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327|回复: 3

[推荐] 古人如何读书 读书何为 如何读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3 22: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友好往来
古人如何读书    读书何为   如何读书
  原创作者:屈卡乐 来源:成都日报
  或许愈古的人,对于读书的心境愈笃定、单纯。孔圣人对于读书尤为热衷,且终生不倦,“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可见,孔圣人对读书投入的心意极专注,心境也极自然。
  翻检《论语》,我们可以看到孔子时时以身作则谆谆勉劝弟子们读书,而对于略显疏懒的弟子,比如痛批白天睡大觉的宰予,他的批评也是很严厉的:“烂木头不值得费心雕琢,粪土墙也不值当去花心力去修平!对(宰)予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
  圣人虽说在周游列国时也曾有过困厄绝粮,但总归还是贵族出身,名气又大,还一度做过高阶的公务员,所以,读书的条件还算不错的。而另外一些人想要读书,尤其是想大晚上读书,就没那么便利了。于是,便出现了大冬天映着雪光读书的孙康,凿开墙壁借别人家灯光读书的匡衡。至于说借着月光看书,好像比较容易做到点,而且月上柳梢,银光乍泄,意境上也显得要清雅一些,因而做的人就比较多,像江泌、孟郊,家贫没有那么足量的蜡烛,就曾借些月光,就连宦途通达的王维,也曾“月下读数遍,风前吟一声”。现代人读书、工作“点灯熬油”,似乎已算得上勤奋好学了,与古人相较,似乎也算不了什么吧。
  而关于古人读书的目的,取向也多有殊别。有些读书人的志向格局比较宏大,亚圣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在此理念的教诲下,传统的读书人心中大多有“治国、平天下”的宏愿,尤其是宋代士人身上表现较为典型,如张载所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有些人甚至比亚圣的要求更进一步,如范仲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也有士人读书是想明通事理、补益言行的。像颜之推在《颜氏家训》中说:“夫所以读书学问,本欲开心明目,利于行耳。”
  也有士人读书只求修养身心、自得欢愉的。如陶渊明所言:“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再如明代文学家陈继儒《小窗幽记》所述:“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
  也有一些叶公好龙的,或揽阅群书,却心得全无。明代文人谢肇淛有过精妙的描述:“好书之人有三病:其一,浮慕时名,徒为架上观美,牙签锦轴,装潢衒曜,骊牝之外,一切不知,谓之无书可也。其一,广收远括,毕尽心力,但图多蓄,不事讨论,徒涴灰尘,半束高阁,谓之书肆可也。其一,博学多识,矻矻穷年,而慧根短浅,难以自运,记诵如流,寸觚莫展,视之肉食面墙诚有间矣,其于没世无闻,均也。”
  当然,也有读书人的心境稍显驳杂一些,事实上,这样的读书人自古以来每个时期都可能是最多的一群吧。如汉魏时期的被管宁割席绝交的华歆,满脑子富贵利禄,目在字行,心在名利。这种趋向愈是后世,愈为明显,尤其是到了科举时代,读书也就成了功利之学了。正如《儒林外传》中王冕说:“将来读书人既有此一条荣身之路,把那文行出处都看得轻了。”果不其然,据说,清末甚至出现了“巍科进士,翰苑清才,而竟不知司马迁、范仲淹为何代人,汉祖、唐宗为何朝帝者”。
  而现今,文明进步昌盛,读书也早也作不了利禄的敲门砖了。除了“为生民立命”的有志之士以外,做不了补天石的吾辈,既比不得圣人的天资,也下不了前贤的苦功,不妨静静地做回读书人,真正地去享受读书,偶有所得,有益言行,或有俾世事,又何尝不是一件美事呢?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rrenwx(yewxlc此号因人举报,被封禁)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22: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爱玲喜欢读书却从不买书
  张爱玲虽然嗜书如命,但她的阅读面并不是很广。熟悉张爱玲的人应该都知道,她最爱看的书就是《红楼梦》,爱到哪种程度呢?
