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1|回复: 3

[新诗] 【十四行系列组诗】庄子的千古狂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3 04: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逍遥游第一

强悍的甩击凌空炸开,浪花闪电般炫目,
魔幻的尾翼遮天蔽日,鲲鱼化生鹏鸟。
天池的熏风飞越山川,蒲公英原野绽放,
闲庭信步,孤独的庄生沉吟斜阳......

鸿鹄的壮志在板荡的周游中狗血涂地,
油盐柴米的艰涩化作面带饥色的苦笑,
嗟来之食淡定婉拒,一路剑法舞罢,
北斗星在锋刃间寒光闪闪,遥对月牙......

山蝉的嘲笑丝丝入耳,斑鸠也随声起哄,
云层般的巨翅排空而去,九万里等闲掠过,
列子的木鸢潇洒盘旋,大鹏杳无踪影!

雪人的玉面惊愕出世,祥瑞的吉兆欣欣而来,
掏净大瓠泛江游海,蓬心茅意恍然若失,
广漠之野,乌有之乡,寻一处泉林苟延残喘......

                              2015.8.4


        齐物论第二 (上篇)

洞府中悠闲度日,水流花谢浑然不觉,
笙歌箫调飞过竹梢,阳光穿透了叶隙,
竹槽的山泉淙淙而下,洗衣妇槌声不绝,
天河的节律隐隐传来,红黑蚂蚁争斗不休......

黏菌在阴湿中繁衍转化,蝉蜕挂满丛莽,
破碎的兽骨狰狞可怖,羔羊的叫声颤动空谷,
徒劳的心机,无益的功业,撼不动岁月的轮回,
破败的荒冢衰草驳杂,谁知你当年的荣枯?

飘风厉雨滂沱翻覆,青山黑林一幅水墨,
高士的侃侃宏论中,蕉下小鹿撒欢嬉闹,
“今赴越国昨日至”的妙喻淋下了叶尖......

道隐小成,言隐荣华,儒墨之争终归意气,
圣人心亦常人心,饥餐倦眠,无妄而已,
天地一指,万物一马,类人猿的功业何足道哉?

                              2015.8.6


        齐物论第二(下篇)

琴声、鼓韵在袅袅的香烟中飘过宫墙,
日月的盈亏漫不经心,大道无言!
梧桐树下,善辩的惠施闭目养神,
一个个狼狈而去的辩客让他暗自发笑......

“坚白论”的伪命题捆绑了多少风流才俊,
一块黑玉在手,尔等又当会如何饶舌?
物非物、马非马的伪逻辑千秋难懂,
鸡生蛋、蛋生鸡的小儿科无人能识。

秋毫之末天下至大,殇子之寿笑傲彭祖,
天地并生,万物为一,相对论横空出世,
圣人不论,先王不辨,是非不由人意!

大仁不仁,万物刍狗,宇宙无所不容,
十日并出,昼夜通明,大德无增无损,
庄周化蝶,蝶化庄周,万年只是一梦!

                        2015.8.7


        养生主第三

手拈细绳修补破卷,不觉赤日当头,
梧桐的投影庭中摇曳,老猫惊飞了麻雀。
生也有涯,知也无涯,汲汲经营堪笑,
菜根飘香,粗茶爽口,半只烤芋津津有味!

玉箸象板的虚荣过眼云烟,可悲可鄙,
任凭庖丁神技,亦不过丹陛间一介走卒!
十步一啄,五步一饮,行尸走肉终归尘土,
薪火相传,道心艳艳,烈士虽死犹生!

秦失的三号余音绕梁,豁达仙风宛在,
许由的屡让记忆犹新,浮云落叶消弭,
一瓢甘泉从头淋下,今夜凉风习习......

啧啧的蝙蝠盘旋星际,月色洒满绿萝,
一阵犬吠过后,晚归的樵夫嘹亮放歌,
炊烟的气息渐淡,纺车嗡嗡作响......

                         2015.8.7



        人间世第四 (颜回篇)

薜荔爬满了矮舍低檐,土墙被严密笼罩,
不见人影的村落死一般沉寂,野狗哀哀乱吠!
荒草埋没了蹊径,不时有蛇蛙惊骇地蹿出,
折枝为杖的颜回抽打着艰难行进......

