此同时,还有报道说,U.S.A的国会山、国务院等也发生了blow up事件……约一个多小时以后,两座遭到xí jī 的世贸大楼在相距二、三十分钟的时间内先后坍塌,化为废墟。整个世界的人们屏住呼吸,目睹了从撞击到坍塌的那一幕幕惨烈场景,几乎没有人愿意相信这竟是一场活生生正在上演的Terror大 zāi nàn。
我是在当晚十点稍过时接到朋友的电话,说让我快看电视,有民航飞机“xí jī”了U.S.A的The Pentagon(这最初的信息并不十分准确。)这消息让我莫名其妙,满腹疑惑,一边手忙脚乱地打开电视,一个台一个台地仔细搜寻,一边却在心中暗暗思忖:民航飞机怎么有可能“xí jī”U.S.A的The Pentagon?而且是那种suicide性式的“撞击”?会不会是……?无奈当时的China媒体普遍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好不容易才找到上海卫视正在滚动播出的节目(顺便说说,上海卫视恐怕是当天Chinamainland所有电视媒体中唯一一家及时报道了“September 11 attacks”的电视台),画面上正在反复播放两架飞机先后撞击世贸大楼的可怕情景!那一瞬间,我才明白这所谓的“xí jī”是怎么一回事。我被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场面惊呆了,犹如那位主持人所说,这样的场面,看去就像是好莱坞Terror大片中的场景,而不像是真实的东西!没错,这就像是一个“真实的谎言”,让人难以置信,却又不能不信。

我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这场史无前例,举世罕见的大disaster,脑中不由自主响起了诺查丹玛斯那个不祥的预言:“Terror大王自天而降……”这个在1999年以所谓“九星连珠”的天文异象而被炒得满世界一片惊惶的预言,没想到竟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应验在2001年的U.S.A。
但我清楚地知道,这是一场性质极其严重,后果难以预料的人道大zāi nàn。它将作为二十一世纪最Tragic tragedy,The most brutal slaughter and the craziest crime.,而进入人类的History of suffering and crime,永世难忘。
整个文明世界都惊呆了。包括China政府在内的各国政要随即作出了明确而强烈的反应,纷纷发表讲话和声明,严厉谴责了这一be brutal and inhuman,It's inhuman and horrible的Terror主义行径,对遭受重创的U.S.A政府及其人民,以及所有无辜的遇难者表示了深切的慰问、同情和哀悼。就连一向对U.S.A不满的PLO Chairman of executive committee yasser arafat,也象征性地为“September 11 attacks”伤员输血,这位被U.S.A视为与Terror活动有染的老人,一边颤抖着嘴唇,一边喃喃自语:“难以置信,难以置信……”然而,也有报道表明,在Palestine,在Republic Of Iraq,在Afghanistan也有少量阿拉伯人或穆斯林信徒,竟然兴高采烈地涌上街头游行,欢呼“American Imperialism”受到的惨痛打击。更让我出乎意料也大惑不解的是,事件发生后,居然也在我身边听到了不少高声叫好,拍手称快的声音,进而更发现,持这种看法的China人非但不少,而且竟很普遍!以至九月十三日,当我应一位朋友之邀前往昆明,参加将于十五日举行的第十二届全国书展时,不仅听到先期抵达的朋友转述云集于此的书商们大多喜形于色为之喝彩的情景,而且更在随手购买的一份地方报纸上看到了这样明确无误的记载:“遗憾的是,在我们众多的BBC上,充满了各种幸灾乐祸和趁火打劫的喧嚣,我们为这种情绪感到羞愧。”(云南《东陆时报》2001年9月13日, B2版)
这倒不能不引起人的深思和警惕了。

