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41|回复: 2

[评论赏析] 《谁念西风独自凉》 ——雷人诗作《马蹄洼,我十八岁的牧场》之解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3 09: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谁念西风独自凉
——雷人诗作《马蹄洼,我十八岁的牧场》之解读
作者:雨菡

前记

     这是一首有张力的诗。
     关于诗歌的张力,著名诗人郭昊英说过:“这种张力就是你明显能感觉到,诗的每一个字,或者每个诗句,乃至整首诗,都是冲着你而来,直接敲击着你的情感最敏感的那根弦的,都是能够引起你共鸣和身同感受的。”这首《马蹄洼,我十八岁的牧场》就是这样,诗中信笔提及的“沉默的羔羊”、“破败的窑洞”、“高扬的大鞭”、“十八岁,只许低着头走路”、“我放牧着沉默的羔羊/也放牧着我无助的我自己”……这些字句有着明显的质感,让人感到强烈的冲激力,并油然而生共鸣:与主人公一样有着无奈,有着悲愤,有着无助……
    这是一首“诗中有画”的诗。
     所谓“诗中有画”,指阅读诗歌时,脑海中会呈现诗中所描绘的画面。这首《马蹄洼,我十八岁的牧场》,在读时就仿佛有一幅幅清晰的画面历历在目:十八岁的低着头走路的忧伤少年、他扬鞭在驱赶着一群群洁白的羔羊、他像鞭子一样蜷曲在破败的窑洞、他在暗夜中举鞭嘶喊……
    能做到诗中有画的诗,是好诗的标准之一。有些诗意象很多,跳跃很大,但读后让人如坠雾里,完全不知所云,更不要说在脑海中形成画面。
     这是一首充满诗性的诗。
     《中国文艺家》在《诗性的崛起——2016雷人之年》一文中提到:“揭示人类荒诞处境并在这里找到诗性的释放,是后现代情感的人性澄明的写作。”“这些诗是后现代语境的经典,是你(雷人)作为一个有社会高度和历史深度的诗人而站在当今诗坛上的证明。你在这些高度审美和抒情及批判的诗性中,彰显了母语的当代智慧和美善,亦是对这个时代的人性的启迪。”
   雷人的这首《马蹄洼,我十八岁的牧场》,就充满诗性,富有质感,诗中字里行间洋溢着饱满的情感和欲望的挣扎,让读者如感同身受。这种诗性有着强烈的感染力:雷人曾为这首诗举办过两场数百人参加的集体朗诵会,每次朗诵,全场几百人,都沉浸在一片悲戚之中,甚至掩卷啜泣。
   这是一首有历史高度与人性深度的诗。
   这首诗反映了“文革”这一特定历史时期对一个少年的影响:他因“文革”而被迫在17岁辍学,本该有个光明的前途,但却身不由己地被历史洪流挟裹前行,从一个读书郎变成了牧羊倌。他不谙世事,也不解何因,但命运和前途就这样因历史潮流的影响而转折,不是转到柳暗花明,而是转到山重水复。
  身份的陡然改变,命运的突然转弯,让他惊惶无措,却又束手无策。于是,他苦闷、挣扎、狂躁、怨愤、绝望……种种人性都在诗中淋漓尽致地呈现出来,正如诗人海涅曾说的:“诗人在作品里吐露了隐衷。”  


    破败的窑洞,青春的少年,茫茫的草原,成群的羔羊,举起的鞭子……这首诗一开始就是悲伤的基调。
    青春是人生最华美的画卷,但十八岁的少年却只能孤单地去牧羊。没有似锦的前程,只有无情的现实。雷家祖先曾远离家乡跃马至此,用马蹄踏出一片领地,从此安家落户,辛勤耕种,开始了他们向往的幸福生活。
    而他,这个雷家的后代,却只能因爷爷“新富农”、“剥削者”的恶名,被迫初中未毕业就辍学牧羊,在这片土地上苦熬着日月。