夫子的谆谆教诲在耳际萦绕,前路茫茫,
一望无际的田垄和沼泽悲惨地龟裂,
黎庶的窘迫让他步履匆匆,面色沉重,
任凭龙潭虎穴,也要从容淡然地行走一回!

龙逢、比干的事迹在简牍中煜煜发光,
年轻气盛的卫君正刚愎残暴地胡作非为,
三五成群的逃亡者诧异地望着他反向而行......

“心斋”的智慧如雷贯耳,一路反复沉吟,
豁然明心见性:一切皆平常心而已!
吱呀的渡船摇到谷口,卫都的城楼在望......

                           2015.8.11


        人间世第四  (叶公子高篇)

公子高从王室的冰库用完冰膳缓缓走出,
总觉得身后有一阵细若游丝的吃吃窃笑......
出使齐国的诏命传来,浑身虚热难耐,
大王莞尔挥手,恩准他随时取冰疗疾。

自从成为孔门的常客,流言象纷飞的苍蝇,
使齐的契机从天而降,奸佞们争相保举。
召陵之役的耻辱在世人的脑海记忆犹新,
白痴都不会把虎山之行当成稀世的美差!

夫子的驿馆一席长谈,满腹惶惑难消,
弱弱的寒蝉乍鸣又止,柳条一派秋色,
涩涩的苦笑溢出口角,愤懑化成淡定。

高贵血统的代价是朝乾夕惕的变相软禁,
寻常百姓的菜根稀粥竟成了望外的奢侈,
凉风吹过,落叶在他的背影里片片飘零......

                         2015.8.13


        人间世第四  (颜阖篇)

那小子天生就是个坏种:冷水煮青蛙、
开水烫蚂蚁、鞭打交配状态的蟾蜍、
弹弓射路人、恶作剧整治宫女和奴才、
打猎不获就拿家禽家畜充数,笑到抽筋......

遽伯玉真老贼也!说了半天等于没说,
除了发展生产力,那狗日的就没做过好事!
卫灵公被忽悠得一愣一愣,南子、蒯聩也一样,
都不得罪。作为回报,老贼的贤名如日中天!

曾经凿墙逃避了相位,如今竟篱下乞食!
若不是父母多疾,断不会混迹于窄门,
兜囊中驮几册书简,驴背上无限感慨......

那小子还算机灵,如今南子庶母红得发紫,
对不期而至的先生不得不礼遇有加,
不学无术的苦楚他比谁都体会得深刻!

                        2015.8.15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04: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间世第四  (大木篇)

枝头停歇了一抹云霭,巨木浓荫翳翳,
数千人的集市在茂密的枝桠下热火朝天,
熙来攘往的人流从百十条道路往返,
一对凤鸟先后飞起,绕树三匝,重新落下......

卖菜的、剁肉的、贩干货、悬壶煮药、卜卦看相、
舞刀弄枪、耍猴逗鸟、卖饭摊饼、吆喝水酒......
铁匠铺刀剑犁锄一应俱全,旁边是弓箭摊,
班门的红伞油光可鉴,妇人们爱不释手......

栎社木的荣枯中,多少如水的岁月无声流淌,
雷击、火烧的痕迹依稀可辨,鸟巢、蜂窝密布,
骨碎补、槲寄生、苔藓、蕨萝各得其所......

巨蟒般的老藤神出鬼没,孩童们攀援荡悠,
赤足光腚的无赖猴相令人忍俊不禁,
墟场散后,又该是情歌飘飞的梦幻场景......

                              2015.8.16


        人间世第四   (楚狂篇)

蓝衣红巾的陆接舆颇有一副仙风道骨,
“凤兮凤兮”的歌声飘过,斜阳落满长街,
英俊的脸庞,潇洒的仪态,绝对是一道风景,
当真有一只凤凰鸟在霞光里梦幻般翱翔......

七八个孩童的小手掌击打着整齐的节拍,
褴褛的疯子吃吃傻笑,刖足者伤感地行进,
美丽的女乞丐裸肩露臂,一截莲藕咔嚓有声,
纨绔子弟招摇过市,嬉闹着拐进花街柳巷......

“无伤吾足”的末句消停,歌者渐行渐远,
燕子陆续归巢,蝙蝠上下翻飞,
孔子久久地凝望宫楼的飞檐上最后一缕晚照......