  张爱玲五岁开始读红楼,到晚年的时候,干脆一门心思地扑在上面,阅读各种版本和相关论著,终成《红楼梦魇》一书。
  张爱玲还喜欢读张恨水的作品,她觉得张恨水的书不高不低,高如《红楼梦》《海上花列传》,看了不敢写;低如杰克、徐訏,看了使人反感。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张爱玲选书全凭兴趣,喜欢的书视若珍宝,看几十遍都不觉得厌,不喜欢则弃如敝履。
  至于外国文学,张爱玲偏爱毛姆,她早年的一些作品风格就颇有毛姆的神韵。但她从来没在自己的文章中提过毛姆,直到著名文学翻译家周瘦鹃在审读《沉香屑第二炉香》的时候,觉得它的风格很像毛姆,求证张爱玲时,她才表示“心悦神服”。
  到晚年的时候,张爱玲爱上了读“名人传记和侦探小说”。但是像她这么爱书的人,家里却连书架都没有,她说:“
  我这人只有一点和所有女人不同,就是不喜欢买书。”在她看来,买书是人生的一种累赘,所以坚决反对藏书。在和赖雅结婚以后,她看到赖雅挤满屋子的书,竟然把书全卖掉了。

  
  王小波:好的文字基本都出自译著
  在王小波的成长和创作生涯中,查良铮和王道乾是影响他最深的两个人。
  他曾在《我的师承》一文中写道:假如中国现代文学尚有可取之处,它的根源就在那些已故的翻译家身上。
  他认为最好的作者都在搞翻译,而最好的文学也不能只靠名声来理解。
  15岁那年,他哥哥给他念了一段查良铮翻译的《青铜骑士》中的文字,他反复咀嚼,也第一次懂得了什么样的文字才能叫做好。
  这也奠定了王小波此后的阅读品味,他认为文字是用来读,用来听,不是用来看的,它应该像音乐,有自己的韵律,读起来必须悦耳,就像一串清脆的珠子洒落于地的声音。
  而到了将近40岁时,读到王道乾译的《情人》,他又第一次知道了小说竟然可以达到这样的文字境界。
  他对查良铮和王道乾的喜爱,可以说是达到了一种妄自菲薄的状态。其实他一直想写写两位老师,但即使在他们过世之后,也没有勇气写这样的文章,生怕写得不好,会给他们抹黑。
  也难怪他会说“査先生和王先生对我的帮助,比中国近代一切著作家对我帮助的总和还要大。假如没有像查先生和王先生这样的人,最好的中国文学语言就无处去学。”

  
  村上春树最喜欢读《了不起的盖茨比》
  不同于张爱玲和王小波偏爱本国文学,村上春树虽生长在日本,但他对日本传统文学并不那么感冒,信奉的是美国当代作家司各特·菲茨杰拉德、莱蒙德·钱德勒、杜鲁门·卡波蒂。
  他曾在随笔中提到:“这三个人的小说我津津有味翻来覆去看了二十年。要长时间旅居外国时旅行箱里必装着这三个人的小说,看多少遍都不会失望,我几乎宿命般地喜欢这三个人的小说。”
  尤其是司各特·菲茨杰拉德,他曾借《挪威的森林》中男主人公渡边之口多次表达对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喜爱之情:“兴之所至,我便习惯性地从书架中抽出《了不起的盖茨比》,信手翻开一页,读上一段,一次都没让我失望过,没有一页使人兴味索然。何等妙不可言的杰作。”
  这样的情感已经无法只用崇拜来形容了,更是一种深入灵魂的精神共振。
  村上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有着菲茨杰拉德的陪伴,他曾经称呼菲茨杰拉德为“我的老师我的大学我的文学同事”。
  而这些陪伴也早已融入村上的作品本身,所以,我们在读他的作品时,总能读到菲茨杰拉德式的优雅的抒情风格以及其他他喜爱的美国作家的影子。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rrenwx(yewxlc此号因人举报,被封禁)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22: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何为
  人民日报

  读书人所需要警惕的是,只把做官当作了读书的目的,或者把读书当作了做官的敲门砖,这样就把读书看低了也看窄了。读书更重要的价值在于对一个人精神情怀的陶冶与涵养,在于帮助一个人获得高尚的品格、卓越的识见,以及因为对自然社会的洞悉了解而养成的既有所敬畏又无所挂碍的智慧与勇气。
  书读得好不好,理解得对不对,都需要“实践”这位老师来查收与验证。只有投身实践,加以运用,读书人才能发现自己的谬误与不足,也才可以及时勘正下一步读书的重点与方向。如果把读书与实践加以割裂,那么既是对学习资源的一种浪费,又容易让读书人陷入纸上谈兵、眼高手低的泥淖。
  第二十一届“世界读书日”即将到来,近期社会上举办了各种各样的读书推广活动,让人感叹读书在这个时代真是“生逢其时”。不唯民间如此,政府层面更是重视读书的推广,“全民阅读”在今年就又一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但是如果辩证来看,一件事情之所以需要被大力倡导,恰恰证明了它以自身的力量尚不足以普及。因为尽管我们是一个有着悠久读书传统的民族,但各种对于读书的“反制力量”有时也比较强大,比如至今我们仍然可以听到一些成功人士在高谈阔论“读书无用”,看到一些名利之徒视读书为晋身之阶,或者遇到一些“读死书、死读书”的人,因为面对现实人生屡屡受挫,最后便将失败归咎于读书——“读书”的命运常常就是这样:因为过于日常反而被人忽视,也因为过于重要反而被人质疑。
