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92|回复: 6

[晓旭作品] 李晓旭2005年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17 19:2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无法救赎的或生之书(组诗) 




某一刻,一座积满债务的房子,拉着你的人生下坠
生命最初的链条系在泥土上
四条木质板凳上坐着穿兜兜的孩子
你分到最小的果果,不按队列排好的一个
没有一块恶狠狠的石头在等他,天空飘满羽毛
象是一个个谎言,计时的沙漏有一点忧伤





涂三八线的课桌上,她的羊角辫
在你的眼睛底片上,已经有了恋人的雏形
西山里有一位永不开口说话的神,她水淋淋的
在一个梦里遗失并长大,你被寄养在火中
木质的青春四散奔逃,在饱满的额前
计算力度和阴影。世界没有黑白
头顶有一颗星看见并穿过,厄运望而止步
一片篱笆上开出一夜成人的机遇
很毛糙,没有花,只有一点二月残忍的绿





你接受了凿子和斧头。微霜之后的石头
独立于一条河流的方式,独立于世
有一些伤口暗夜才看得见新鲜,晚餐桌上
面包和土豆,擦拭一幅画里的困兽
女人的眼神,一些粉嫩的咿咿呀呀
路已爬到半山岭上,你无法踏上撤退的滑梯
楼上吵架的声音,毫无防备的砸下来
较量以久的战争
伤亡情况不详。一只玻璃杯有几种叙述方式
什么液体在里面沉寂。或者翻起波浪
声音滴嗒,音符散乱
阳台上有红的布,搅动夏天
透过中层的河水看见谁的面容,逼近或消失





有一些欣喜一页页摊开,但你波澜不惊
人潮里渐渐有一些仰望
脚步稍显邋遢,更趋于尘土的表达
鸟鸣在笼子里,笼子在罩子里。一根食指
或者一根树枝所举起的份量,被太极拳
推入至无形。身体是通向另一岸的桥
脚印无数,沉重的被慢慢剥落
随一柄剑的提升,击穿跨下的战马
你小心翼翼的敲门,看到开门的另一半白得陌生
从她的鬓角有冒烟的十八岁,以云雀的名义飞过
在一碗热豆浆里看到衰老的相会
当年,她任性的泪打落你的牙齿
还有一颗,在倾听……





道路在酒杯里倾斜
烟蒂里有残存的啸叫
杯盘狼籍的一刻
洁白的精灵已守候多年
搜遍你的口袋,有走过水面的刀
有天空中开花的翅膀
路过的一二个幸福的村庄,三五盏霓虹
沿你闭着的双睫一朵朵绽放
有人说天堂的音乐是,无伴奏,合声
温度三十七度。你一抬手孤独便随着迁徙
有人开始面水而居,说起怀念
月光皎洁,仿佛蓄谋已久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19: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唱蓝调的女子或夏天的忧郁

很多都已经远去,包括爱过的人
生前的声音,附下身时的姿态
彼时我在熟睡。有一盏小马灯亮得恍惚
你从森林中提来,一些这个季节才出生的东西
帮一只小鸟撑开翅膀
雨水在乡村和在城市的曲线
是不同的,我的口琴声已烂熟于心,于七月
欲望有草原之行,深海之羁绊

银色的鳞无数,藏匿温柔,肆无忌惮
而下一刻风生水起

下一刻把眼泪排在海岸线上
无礁石与草香,背景黑灰融了藏蓝
空空如歌剧厅,道具无弦乐无管乐,无支离破碎的陌生
月光暴露了你的脚踝,我的蓝调抵抗夜的静寂
哀哀欲绝。
有人开始抽一种怀念的纸烟
地平线流过肩膀,将嗓子嘶哑
记忆中小小的症结冰冷的剪贴在你的瞳孔之上
每个人都这样走了,我只想抱着夏天不动
在命运的头骨上刻字

(发表于《中国诗人》2005秋冬卷)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19: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青梅




这个城市的冬天是白色的
飘落的东西与盛开无关
可你明明闻到
花的香气还停留在空中
象是美丽的错觉
很安静的 不想走



很安静的和初春里的第一片嫩芽一样
妩媚的垂着
还有你记忆里那个叫青梅的女孩
光着白嫩的脚丫儿
趟在夏天的溪水边
趟起叫情窦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在你心里一圈又一圈初开



你不想总住在她月亮一样的眼睛里
就试图翻越山梁,翻越比山梁还高的书籍
从古老的渡口进入
手指下描摩的梦境



她的身影比一只鸟孤单
仰望你的距离比太阳到月亮还长
渐渐习惯在霓虹下把爱情比喻
成箭,成蝶,成玫瑰,成水晶



草木被遗忘的风弹出的清泪
散落了就开出一岸蓝的白的花
那是她挽起的花裙
挽起,在暗夜里出嫁的消息
象流感一样第一个到来,打着响指



扬花一样飘飞的叹息沉重无比
沉重如地平线那端的村庄
抱着村庄的山峦
灵魂的老树上
夜夜敲响那口愧疚的钟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19: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之沉默