浓浓的乡愁油然而生,淡淡的伤感涌出心田,
沉雄的钟声刺破渺冥,子路缓缓掩门,
清脆的木屐踏响石板,歌声依旧飘荡......

                            2015.8.18


        德充符第五   王骀篇

其大如拳的蓝色钻石在暗室莹莹发光,
其大如斗的和田白玉盘踞着整张石桌,
呷一口雪莲汤若有所思,月光透进窗牖......

盖世的奇珍低诉着刀光剑影的血腥过往,
西域的风情象雪山下的冰泉源源不断,
楼兰姑娘的甜甜靓笑在梦中溢出了口角......

清真寺的圆顶、天主堂的十字架、祆教的篝火、
佛寺的转经筒、驼帮马队、茶商盐贩......
一幕幕游历浮想联翩,岁月的流逝恍然如风!

两度献宝的赤诚换来了周天子的雷霆震怒,
一腔热血的结局是众目睽睽下的奇耻大辱,
“骗子王骀”的狼藉声名远播异域遐方......

血色的《金刚经》在黄色丝帛上坚如磐石,
无明的长夜终将消逝,净土就在脚下——

                           2015.8.22


        德充符第五   申徒嘉篇

好一位风流倜傥、才华旷达的子产执政!
身居相位还求学于伯昏师,申徒嘉喜在心头!
只是他严刑峻法、刚直不阿的锋芒太露,
故尔时时处处专给他难堪,试试他的定力!

那可不是一般的涵养啊,换成是别人,
麻烦就大了!子产依然是秉理而论,
听完瘸子的一席雄辩,居然毫无愠色,
有相若此,郑国君臣累世修来的福气哟!

子产翩翩而去,伯昏师缓缓出现在身后,
手执拂尘,白眉银须的童颜会心地偷乐,
申徒嘉大笑起来:什么都瞒不过师父啊!

一曲《高山流水》奏起,晚霞映红了庭院,
梧桐树沐浴着祥光瑞彩,画眉婉转啁啾,
伯昏无人舞动拂尘,丝毫看不出耄耋之态......

                               2015.8.26



        德充符第五   叔山无趾篇

那小子活脱脱一枚愤怒青年,一句玩笑话,
居然惹出了一番日月乾坤的宏大哲学思辨!
表示了歉意还不依不饶,悻悻然拂袖而去,
那几枚爪子真没有白白剁掉,成了精啦!

被孔老二气得不轻哟,还跑到老聃处评理:
神马狗屁圣人?原来是个卖狗皮膏药的混混!
到你这里假装成一副毕恭毕敬的学子模样,
完全是欺世盗名!无名无位的,他理你个屌!

老子淡淡一笑:仁义之说也很接地气,
只是将其当成了桎梏,就事与愿违了,
大道至简,无为二字或可以解其藩篱。

“天刑之,安可解!”叔山无趾依然胸脯起伏,
大有有生之年不共戴天、誓不两立之态!
望着他瑟瑟寒风中蹒跚的背影,老子长叹......

                           015.8.28


        德充符第五   哀骀它篇 上(鲁哀公的哀叹)

彼卫城之恶人兮,哀骀它其骇世。
既狰狞且驼背兮,又猥琐而睥睨。
丈夫与之相处兮,思而不能去也。
妇人闻之美名兮,愿为妾者踊跃。

胡茕茕其形影兮,披簑笠而独钓。
传诏令于陋巷兮,兀自矜而倨傲,
虚前席且下堂兮,唯作揖而嬉戏,
赐蕙肴之云案兮,徒手撕而朵颐。

无父母及家室兮,乡党未尝闻也。
其训诂之既失兮,教诲不知所宗。
未尝闻其唱和兮,犹春风之化雨。

不至乎之期年兮,愿传国而宰之。
闷闷然其后应兮,言氾氾而闪烁。
去寡人以独行兮,思君子而悱恻。

                   2015.8.29


        德充符第五  哀骀它篇 下(孔仲尼的孔论)

豚子食其母乳兮,未知薨而寿终。
既见其母瞑目兮,哄哄然而西东。
何狰狞其至亲兮,魂魄丧而出壳。
徒留躯之形名兮,昔慈颜而冥渺。

烈士殁于疆场兮,简资殓而薄棂。
昔赳赳其英武兮,倾城为之壮行。
赴国难其不厌兮,操戈矛而神勇。
矢石纷其如雨兮,舍生死而从容。

耿介士之卓立兮,岂车乘而扬名?
哀骀它其亲信兮,德昭昭而无形。
薰风化其山林兮,兰芝繁而盛也。
众志附而成城兮,仓廪实而无阙。

八德备其无亏兮,犹日月之经纬。
民勤勉其可用兮,身不退而何为?

