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原野文学

[晓旭作品] 李晓旭2006年诗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19: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浅阅读时代》 (2006-06-26 14:51:17)


●《蝴蝶效应》

因为你的扇翅,夏天有了动词的模样
你只撒娇,口吐莲花
只一眨眼
十字路口,人潮折叠,吐了一地
有人习惯乞讨,有人容易喂养
干枯的人,抚摸一条河奢侈的六月
你是那个举着风车的孩子
需要多角度的热烈,挖空心思
没入城市的河流。暗道险恶
黎明在夜的衣襟上别的摇摇欲坠
白山黑水,父兄的脊背和弓箭
布满绽开的毒,生灵们加速倾斜,
麻木,流亡,喘成一片废墟
你活在河流底层,掩蔽根,石头,残破的棱角
宴饮他乡,饮他乡的人有孤独的风情
你和这个城市都有潜在的破碎

是夜,还有三五条咸鱼,一张旧网
你坐在月光里忧伤,还是热爱


●《浅阅读时代》

红灯区:大毒枭刘招华受审,庭审涉及制毒机密央视不直播
台“立法院”明日表决罢免案,陈水扁自称命不好
湖南永州效仿超女评选十佳干警遭质疑
江苏东台地税分局副局长被陌生男子打断四肢
……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

黄灯区:女工裸体讨薪令人心酸
甘肃9成艾滋感染者未被发现,半数暗娼不用套
英格兰宝贝只挂一丝
性情男人的记忆:二手女人
……
“让你猜猜我是谁……”

绿灯区:火电业经营状况恶化,电厂抄表工年薪仍达十万元
2006全国房价上涨5%
世界杯进球了,神秘的433阵型掀开433年的历史
人类衰老之谜有了新发现
……
“等等,你看看今天的天空!”

亲爱的们,你的眼睛里有粗鲁的血丝


●《抵达》

就这样,我把诗歌大手大脚的花掉
守了一夜的雨,扭着腰漫不经心
爱尔兰咖啡和蓝山咖啡从东到西包抄
寂寞就快溢出来了
有人闻讯而动
母亲,别人眼里我有一千个版本
只在你怀里我是纯白的,生命力微弱
线装的款式,薄而轻
美,只生在脱离水火及欲望的地方
我在书写中获得死亡的动力
比蚯蚓和蚂蚁存在的位置更低,遮蔽性小于一块雨衣
屋顶之人的歌唱,引我全方位的接近
手里紧握一生都无法跨跃的事物

然而,我爱这潮湿六月,松软的天空
只要一根线就接通两个城市生活的场景
我在南湖边,坐等花开
大佛寺前,你正念:皆由吾始
贪——谶——痴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20: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空无一物 (2006-07-07 19:44:04)

   一.
  此刻我需要一把桨,是的。在这松花江的支流上
  沿着今年丰沛的雨水一路向北。缓缓找寻
  一群皮肤闪光的孩子,黝黑中白皙的那个点
  童年如水草,招摇而自由于母亲的掌上
  蓝色的野花开落,一岸的嗔怪和呦喝
  一段铁轨还来不及明亮到远方
  小小的身材不曾发育,一点干净的锈
  
  二.
  我回头看见什么
  呼啸着穿过坚硬的内心
  豆荚嘁喳的耳朵听到采沙机的轰鸣
  体内的鱼起伏,波动
  由悲哀到愤怒,不再用腮说话
  
  三.
  搁浅十年的灵魂早上飘出去,晚上飘回来
  眼泪和七月的阳光哪个更强烈
  凝重的进入船上,困顿的村庄有依旧饱满的乳房
  多汁的生灵有相同的本质
  挖掘泥土及弃之一去不回的背影
  
  四.
  淡蓝和微灰在两种接近的颜色间迂回
  浮躁与朽木围绕周际,移动和倾斜
  在单调而柔软的表面屏息,
  沉默。天空可有可无仿佛多年以前
  
  五.
  低得不能再低了,一些拆散的语言
  有越来越多的泡沫,冲洗苦难的心脏
  骨架依然结实。月光下我有阔叶状的双手
  抚摸河床透明的墓碑
  
  此刻。此刻我需要一把桨,是的。
  而眼前——空无一物。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20: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唱蓝调的女子或夏天的忧郁 (2006-07-07 19:46:41)

很多都已经远去,包括爱过的人
生前的声音,附下身时的姿态
彼时我在熟睡。有一盏小马灯亮得恍惚
你从森林中提来,一些这个季节才出生的东西
帮一只小鸟撑开翅膀
雨水在乡村和在城市的曲线
是不同的,我的口琴声已烂熟于心,于七月
欲望有草原之行,深海之羁绊