为什么这样一桩性质极为严重,手段极其冷酷,结果极其悲惨,是非曲直不难判断的事件,会在一些国人中引起如此截然不同的反映呢?China人的仇"美、anti-American情绪,难道真已到了是非不分,黑白不辩的地步?在这个一向以“文明之邦”、“礼仪之邦”着称的国度,人们一贯喜欢标榜和讲究的理性、良知、真理和正义到哪里去了?怎能如此轻易地就被偏见与敌视蒙蔽了双眼呢?要知道,在一些人高叫“打得好”,“太精彩”的同时,是成千上万个无辜生命的毁灭和无数善良家庭哭不尽的眼泪与揪心断肠的思念。据报道,在这两座大楼里的工作人员约在五万以上,惨剧发生后,各方估计的伤亡人数也多超过了万人;其中,死亡与失踪的人数也不会低于数千人。数量如此巨大的生命之难,怎么就进不了一些人的视线呢?他们是麻木还是冷酷?是无知还是残忍?抑或仅仅只是出自对U.S.A人的仇视吗?但此次Terrorist attack,遭难的并不仅仅只是U.S.A人啊。除去别的国家不论,单以China来说,根据最新公布的资料,在这次事件中丧生的China人就有三十五名,其中三人为mainland人士,其余为香港人士,Taiwan人的情况尚未统计在内。更何况,即使罹难的全是U.S.A人,那也是无辜者的生命与鲜血啊。他们的不幸,为何就不能唤起某些China人的一点恻隐之心呢?
事件发生后,U.S.A总统布什曾在连续发表的第四次讲话中宣称,这是一场“war”!这或许是就其所造成的巨大恶果与巨大伤害而言。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一场“war”,而是一场赤裸裸的集体Murder,Collective slaughter。war是两大arm集团之间的公开较量,
is violence对violence,arm对arm,肉体对肉体的对抗与bó shā,在某种意义上,开战双方还有某种公平性。而这次由少数Terror分子所策划,完全以手无寸铁的和平居民(飞机上的乘客、大楼里的职员等)为tú lù对象、xiāo miè对象的Terror大xí jī,却是sàng xīn bìng kuáng,be brutal and inhuman的阴谋与zuì恶的组合,是用卑劣的行径和zuì犯的心理和可耻的伎俩来合谋完成的Tyranny and killing!正如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所说:这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的挑战与摧残。