                    2015.9.1


        德充符第五   调侃惠施篇

望着惠施那刁钻古怪的怂样就忍俊不禁,
有人请他扯皮打官司,喜滋滋一跃而起!
争讼的活计没了,就背靠梧桐闭目养神,
捧起破罐喝水时,才发现他是个活物!

白马非马,白石非石,鼓捣得天花乱坠,
跟那个鸡三足、卵有须的瘪三半斤八两。
忽悠一下土豪、昏君还凑合,上不得台面,
“有形无情论”一试,他的斤两便立马露馅。

亲手制作精美漆器在长桌上油光可鉴,
故国的精湛技艺伴随着困顿的日子,
目送楚威王使者的背影,淡然一笑......

欺世盗名的辩士危害不浅啊,庄生暗叹。
羊角风卷起尘埃、杂草的蘑菇云拔地而起,
伴随着强烈的电闪雷鸣,暴风雨来了!

                         2015.9.5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04: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宗师第六   修行篇

头戴斗笠的大宗师在巨石上指点江山,
弟子们三五成群,各自操习自己的日课:
射箭的,手执神臂弓,直射得叶落纷纷,
持大杆的,拦拿扎缠,厮杀得尘土飞扬......

溪上的一组,踩踏着薄板急速漂飞,
带头师兄凌波独步,剑影纷乱如雪。
蹚火炭,涮油锅,上刀梯,睡钉床,拿大顶,
驯狮虎,骑蛟龙,各路人杰,济济一堂!

悠扬的七弦琴融化晨雾,传响空谷,
读书,刻简,辩论,运筹,揖让进退,
习文的一组心定气闲,胸中无限丘壑......

拂尘轻轻一抖,俊美的童子大喊稍歇,
烤山芋和黄米粥的浓浓馨香沁入心脾,
朝日映红了四合的草亭,一干人陆续聚拢......

                        2015.9.10


        大宗师第六   采薇篇

故国的海鸥轻灵地掠过高挂的云帆,
飘渺的的投影在碧波白浪间踊跃翻飞,
耸立的碣石默默无言,风雨中一任吹打......

缺衣少食的流浪无情地消磨了王族的异秉,
明眸皓齿的朱颜已沦为白发银须的枯槁,
强大的周师阵前,两个老头儿渺小得可怜!

一对长不大的老小孩被善意地拎到路边,
草丛中狼狈爬起,呆呆地目送滚滚烟尘,
战旗猎猎,军容赳赳,雄强的气势谁能阻挡?

迟到的春光从桃红李白的枝头恣意绽放,
首阳山的薇菜带着雨后的湿气率性疯长,
面孔浮肿的兄弟俩欣慰地端详窗棂的晨晖!

童年的嬉闹声在耳边回荡,亡灵一一复活,
恍惚的梦幻中,除夕的盛筵千头攒动......

                         2015.9.13



        大宗师第六   真人篇

我从上一度宇宙的洪荒中漂泊而来,
两个逆向旋转的超星系形成了太极,
淼茫的记忆里无数的尘埃遇水而化,
微观的生命由此再生,一如从前......

水中渐渐地演化出不断游动的虫子,
最后生根扩张,变成了丰腴的黏菌、
胎生卵生、湿生化生、生物与非生物、
动物与植物、有与无、禽兽合体的鸭嘴兽......

亿万年的光阴只是转瞬间的一场惊梦,
多源头的类人猿在各自的排筏上繁衍,
智慧萌芽,蓝色星球的劫难开始了!

终究是一次蚍蜉生灭的折腾而已,
我坐在元谋的海峰巅顶替后世悲哀,
甚至悲哀都是多余,尽情折腾吧!

                     2015.9.17


        大宗师第六  呴湿濡沫篇

饿殍遍野的日子,你把最后一碗稀粥
漫不经心地放在我延绵数月的病榻前,
直到你肩负麂子而归,恹恹无力地晕倒,
我才如梦初醒:外面的世界何其残酷!