  其实对于“读书”这件事,历史上的论述可谓汗牛充栋,而观点却并不一致。且不论那句议论英雄的“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单在基本以读书为业的知识分子内部,说到读书时态度也有天壤之别。欧阳修说“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苏东坡一面发誓“立志读尽人间书”,一面又说“人生识字忧患始”,大诗人李贺在瘦驴上挂一诗袋,走到哪里都不忘读书作诗,最后却感慨“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清朝的黄景仁就更绝望了,以至于有“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喟叹。如果探究起来,在这种评价的巨大落差背后,除了个人的因缘机遇、性格胸襟不同之外,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在于对读书的认识不同。怎么看待读书,想从读书中获取什么,直接影响了人们对读书的评价。如果仅以功业来衡量,那么古人早已发现,读书远非谋取功业的唯一途径,极而言之就是“若个书生万户侯”。但如果像欧阳修一样看到读书更深广的意义,则情况就不一样。欧阳修视读书为立身之本,这个“立身”不仅是功业的建立,还包括见识的拓展、品质的铸造、精神的挺立、人格的健全。从这里出发,欧阳修看到了读书之于人生的重大价值,他对于读书的评价因此没有显得逼仄与偏狭。
  实际上,“学而优则仕”在中国也算是一个深入人心的传统,封建社会不少人都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现在看来,别的暂且不论,这样做至少是推动了读书风气的扩展,保证了读书种子的代代不绝。读书致仕者中本多贤臣干吏,一些名落孙山者往往也“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地成为文学、艺术领域的巨擘大匠。进而言之,读书与入仕在本质上亦不矛盾,因为入仕可以称之为“读世”,它是实践之一种,而且是颇为重要与彻底的一种,入仕往往很能体察人心世态,也更易施展平生所学。因此,历史上那些优秀的读书人一般都同时担负着或大或小的官职,他们白天读世,晚上读书,两相参照,兴会无前。他们的施政因有学识的濡养而更加开明,他们的文章也因有现实生活的淬炼而更显老成。
  所以说,读书致仕本身并无什么不妥,一些说起做官就面露鄙夷的读书人,往往只是过度的敏感与刻意的抗拒,其中少数人或许是想以此为途径谋取更大的诉求——古之“终南隐者”别世而居,故作姿态,心思其实就在朝堂之上。读书人所需要警惕的是,只把做官当作了读书的目的,或者把读书当作了做官的敲门砖,这样就把读书看低了也看窄了。读书更重要的价值在于对一个人精神情怀的陶冶与涵养,在于帮助一个人获得高尚的品格、卓越的识见,以及因为对自然社会的洞悉了解而养成的既有所敬畏又无所挂碍的智慧与勇气。《宋史》中有句话说得尖锐:“士当以器识为先,一命为文人,无足观矣。”读书人为什么读书?正是为了养成“器识”,也即格局与识见。以这种读书所得证之于实践,才会如身怀利器,游刃而有余。如果成天寻章摘句、咬文嚼字,满足于做一个自命不凡的“文人”,那就没有什么可观之处了。《宋史》中的这句“逆耳忠言”不啻一道警钟,让我们这些后来的读书人有所警醒也有所反思。
  读书之所得最终要证之于实践,这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毛泽东同志曾指出:“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习近平总书记也强调:“大凡有作为者,都注重读书与运用的结合,而不是读死书、死读书。一个人如果不注重把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工作中、落实在行动上,即使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也不能说达到了学习的最终目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书读得好不好,理解得对不对,都需要“实践”这位老师来查收与验证。只有投身实践,加以运用,读书人才能发现自己的谬误与不足,也才可以及时勘正下一步读书的重点与方向。如果把读书与实践加以割裂,那么既是对学习资源的一种浪费,又容易让读书人陷入纸上谈兵、眼高手低的泥淖。历史上有一些人是很爱读书的,但可惜他们的读书与实践又是完全剥离的。南北朝时,江陵陷落,仓皇失措的梁元帝把十四万卷图书付之一炬。有人问他为何烧书,元帝说:“读书万卷,犹有今日,故焚之。”明末清初的思想家王夫之对这件事进行了精到点评。王夫之说,国家危难存亡之际,元帝不思勤政进取,却早晚读书,学又不能用,只在文字典故里沉溺徘徊,这种嗜好与沉迷于赌博、喝酒、美色,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王夫之由此感慨:人们都说元帝是咎由自取,与读书没有关系,但其实也是有关系的,这关系就在于元帝不明白为了什么而读书,或者说单纯为了读书而读书,所以把一件本来很好的事情(读书)生生变成了病态嗜好啊。