    十八岁,该有千山万水可以去,该去梦想的地方大展宏图,听风望月。而他的天空,却乌云肆虐,黑幕压顶:求学生涯被迫中断,只能在此后的无数个春夏秋冬举鞭牧羊。
   他无处躲闪,亦无从抵御,只能臣服于乖戾的命运,蒿目时艰,心有戚戚。

   黄昏的美丽与青春的朝霞在抗衡。
   黄昏日暮,他也似途穷路尽。马蹄洼一片死寂,他的内心兵荒马乱,犹如无法醒转的梦魇。他无力抵抗,亦无可诉说,只有把“大鞭/举起来/向美丽进军/大鞭/抽向美丽 !”
    鞭声响亮,而本该张扬的青春却失声黯哑。这无端遭逢的苦难,无人解会,亦无人可拯救。而本该如美丽黄昏一样姹紫嫣红的青春,却只有付与无奈现实的断壁残垣。
   “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举起鞭子,让鞭声在空中响亮一些,再响亮一些。只是,鞭声再响亮也是徒然,难以止息心中无尽的迷茫与忧伤。

    年轻的激情无处宣泄,青春的梦想无法实现。他只有朝暮与羊儿作伴,让起起落落的激情,犹如泡沫般,忽而幻出奇异光彩,忽而又破碎难寻。
   十八岁,本该意气风发地高昂着睥睨尘世的头颅,而他,却无端受祖辈的恶名“株连”,在严酷的现实前卑微地“低着头走路”。
   俯首,是自哀自怜的小天地, 仰首,是光明清旷的大世界。从俯首到仰首,却有着他怎么走也走不完的山高水长。

    多彩的青春只余黑白两色:黑色的是冰冷的现实,白色的是内心的惨淡。四季流转,他的心中却只有萧瑟的冬季,那猎猎的西风,日夜响彻在他心里,吹得他遍体生寒,吹得他心灰意冷。
     漆黑的夜里,他向天嘶喊,他悲伤扬鞭,他愤怒折鞭,他期待着能如凤凰涅槃般浴火重生。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前途何在?“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美好的明天既不可望,更不可即,甚至,连“望梅止渴”都不能。现实残酷,而他日夜的忧伤彷徨,他悲愤交加的抗议,不过像螳臂挡车般无能为力,也仿如堂吉诃德挥动长矛去攻打风车一样,只有落败与可笑。
   马蹄洼,是一个少年最惨痛的记忆,最刻骨的心殇。他欲擎枪杀逆,却又不知敌在何处?他欲燃烧青春,照出未来的光亮,却又苦无火种,只有沉浸在一片冰冷黑暗的死寂。血脉贲张的热血少年,却只有无边的冲霄怒气和苦闷迷茫。
    “我/嘶喊着//扬起我的大鞭/疯狂地抽甩我的大鞭/一千遍一万遍地抽打西北风/抽打电闪雷鸣抽打那一群沉默的羔羊/还有沉默的我自己”

    十八岁少年,因在劫难逃而悲伤难抑:生何为?死何迟!与其被乖戾的命运一刀刀凌迟,又何如去仿效海子般自戕?!“我/拥抱着/我的/马蹄洼/拥抱着我的沉默拥抱着我的青春和死亡长眠/‘春暖花开,面向大海’/(此刻, 海子, 在向我招手/海子/此刻/他/悔不该生)”
    只是,死也难甘心啊!海子的世界尚有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十八岁少年的马蹄洼却只有破窑、荒草、牧鞭、羊群……