脑海中一阵雷鸣电闪,我奇迹般地康复,
望着高热、谵妄、虚弱的你,学会了坚强!
一夜之间,少女的青涩荡然无存,
我手执标枪,腰挎猎刀,张弓搭箭......

肉麻的长蛇、青蛙、田鼠、野兔和泥鳅......
我饥不择食,能弄到的都列入食谱,
目露凶光,象哺乳期的母狼眈眈相向!

青黄不接的季节终于过去,你气色红润,
强悍的面孔融入了温柔,含情脉脉,
我的温婉却渐行渐远,一去无踪......


                       2015.9.20


        大宗师第六   原道篇

两个黑洞逆向盘旋,无形的涟漪荡漾虚空,
混乱的光团屈曲蜿蜒,沙数周天消弭于无形。
无始无终,无生无灭,谁在幕后冷眼主宰?
渺小的银河太仓一粟,日月星辰微尘而已!

泥捏的人类,可怜的尘土,汲汲于蚍蜉营生,
御龙登天,箕尾闲坐,雕虫小技良可笑也!
疆场杀伐,堂庙攻讦,一局残棋何足挂齿?
烂柯山中,槐安梦里,百年不过一袋旱烟......

君临天下,身不由己,谁是主子谁是奴?
一壶浊酒,半碟小菜,多少王侯无福消受!
云鬓花颜,明眸皓齿,终究是荒郊一簇磷火......


白雪恋春,红梅靓笑,可惜好景不长,
草长莺飞,鱼翔鹰击,天地一如既往,
杨柳风中,碧波泛舟,笑看白云苍狗......

                       2016.2.15


        大宗师第六   子来之死

破败的蛛网在子来的头顶微微飘动,
破碗的缺口上,昏暗的油灯倏忽闪烁,
褴褛的妻儿在床边围成一圈,泣不成声,
无限的眷恋都化作若无其事的淡淡笑容......

“去去去,嚎什么丧啊!我们来欢送老友回家!”
笑呵呵的子梨呷一口水酒,葫芦抛给子祀、子舆,
那两个杂碎也一般嘻嘻哈哈,一股脑灌酒,
“妈的,给老子也来一口!”子来奄奄一息地招呼着......

四个混世魔王笑成一团,子来差点呛死!
半晌才缓过气来,脸色红润了,嗓门也亮堂:
“不就是哈了一口仙气的泥土复归原来的样子吗?

不就是一把莫邪断剑在匠人手中重新回炉吗?
得到新生,再出江湖,难道不值得庆贺吗?
娘子啊,孩子们啊,高兴起来吧,我睡了!”

                            2016.2.17


        大宗师第六  欢乐的葬礼

欢快的乐曲弥漫着破败不堪的草庐,
瘦骨嶙峋的琴师手舞足蹈地疯狂演奏,
儿童们争相模仿那神经兮兮的夸张动作,
沙哑的老头歇斯底里地嚎叫着哀歌......

木尺、石块击打着节拍,狗友们谈笑风生,
爽朗的调侃透出户外,惊飞了枝头的群鸦!
愠怒的子贡拂袖而去,前俯后仰的哂笑中,
悲愤和叹息一路同行,斜阳一片惨红......

暗弱的周廷风雨飘摇,八百年江山一场春梦,
诸侯的杀伐此伏彼起,贤人志士落魄蒿莱,
怪力乱神水生风起,魑魅魍魉猖狂堂庙!

素心的夫子淡然一笑,今生的不遇已成定局,
三千门生孜孜以求,智慧的薪火代代相传,
麒麟凤凰濒临灭绝,文王、周公淡出了梦境......

                            2016.2.18


        大宗师第六   安恬的永诀

一家子都不温不火,一如故去的淡定老妇,
除了告别的时候抽泣了一阵,便复归平静,
戴孝不披麻,宴客不延众,肃穆不悲伤,
没有丝竹和鼓吹的喧嚣,场面冷清得出奇!

任凭你窃窃私语也好,当面斥责也罢,
孟孙才一一点头平和致意,不置可否,
反而是不甘寂寞的亲友们老不自在,
这一门老少真是异古奇怪,不可思议!