  王夫之的话是说给那些真正爱读书的人听的,他希望读书人能融会贯通,学用相济,而不要做困守书斋的迂夫子。其实这些话说起来也都只是一些常识,但生活中被忽略、被践踏得最多的往往也是常识,所以常识就需要不断被重新提及。生活中我们环顾周围,是不是常常可以见到这样一些读书人:似乎比谁都酷爱读书,也似乎比谁都读了更多的书,但偏偏读书好像没有带给他们多少精神的补益,也没有让他们在面对现实时变得裕如。他们把自己读成了一个书呆子,龟缩在一个狭隘的精神角落里伸张不出。张嘴说话有点满口胡柴,面对现实常常孱弱无力,就连写起文章来,也大段大段尽是前人言论的征引与拼接,往往见不到自己的闪着灵光的东西。可悲的不是他们已经变成了书的奴隶,而是他们身陷奴役而不自知,并且躺在一堆蒙满尘垢、言不及义的文凭、论文、著作上面沾沾自喜。这样的读书人让我们想到:现在大力倡导“全民阅读”,努力建设“书香社会”,无疑是在为国家、为民族“计长远”,包含了很多的远见卓识与良苦用心,但在我们为读书鼓与呼的时候,亦不可忘了对读书本身的辩证思考——我们提倡学习的心态,涵养读书的风气,与此同时还需要真正了解“为何读书”乃至“如何读书”。从某种程度上说,只有当读书真正让我们境界更高、眼光更远、内心更强大、人生更精彩,读书才能“可持续发展”,才能内化成一种无须倡导而自觉自愿的人生习惯。
  诚然,以个人角度来说,为何读书以及如何读书是一件完全自由的事情,从心所欲无所不可,但若从社会或者文明发展的视角来看,为何读书以及如何读书就显得至关重要。事实上,人类对于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一直以来就存有发乎本能的热情与难以阻遏的热望,而在这个漫漫征途中,是读书玉成了我们,这也更加让我们明白读书何为。有时候我们甚至觉得读书的意义在那个“天雨粟,夜鬼哭”的仓颉造字之夜就已经被写定:那以后文字初创,文明流传,人们在读书中继承与发展,认识与改造世界的速度因此飞速提升,那种“夺天地之造化、参阴阳之奥秘”的创造举动甚至惊动了鬼神——
  话虽然说得浪漫了一点,但却真实道出了读书之于人类的价值所在。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rrenwx(yewxlc此号因人举报,被封禁)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22: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就是把书拿来读。其实,远没那么简单,读什么书是选择书的问题,如何读书是阅读方式的问题,而怎么读得有效--或读得快,或读得深入,或又快又深入,这是一个更为复杂而重要的问题。读书不简单,它是一件技术活。
  读书真是一件技术活,若是以科学的办法来分析,它至少分为四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我们所有人都很熟悉的基础型阅读,认识字词、了解句读,懂得字面的意思,顺手翻来,书也就读过了。第二个层次是检视性阅读,也就是走马观花般的阅读,也即预读、略读,在读书的时候,浏览一下前言后序,熟悉一下目录,筛选一下重点章节,有选择地阅读,诸葛亮"观其大略"、陶渊明"浅尝辄止",说的就是这种读书方法。第三个层面的阅读就是解剖式阅读或分析式阅读,以专业地视角对文本进行剖析、鉴赏、解读,比较系统地全面地深入地阅读。第四个层面是主题性阅读或对照式阅读,自己提炼出来一个主题,选择有一定关系的书籍对照阅读,这是一种科学的研究方式,诸如在中国唐诗中寻找写月的诗句、在宋词中寻找写酒的句子等等。在读书中,我们常用前两种,少用后两种;前两种费时不大,费劲不多,收获也少;后两种费时、费劲,收获倒是颇丰。
  一些感悟式地阅读方法很有价值,往往不全面,还需深入阅读之后才能再次感悟其真。比如孔子"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荀子的"小人之学、君子之学",曾国藩的"读一不二"等等,这些都需要有了一定的学识之后才可感知其深刻内涵。
  阅读是一件技术活,也就是说我们在读书的过程中既需要一份阅读的心境,也需要掌握一定的阅读技巧,而且心境和技巧并不矛盾,具备了这两种条件,我们阅读起来会又快又好,既能更大发挥阅读在怡情、长才、修炼心灵方面的积极意义,也让我们在阅读中感受到成长的快乐和进步的成就感。阅读是一门技术活,掌握要领,更要孜孜不倦地实践,只有百炼成钢才能成其绕指之柔。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rrenwx(yewxlc此号因人举报,被封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原野文学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9-9-20 14:01 , Processed in 0.16080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