    在马蹄洼,他日夜和牧鞭作伴,心中的黑夜似永无尽止,命运的暴雨象永不停息,“大鞭沉默着/蜷屈在马蹄洼的破窑里”,这沉默、蜷屈的大鞭,一如这十八岁不声不响的少年。
   马蹄洼,是祖辈的荣耀;马蹄洼,却是他青春的梦魇,是他永不结痂的伤口,是他不想正视却又无法自拔的泥沼。十八岁的他,一次次扬起牧鞭,让“啪啪”的声音响彻马蹄洼,那也是一个少年无奈的呐喊。
     长鞭当哭啊!  “抽刀断水水更流”,任牧鞭举起又落下,他仍郁结难舒。而十八岁的他,也只能与蛮横凶悍的黑暗现实共眠,并在其中沉沦。四顾苍茫,不知岸在何处?曾经的理想有多美好,现在的感觉就有多幻灭。一冰一炭,并然相置,他日日夜夜在冰与火的熬煎中挣扎彷徨。
     马蹄洼,是他凄惨暗淡的青春记忆(“十八岁/只许低着头走路”);马蹄洼,是他苦难历程的黑色画册(“我放牧着沉默的羔羊也放牧着我无助的我的自己”、“放牧着我被压抑被扭曲的稚嫩的灵魂”、“我/曾经在这儿看爷爷打草籽儿充饥/和他永远饥饿的骷髅/我/曾经在这儿掩埋伯父/逃荒归来的尸骨/和全家老小的号啕大哭”)。

    十八岁的他向往着清平世界和美好前程,而现实却浊浪滔天,不由分说就将他卷裹其中。于是,他的灵魂,便只能在幽暗昏惑的迷宫中穿行,却百转千回,千回百转,始终无法找到出口的方向。
    广袤无垠的绿野上,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正举起鞭儿放牧着雪白的羊群。当风吹过,绿草如波浪起伏,羊群骤然显现,这是多么静美的画面,但于他,也是多么痛苦的折磨。他的世界日月失色,星辰暗淡。内心召唤他往灿烂前程处奔行,荒谬的现实却荆棘丛生,每行一步,都是锥心刺骨的疼痛,让他衣衫褴褛,让他面目全非。
   “谁念西风独自凉!”十八岁,别人有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他却只有破窑牧鞭,无边苦难。伤心人的“别有怀抱”有何人可解?又有何人可慰?
   十八岁的他,欲驰骋沙场,欲拔剑江湖……但现实中,他却只能“马放南山”,牧羊马蹄洼。他有志难伸,有苦难辨(我/是/披着人皮的/在这个披着人皮的世间/一只不得不沉默不得不无奈的羔羊);他也只能万绪悲凉地任心雨淅沥,“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在那个大动荡时代,在他十八岁时的马蹄洼牧场,他有过苦闷与彷徨,有过绝望与挣扎,有过孤愤与沉郁,有过恐惧和凄苦……俱往矣!它们早已随光阴归于沉寂。但是,那刻骨铭心的痛苦与悲凉,却是他青春的墓志铭,任岁月如流,却总在回首时清晰如昨,却也不敢碰触:每一展望,便是心碎;每一回首,便是泪流。
后记:多重的身份,辉煌的人生