一、

让我告诉你吧
(虽然此刻我多么想沉默)
秋天为什么喜欢喋喋不休
三十几岁的女人
总还是有几分风韵犹存
那个被我叫做姐姐的女人
她是谁的女人
她是谁的姐姐

二、

夏天赤裸裸离去时
风吹散仅有的一缕羞涩
你迷恋她的风情万种
但你们刚好是擦肩而过的距离
匆匆给对方一生难忘的回眸
那是谁的哀怨
那是谁的回眸

三、

所以你没资格说爱她
别企图赶在第一片落叶前
那个你珍藏了三分之一人生的字
还存在你心灵的衣柜里
虽然她瑟瑟发抖衣衫单薄
十年前
她是谁水一样丰盈的姑娘
竹楼下夜夜有吉他低唱

四、

夏季牧场里的玫瑰开了又开
新挤的牛奶一样香浓的诗句
和玫瑰裙下的皮肤谁更蹩脚
我还是纵容她吧
她是我泛着咀嚼绿草清香的姐姐
为她可以把诗句改了又改
别听冬天那个评论家给我谈诗歌走向

五、

除了夜晚给你妩媚的想她
当然还有最后疯狂的昆虫
还有你走后那些为她才开的花
为她离家出走的雁群
一些比枯草更早背叛田野的庄稼
越来越愤怒嫉妒你眺望的风声

六、

她必定会拒绝你流浪的邀请
只想照顾可爱的孩子
那些红红绿绿耀眼的果实
那些平平仄仄新摘的诗行
新生的婴儿怎么不恐惧
恐惧夜晚荒原里的狼
嗅一嗅
越来越清晰浸染你霜鬓的槐花香

七、

她就这样拒绝了
沉默着不说一句话
你仍然奢望从她迷茫的眼神中找到同情
甩开鞭子把牲畜赶往水草肥美的地方
你说很多人都去了
她依然冷若冰霜
用月光在她光洁的额上刻个忠贞的标记
尘埃落定后再打马将她淡忘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19: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堂的野花开了 (2005-12-31 09:57:18)

一个热爱马匹热爱流浪
爱在麦尖上做梦的诗人
说,秋天又苦又香
我就轻轻呷了一口

然后从鱼唇吐出五颜六色的传说
每一颗都印着一只忧郁的眼睛
风中飞过的女子和小鸟
各衔回了饱满的麦粒回到雪山和村庄

蓝色的女人点缀雪山圣洁的额头
白色的小鸟摘取村庄丰收的钥匙
陶罐下雪水淙淙流淌印满嘴唇
丰收的村庄破木门前倚着孤独的母亲

偷猎者 别打主意!
落雪时小鹿要长角 白马要产驹
打草的人也请把玫瑰留下
镰刀与露水一见衷情收割寂寞

今夜天堂的野花终于开了
刺破食指的那滴血点燃回忆的火柴头
饥饿的射手弯弓找一把语言的金箭如梭
那个富人拥了云朵一般的羊群静静地睡着

  (发表于《诗先锋年度诗歌精选》2005)

写在泥土上的自言自语


   泥土,是永远的庇护所
  不仅仅是那些安静的植物
  或者跳跃的独角仙,锹甲。蚂蚁一样活着的
  这个秋天我多了什么,一双触角
  还有指甲里的泥巴味
  老祖父棺木上的十八孝图
  又被谁深深的埋了埋
  我抱不到他的那个冬天,雪很大
  有人刨开冻土
  将我的哭声和第一分成熟扔进去陪葬
  那刻我忽然满意锁呐和黑色
  爬过那一年,我的骨头和血液都是绿的
  从发芽到凋谢,乡村到城市
  周而复始,飘过形形色色的界线
  飘过小权利,大志向,虚荣和自尊
  夜晚我总延着故乡的方向下坠
  很多人举着火把追随
  剜出一些硬面孔下的流质,生生的疼
  落定前,请先熟悉我缓慢的呼吸
  九月,我沉默过。而泥土是沉默的至境

     (发表于《中国诗人》2005秋冬卷)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19: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忘记是一块凝固的糖 (2005-12-31 11:02:02)


  我只留下星期一,让你想我
  从现在到潮湿的岸上春暖花开
  破单车叮咛做响 直到你低沉的嗓音
  将世界涂满橄榄油,亲爱,你的手递过羊鞭的一刻
  我愿意为你明艳起来
  从唇线开始 扩大自酿的伤
  放弃灰色及一切暗淡下去的理由