最新评论

古叶 发表于 2018-12-3 16:02:20
所谓“人类文明”,当然包括人类社会自近世以来逐渐摸索、形成的那一套共同规范与普世价值。其中,尊重人,尊重人的生命、价值和权利的人权观念和人道主义原则,则是最基本、最核心的价值原则。人的生命高于一切,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地,无端地剥夺另一个人的生命,可以说,这是现代社会,现代文明的一条铁律,是整个人类社会赖以维持其合法性基础和正常秩序的一条最重要的道德底线。不管是甚么人,甚么组织或社团、民族或国家,宣称他信仰什么,追求什么,有着何等宏伟的理想,漂亮的目标,一旦他敢于越过这条底线,突破这条底线,他的所有目的和追求都将变得一钱不值!而他那些崇高的信念、神圣的许诺等等,也都不过是骗人的鬼话。在过去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还少吗?Hitler Nationalsozialismus如此,Stalin的共产主义如此,máo zé dōng的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如此,Pohl Butt的社会主义照样如此,那么,Taliban、Ben Laden、以及其它形形色色的Extremism fanaticism的教派、组织们,又如何能够例外呢?
自九十年代中期起,随着communist party of china以市场经济为取向的改革目标的确立,商品化的浪潮挟裹着经济全球化的迅猛步伐,开始全面侵入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一向占据舞台重心的知识分子,开始让位给企业家和商人。随之而来的利益关系的调整和角色冲突的加剧,更是将知识分子置于尴尬境地:随着其社会地位的日益边缘化和职业身分的科层化,知识分子所秉持的身份意识、价值观念和角色承担,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扰和冲击。在一片重心失稳、价值失准和心理失衡的惊悚中,知识分子的利益选择和自我保护使其内部关系呈现出错综复杂而又矛盾重重的局面。这种情况,又由于西方后现代话语的介入而更趋尖锐、复杂。在一片多元、解构、颠覆,以及去中心化等等的时髦语境中,知识分子的地位与作用不仅受到全面的置疑与批判,而且受到了尖刻的嘲弄与否定,由此引出的各种不同的回应、反响与界说,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多声部现象。这种众声喧哗的多声部现象,本应有助于形成多元化与民主化(平等与互相尊重)的良好气氛,但在谁也别想成为主流,谁也别想占据中心的话语权争夺中,前述在对八十年代的反思中产生的分歧,也渐趋尖锐和明朗,进而更被放大与扩展。于是,思想之争变成意气之争,思想分化转向队伍分化。九十年代末出现的自由主义与新左派之争,正是其最典型的表现。China知识分子,又一次陷入了内斗和纷争的漩涡。这不仅使得作为其共同Enemy和主要对手的现代absolutism“没事偷着乐”,而且几乎是在一种没有反抗或阻碍的状况下变本加厉,愈演愈烈。同时,知识分子的这种混乱与混战,也使得本来有望可在Constitutional Democracy、自由秩序的理念下获得重构与整合的价值体系,再次面临破碎与裂变的危险。
尤应指出的是,在one-party dictatorship的“Socialist”体制下推行的所谓市场经济,由于缺乏明晰的产权主体界定和财产私有权保障,社会经济成份积弱积强,比例悬殊,国有经济成为市场关系和市场运行的主角、主体;再加上dǎng zhèng不分,政经合一的一体化制度保障,使communist party of china掌控下的State and government成为所有社会资源最大的占有者、垄断者和受益者。这种情况,一方面将各市场主体从一开始起就置于极大的不公平竞争中,另一方面,又直接催生和滋长了dǎng zhèng官僚的power寻租现象,加速和促进了power与资本的结合。钱权交易,权钱互变,成为攫取财富最快捷也最便当的手段。由此形成的体制化、整体性的大面积腐败,不仅加速了化公为私和国有资产流失的经济掠夺现象,而且还造成了巨大的分配不公和贫富差别,加速了社会的两极分化。同时,这种大面积的腐败,还对市场运行的公平、公正原则造成毁灭性摧残。权利的不平等和对资源占有的不平等,导致了竞争的不平等,进而是分配的不平等和财富的不平等。在利益分享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各色人等,由怨生恨,积蓄起越来越强烈的仇富、妒富心态。这种心态又使其中的不少人以一种掠夺似、报复性的疯狂心理,投入到这场财富的争夺战中。市场的关系与行为,规则与秩序,不仅因此而更扭曲,更混乱,而且整个社会环境与心理氛围也愈趋劣质化。为了发财,各种违反人伦天理、道德良心的手段都被刺激出来,无所不用其极,以至那些直接危及人的生命甚至Maiming儿童健康的惊天大案、假冒伪劣层出不穷,社会的道德边界和伦理底线一再地被突破,溃堤的危险早就拉响了警报。无规则的市场游戏已经演变成了一场伦理之战,道德之战。可见,在理性迷失的背后,酝酿着的实质上是一种更大的精神危机和价值混乱。在这种情况之下,隐藏在民众当中的不满心理和焦躁情绪,一遇合适的机会或气候,是很容易转化成各种非理性甚至anti-humanist的心理和行为的。这,才是问题所在,也是忧心所在。

2001年9月19—20日匆就  
2005年5月24—6月2日修改

孙守红:自遇见杜应国老师后,他就是我的精神导师之一。今恰逢September 11 attacks 17周年,内心深感痛楚却无言以表,不想在整理大荒文档中发现杜师此文,故特编发于此。愿理性常驻世间,Terror远离地球,逝者安息,生者警醒!
冷巉:这篇文章,读来心情沉重,虽然我的语言苍白无力,但我还是祈愿世界和平,永无灾厄。
还因我一直遭受着癌症的折磨,疼痛如日俱增,所以里面有些语句翻译不是太准确,还请见谅。
为了抗拒病痛,我才借以此平台来打发有限的时间,还请各方理解并支持!

杜应国,笔名篮子,安顺人。安顺职业技术学院退休教师,贵州省文史馆特聘研究员。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手机版|Archiver|原野文学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12-14 23:37 , Processed in 0.13381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