银色的鳞无数,藏匿温柔,肆无忌惮
而下一刻风生水起

下一刻把眼泪排在海岸线上
无礁石与草香,背景黑灰融了藏蓝
空空如歌剧厅,道具无弦乐无管乐,无支离破碎的陌生
月光暴露了你的脚踝,我的蓝调抵抗夜的静寂
哀哀欲绝。
有人开始抽一种怀念的纸烟
地平线流过肩膀,将嗓子嘶哑
记忆中小小的症结冰冷的剪贴在你的瞳孔之上
每个人都这样走了,我只想抱着夏天不动
在命运的头骨上刻字


《一只藕已经到了外省》(2006-07-09 10:41:21)

一.
一只藕已经到了外省,就在三天前
夜里,铃声就盘在我的耳朵上
推开月亮,所有微弱的光
都是你的光

二.
一只藕已经到了外省,在三天前
湖边,我坐的是最冷的一块石头
荷叶一层层,越过翘望的褶皱
我的影子里,有错落的齿痕

三.
一只藕带着它所有的孔,到了外省
孔里的眼泪,带走一个女子的眼眶
一根丝完整的将我抽出给世界
我水份丧尽,七月派阳光触摸
最严密的包裹下暴露我的孤独
东南的风,最初的流水,都面有愧色

四.
一只藕带着它所有的丝,到了外省
还有另一次的繁衍。时间,湿度,温度
这惊险的布局,在左掌的爱情线与智慧线中
在黎明与黑夜的边缘
土拔鼠拥抱,蚂蚁沿蓝草莓的汁回洞

五.
餐桌上有一把刀。应该有一种声音
阳台上晾衣物的女子有一小截细腻,楼下的目光欣欣向荣
植物一样活跃。重新下雨吧,幼稚嫩绿
一只藕到了外省,我的锁第一天就开始生锈
第二天我扭断旧高跟鞋,新凉鞋的带子
有银丝无数缠着嫩藕腿。我观察“蜘蛛人”擦摩天大厦的玻璃
指责和认清疯狂。我站在岔路口,站在宫殿口
墓地口有了斩藕丝的魅力
第三天,我是一把剑

六.
泄气、愤怒、悲哀、绝望
我藏起了喉咙,想省下一点空间
重新回忆我们的人生
外省的每一枚灯光都深入我的指尖之下
有亮起来,一起叹息的理由

一只藕到了外省,现在说起来
唇依然有点咸湿

此刻,谁在吃水蜜桃儿?

●《眼睛停在枝头》

蝴蝶,蜜蜂,蜻蜓,一一飞走
我活着,然后死去,飞走
由一扇门,到另一扇门

和鸟一起生活就要筑巢,垒窝
在适当的季节孵化最早的语言
羽毛铺下来
铺得还不够
直到有一角天空和这只鸟互相默认
直到农人从土地取出他们的黄金
取出他们的妇人
从厨房取出他们的南瓜
和金黄的孩子
光脚的人扣紧土地,模样谦卑
或者,他就叫谦卑
因而扩展了无数果实的芳香
就是你,和篱笆外的三两户人家

你一抬头就可以望见我
并嘱咐:千万,别忘记翩翅……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7 20: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遥远以远》 (2006-07-09 10:43:28)

●《遥远以远》

那一年,访陶公不遇
菊花依然清瘦,我撷取一点黄取暖
错过半个音。引诱灵魂
那时有个地方叫青楼,罂粟花邪恶的美
关了城门。九十九夜后
有一方庙宇,落下涂的金粉
我有沼泽
我有深渊
我有瓷器与你的肌肤媲美
枷锁套在第二个自身
仙风道骨。花花公子,你们只是异类
我翻阅书卷,安睡的森林
用十指数一遍,琴声磨损,酒水干净

刚出土的时候很新鲜
我一拥抱,你就破碎了

●《大水》

我再次写到松花江,它隐匿的大手
捡起的碎瓷和游鱼。苯类的味道和记忆
在一场大雨的恩典中飘荡得很远
七月的天空,静静充塞着湿气
那一年,我目睹顺水而下的电视,家具,浮木
载着孩子的哭声,来不及响亮,已被暴雨打湿
几条泥巴的腿,死死支撑
整条河流,都需要一群臂膀,军绿色的搀扶
玉色斗笠挂在墙上。八年,漫过树冠
抽身而去
天空滴着水,照片滴着水,风声中
一个名字在全村人的口中
滴着水

槐树下,孩子们扬着小脸,朗朗的念: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星空》

她有蓝色双乳,婴儿的面容
地母一样健壮

分娩出银河,草莽英雄和江湖
一船乱过长安的诗酒

某一个,不安的眼神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6-21 06:20 , Processed in 0.37190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