   当年的小羊倌,雷人,如今有了多重的身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翻译家协会会员、天津市企业家协会副会长、诗人、书法家、翻译家、讲师、律师、一级建造师、十二项施工工艺及设备专利发明人。
   身份之多,跨度之大,让人膛目结舌,不由得让人揣想小羊倌之后的他究竟经历了些什么,才能让人生攀上一座又一座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峰?
    1966年“文革”浩劫开始后,他被迫辍学当羊倌,之后是当修海河的民工。从羊倌到民工,有长达9年的时间。9年,悲惨的命运也许足以摧毁一个人积极向上的意志,让人就此沉沦,并永远不可翻身,而一生的平淡也许会就此定局。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雷人却坚信: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于是,
25岁的民工在每天疲累的劳动结束后,开始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自学英语。满室黑暗,一灯独明。他隐隐觉得,这一点儿荧荧的光亮,会带他到更光明的境界。
    苦心人,天不负。 高考恢复后,他被以“自学英语,同等(高中)学历”批准参加高考,并考上了大学。人生从此柳暗花明:之后,他当了大学讲师,生活自此安稳,岁月自此静好,他当羊倌时曾日夜渴望的幸福生活终于来临。
   俗话说:“人过四十不学艺”,意为四十岁时再学艺为时已晚,即使再学,恐怕也学无所成。他却在1990年40岁时,开始自学法律,并考取了律师 ;45岁又自学工程管理,并取得一级建造师的资格认证;进行长达3年多的中药开发研发;白手起家创办企业,在50岁之后又取得12项施工工艺及设备发明专利;60岁写下第一首诗后,他一年中写了500多首古体或新体诗。
    写诗6年,他先后出版了《雷人诗谈》、《雷人诗情》、《雷人诗说》、《雷人诗爱》系列诗词丛书,另外在《诗刊》《天津诗年编》《杂文月刊》《河南诗人》等刊物,及海外诗刊论坛发表了诗词歌赋,翻译出版了美国长篇小说《红眼睛蓝了》、美国长篇传记《交易的艺术》。2014年获中国诗歌学会颁发的“中国诗歌贡献奖”,2015年获中国诗词学会诗词之友杂志社颁发的“国粹情——中国梦桂冠诗人”奖,被诗坛誉为雷人时代杀出的一匹诗坛黑马,六十岁绽放的桂冠诗人。
    对于他非同一般的人生,他这样说:“漫漫20年。这些从文到理到工到法律到药学到艺术的跨度和跨界,在我几十年的时间里,回眸一看,确实构成一道一般人不可企及的高难度动作链,一道不可多得的靓丽的风景丛林……” “我的这些“跨”,不仅丰富了我的人生,也丰富了我的思考,我的沉淀,我的语言,我的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是我诗歌创作丰富语言的源泉。
    雷人写诗,有人谓之“喷诗”。他的诗作,读来给人以河流决堤、山洪暴发、岩浆喷涌的感觉。在我看来,这些诗,是自然而然地从他的心底汇聚到笔端,再形成一首首长短不一的诗作;这些诗,不是无病呻吟,不是“为赋新词强作愁”,不是故作姿态地搔首弄姿以引人注目,而是情感和经历自然宣泄的出口。“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那些诗意,其实一直如暗涌,在他多年的人生经历里无声奔流,后来,在某日,突然就流到了诗的渡口,从此,由暗涌变为激流,日日夜夜都潺潺响在他的心头。
   席慕蓉曾在《执笔的欲望》一诗中写道:
“是隐藏,也是释放
为那一路行来
频频捡拾入怀的记忆芳香
是痴狂  并且神伤
为那许多曾经擦肩而过  之后
就再也不会重逢的光影图像”
    或许席慕蓉的这几句诗,也可以解释雷人60岁后为什么会写诗,并几乎达到痴狂的程度吧?
雷人的努力和聪明,让他的身份一再转变,让他的命运多次拐弯。但是,无论岁月如何流转,不管人生怎样辉煌,在他心中,他总会遥向着十八岁的那一年,遥向着马蹄洼——他十八岁的牧场,日夜举杯和沉吟:不饮则已,一饮辄醉;不吟则已,一吟泪流。


作者:
雨菡, 喜读书,偶写字。叹生而有涯,读写却无涯。
岁月如烟,名利遥远。一蓑烟雨,任平生也


附:
马蹄洼,我十八岁的牧场 !
                 作者:雷 人


马蹄洼
散漫着 荒芜破败的 窑洞
守望着 未被开垦的 盐嘎巴 还有
被啃了几千年的绝对不敢再呻吟的苇芽 还有
麻疯的太阳下一群沉默的羔羊等待着随时降临的
"正大光明” 的谋杀

这儿

开始过
我18岁的梦


马蹄洼
弥漫着一个传说
那是 雷家①祖先 跑马圈地的 地方
马蹄
从天边来,又回到天边去
马蹄
踏出一片“ 洼” 的领地
马蹄
踏出世世代代和世世代代的勤劳和智慧
马蹄
已经被岁月蚀去 但
马蹄
和骄傲在记忆里的美丽的祖先
和吞噬不掉记忆的邪恶的黑暗
留下 一串串





美丽的故事

沉思

11-03-01


那是 多么美丽的祖先摧赶着多么勇敢的马儿甩着
多么清脆的响鞭
在一个多么明亮的夜晚带着一个多么飞翔的梦
离开多么依依不舍的父老和多么多么的家乡
从那棵多么慈祥多么巍峨的大槐树②下
向一个多么充满希望的方向
进发进发
进发