  二
  我背靠着树,任九月的阳光碾过,胸口有碎碎的香
  这让我认定,刚读过的那本书是樟树做的
  拉起你前,我的左手要消毒吗
  我只想将最纯净的留给你,你最好带高原骏马
  提前拐入街角,享用未被污染的部分
  你的笑一定象过了青春期的一块铜,又凉又绿
  极少展颜。但我愿意用微醉兑换

  三
  小聪明躲起来翻云覆雨,试图删除你心理的提前老化
  我歌手的喉咙伸出好奇的手
  撕去面具下夜下火拼的遐想,好吧
  那我只唱童谣,只唱害羞的自然美
  整个城市都为你香起来,万千灯火挂满了我的秘密
  我不说,但你肯定会猜到

  四
  你辩得清我的颜色,无论居中,平铺还是拉伸
  夜色下衬托湿的花,孤独的人也可以如此温柔
  鄙视喧嚣和麻木。 或许我们可以去河边
  我们挥金如土,挥银如月光。清点前生今世的伤

  五
  我总在担忧你在第一场雪前,会无端的残忍起来
  蒸发掉我的好和那些泪流满面瞬间的感动
  男人是否都喜欢抚摸脆弱的东西。我敏感的身体
  一半是水,另一半也是水。但一半已经枯黄
  另一半,早已经厌倦打上脂粉。你率蜂群杀来之前
  我决定染上一点南方的甜

  六
  拨开梦寐已久的矜持,擦亮镜子
  三十六计中我只懂最后一计,看这无知的后果
  我搬着手指头算我们上辈子的爱情,就这样慢慢耗光了
  在我凝固前,你一定要绕过青草地爬上小山坡
  在日落前看看流水中我的影子,飘动的长发
  试着伸出冰凉的舌尖
  在你没忘记我前,我的耳垂是一块糖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19: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心的花园 (2005-12-31 11:06:35)

有声音,但暂时传不过来。月光唤醒那些
在指尖上一直奔跑的,秘密的悉窣
野蒿清甜的气息,熟睡的小虫有小块香窠
在我的花园,为歌唱留着窗户

这里是深渊,有生活的软
有一级的睡眠;末流的思想。黑白分明
你进来前靠过一堵墙,冰凉的河里洗过手
唇上的草从还青着。

风吹过帘幔,吹透身体。黝黝的影子
角落里蜷缩着厄运,亮的是一两颗幸福的龋齿
曾经痛的,忧伤的。你闭上嘴巴无权告密
别处也有善有恶,你提着篮子一直捡

我望着你一步步逼近,尤如两面镜子相遇
秋天就在雁翅的尖上,听
一粒尘土对另一粒尘土说:
“世事一场大梦……”临行前系了下那根绳子


《故乡,将我打开》

     自离开故乡之后,在异乡,我姓氏凄凉。
                               —— 题记
    月光的嘴唇掠过冰
和水共同心爱的温度
犹疑的手决定不再叩门
等着故乡在暗夜将我打开
和一只苍老的手用修补光阴的锤子
凿开诗眼一样的冰窟窿
钓一尾比诗句还鲜活的鱼付与北风下酒

喝酒的当然还有那些
松花江上黝黑的脊梁,脊梁上
担负的大豆谷子玉米高粱
醉得摇晃出一片片沃野里的种子
在每一年的馒头雪下睡醒
伸个懒腰,抻出一畦畦的绿

江水睡成冰清玉洁的姿态后,冰排
撞成春天的风铃,跳跃前行
再去看岸,岸上的人家,人家里的炊烟
炊烟里上升的故事
关于荒蛮,关于流放,关于血缘,关于姓氏

沉积在比石头还坚硬的骨骼
隐藏在触手可及的泥土里
那些亲切的一浇水就歌唱的泥土
燃烧后有稻草的芬芳
瓷的质地和光芒

当然,还有天空
天空下的草场,草场里的羊群和奶牛
刈草姑娘毛绒绒的辫子甩着
响亮的山歌
忧郁着越来越瘦的江水和森林
以及森林里棒打野鸡的往事
怀揣着天池那面可以梳妆的镜子
搬着指头数待嫁的日期

如果不是我比她更早邂逅
一个叫自然的诗人,那些庄稼
那些河流,那些牛羊,那些花朵
苍鹰的翅膀之上神的住所
阳光下闪亮的黑土地上白色的乳汁
让我的体魄越来越强壮的乳汁

让我的每一次心跳每一次呼吸
逐渐轻盈起来
让我的每一次脚印每一次回眸
逐渐踏实起来
通向灵魂的门已悄然打开
一种呼唤从亘古以前潮水般涌来

(发表于《中国网络现代诗歌精选》)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6-25 12:35 , Processed in 0.26832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