11-06-21   01 :33


在一个月亮发白的黎明他终于盘缠已尽人困马乏
马不再前行 马打着响鼻 马从马背上卸下
自己的主人, 他把主人交给
一条弯弯的小河儿③ 他把主人交给
一片茂密丰满的桑树林

成片的桑林茂密的桑林桑林里沸腾着爱唱的知了
紫色的红色的玉色的褐色的黑色的桑椹儿
掩隐在碧绿色的大桑叶里
饱和着稀甜稀甜的奶汁,英俊的骑士枣红的马
从此 在这儿安家

他骑上马扬起鞭围着太阳绕过月亮穿过一片片星星
从黎明出发又回到黎明又回到这片桑树林
( 知了为他送行知了为他接风
他跟知了是一对钟情 )



他和他的枣红马还有那一圈儿围绕太阳的马蹄
在这片荒芜人烟的处女地上
留下了他的飞扬
他的故事,500年后,也
诞生了我十八岁的牧场
“马蹄洼”

11-06-21  10:23




马蹄洼
风沙弥漫的记忆
一场至今不敢醒来的噩梦
乌云肆虐着祖宗留下来的蓝天
十八岁
稚嫩纯净的心灵
春天
高扬着大鞭
跟千年苇芽一起沐浴复苏勃起
冬天
高扬着大鞭
呼唤着风雪驱赶着沉默的羔羊把良心和愤怒
交给冰雪
冷冻

2011-06-20   01:36


# 夕阳黄昏着 #

夕阳 黄昏着 拖着红口水 灿烂着 贪婪着  向着
火红的朝霞 发情
大鞭 举起来 向美丽进军 大鞭  抽向美丽 !
灿烂的黄昏 抽搐着,


“ 咩——咩——! ” 地
陷落

6月27日 02:21 来自短信  新浪微博


荒芜 多情 野蛮
青春 粉臊 羊鞭

叱溜溜闭眼勃起
滋溜溜睁眼泄完

蓝天无情我有爱
母羊有情我无奈
无奈      无奈
干瞅着羊儿
乖乖

三角恋
我爱母羊
母羊爱大鞭
大鞭爱我

11-03-01   05:17


十 八 岁
只许低着 头走 路 据说
那是因 为爷爷④勤 劳的缘故
稚 嫩的梦
不断地被涂上一 层,又 一层C200〬的滚烫的黑油
那是因为黑 手遮 盖蓝天
邪恶强 奸天  理
那是因 为有 形 和无 形的魔爪
任意蹂 躏沉 默的羔羊




空间被两种颜色主宰黑色的乌云和白骨粉碎了用谎言
搅拌的白茫茫的荒芜
我低着头驱赶着沉默的羔羊沉默的羔羊向我
”咩---咩”地哀叫
我放牧着沉默的羔羊也放牧着我无助的我的自己
放牧着我被压抑被扭曲的稚嫩的灵魂
羔羊是穿着羊皮的沉默


披着人皮的
在这个披着人皮的世间
一只不得不沉默不得不无奈的羔羊
(此刻,我想起"被打败者”张妙,也浮现着“辉煌的”
“八刀”胜利者"药家鑫⑤杀人魔王。)

11-06-21  01:28 火曜日


马蹄洼
我的牧场
依然扬着 我十八岁的牧鞭
无法遏止的满腔怒火把我推上窑头

嘶喊着
扬起我的大鞭
疯狂地抽甩我的大鞭
一千遍一万遍地抽打西北风
抽打电闪雷鸣抽打那一群沉默的羔羊
还有沉默的我自己


疯狂卷走了我的草帽
残暴把我撕成赤裸

我把大鞭折成两截


一截抽打闪电
一截劈开雷鸣
(那时, 我看见凤凰涅磐;  那时,我看见堂吉诃德
冲着我微笑 .)
(此时 黑云滚滚 雷电交加 暴雨如注)
( 横闪立闪   响闪闷闪   闪闪闪眼
春雷夏雷   秋雷冬雷   雷雷雷人! )
从旧祸的饿殍中刚刚爬出
更大的灾难
      又降临


马蹄洼
被”光明”了
马蹄洼
被沉默了

马蹄洼
永远不会被 “良心”了
在风里 在雨里 在云里
在我的心灵里
熬煎着抗争的记忆
一千遍 一万遍
抽打那麻疯而又狰狞的 “红彤彤” 的苍天
抽打沉默 抽打无奈
抽打我自己


马蹄洼
弃!凄!残!惨!
被破败的窑洞
把 美丽的故事 污染
那本是祖宗勤砖汗瓦的象征


如今


她 已经被开膛破肚把五脏六腑
裸露 给
无奈而羞涩的蓝天


马蹄洼
是永远合不上的天眼
大旗 阴魂 野蛮 暴力 荒唐和谎言
“2大两”七分人祸 , 不许说
”瓜菜代”三分天灾,”人相食”
马蹄洼
“白骨蔽于野”
马蹄洼
“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马蹄洼
“万岁!万岁!!万万岁!!!”
马蹄洼
淌着泪
把自己倒挂在黑色的乌云里



从我六十岁的灵魂上刮下
我的
马蹄洼
我的
十八岁的记忆



拥抱着
我的
马蹄洼
拥抱着我的沉默拥抱着我的青春和死亡长眠
“春暖花开,面向大海”
(此刻, 海子, 在向我招手,

海子
此刻

悔不该生)


破窑  荒草  熬煎
黑云  暴雨  大鞭
大鞭   大鞭


# 大鞭 #

我依偎着黄昏 黄昏依偎着大鞭 大鞭依偎着美丽
美丽依偎着沉默 沉默依偎着羔羊 羔羊依偎着破窑
破窑依偎着马蹄洼 马蹄洼依偎着黄昏

2011-06-27  02:38    来自短信   新浪微博

# 大鞭 #

大鞭沉默着 蜷屈在马蹄洼的破窑里
守望着 长满苇刺的黑色的盐嘎巴 耀眼的黑夜
打着灯笼的骷髅拥着发情的僵尸跳舞
大鞭蜷曲着 沉默蜷曲着

2011-06-27  03:41  来自短信   新浪微博


# 大鞭游弋在美丽与黑暗之间 #

大鞭抽打黑暗 他把黑暗抽打撕裂成噼噼啪啪的闪电
他膨胀美丽 笑咪咪的大鞭 他把阳刚交给美丽 他
把疲软处理给黑暗;

2011-06-27   03:09    来自短信   新浪微博


在破窑顶我脱了裤子把天理呼唤
在破窑顶我咬着黑暗共眠
马蹄洼
我的牧场 我的守望


马蹄洼

曾经在这儿”信仰”“马列”

曾经在这儿通读“四卷”

曾经在这儿看爷爷打草籽儿充饥
和他永远饥饿的骷髅

曾经在这儿掩埋伯父⑥逃荒归来的尸骨
和全家老小的号啕大哭


马蹄洼
我的牧场
我十八岁的牧场

我的破窑
我的大鞭
破窑破窑
大鞭     大鞭


2011-03-01   04:44:04  

注:①雷家营盘村,河北省东光县。1963年前属河北省宁津县。
    ②  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
③四女寺减河,在村南侧自西向东入渤海。1970年代改名为漳卫新河。



④爷爷幼年父母双亡,跟祖母讨饭为生,从小勤奋
节俭,终身务农。成年成家后3子3女三媳,率全家披星戴月省吃俭用劳动致富。后被打成“新富农”,被诬蔑为“剥削者”,蒙冤而死,死后葬在马蹄洼。
⑤药家鑫,2010年10月20日交通肇事撞伤张妙女士后又
乱捅八刀将张杀死。
    ⑥ 二伯父,1960年2月逃荒去东北,1960年4月死于东北。后葬在马蹄洼。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09: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发表于 2016-5-17 20: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极好,雨涵老师也读得极好。
只是雨涵老师没来得及仔细整理,读来稍微有点散乱。

推荐学习。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1-19 19:25 , Processed in 0.24499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