厚葬的恶俗举世风行,孝行秀方兴未艾,
脑残的游戏挂记着厘不清的牛肉烂账,
不随俗的本分人反成了公众眼中的谬种!

谬种就谬种吧,再豪奢也不如悉心奉养,
老母的素心简朴实在是无边受用的传家宝,
无厘头的飞短流长和狺狺狂吠由他去吧......

                         2016.2.18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04: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宗师第六  意而子篇

山上是参天的古木,山下是茂密的竹林,
树皮的方亭中,许由神游在悠扬的琴声里,
仿佛没看见意而子的到来,直到余音散尽,
白发银须间的慈眉善目才露出淡淡的笑容......

“久闻先生一向在尧帝那里大展宏图,
为何有闲暇屈尊老夫这茅檐竹篱之下?
恭服仁义而黥面,明言是非而劓鼻,
这就是世人所谓的明君圣主吗?哈哈哈哈......”

“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改初衷,无怨无悔。”
“色盲分不清颜色,瞎子辨不出花纹,
贤良被贬,忠义遭黜,这也叫王道?

难得你如此敦厚实诚,且为你论道:
整万物而不为义,泽及万物而不为仁,
求道而不拘泥于道的概念,大道不远了。”

                        2016.2.19


         大宗师第六  子桑篇

那狗日的饿得奄奄一息了,还唱着哭腔:
“父邪?母邪?天乎?人乎?”什么乱七八糟的!
子舆没好气的把饭菜往破桌子上一搁,
那狗日的肠子都骂娘了,居然还侃侃而歌:

“父无偏心,母无偏爱,父母岂欲吾贫哉?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天地岂私贫我哉?
求官则不遇,求财则折本,求子则无妻,
求其为之者而不得也,命也夫?命也夫?”

“你狗日的先把肚子填饱,再放你娘的狗屁!
大事做不了,小事不愿做,不贫才怪呢?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天地不弃你弃谁?
高的不来,低的不就,活该你狗日的光棍!

肠子都咕噜噜地叫了,还他妈的故作姿态,
饿你狗日的三天,看你歌诗还是挺尸?!”

                          2016.2.21


     应帝王第七  泰氏古帝篇

巨大的梧桐枝头,一对凤凰相互梳理着羽毛,
茂密芭蕉的阴翳下,静卧的麒麟若有所思......
棕熊般魁梧的泰氏大帝凭案端坐,
严而不厉地训诫着不事农桑的泼皮无赖......

手持青铜巨戈将一干人送上了大道,
饥肠辘辘的猛兽远远地回避冷飕飕的锋刃,
背上的超长羽箭也让牠们心有余悸!
痛改前非的浪子们背负粮米,叩首而去......

仁义之说蜂生鹊起,阿泰微微一笑,
巨人家族的敦厚传人不屑于便嬖佞巧,
标榜什么动听的神话最终都一场空忙!

愚民者终究会被历史的潮汐无情涤荡,
象海边的泡沫和渣滓翻腾涌起,消弭无形,
守心寓意、为所当为才是永恒的王道!

                       2016.2.23



         应帝王第七  楚狂训肩吾篇

自从结识了世外高人日中始,肩吾趾高气扬,
老子、孔子在他眼里仿佛失去了曾经的光芒,
俨然以先进文化的衣钵传人自居,沾沾自喜,
四处兜售他所谓济世经邦的功夫秘籍......

见了那副超级嘚瑟相,老幼妇孺掩口窃笑,
陆接舆于心不忍,冷不防出现在那小子面前:
“你以为只要颁行了一套美轮美奂的典章制度,
一切都万事大吉、乾坤永固了吗?幼稚!

即便你所谓的经式义度理论上无懈可击,
但实施新政的永远是那群苟且怠惰的官吏,
三把火过后,依旧是新瓶老酒的循环往复。

新概念置换旧概念,新千术取代旧千术,
究其实不过是新贵新富们重新洗牌的赌局,
什么天地立心、生民立命?纯粹他妈的扯淡!”

                            2016.2.24



        应帝王第七  天根答无名氏篇

河滩、汀州上上长满了粉红色的蓼草,
浊浪拍打着脚下的碣石,水汽扑面而来,
有名和无名的花草随着春汛盛开疯长,
和煦的阳光荡开晨雾,照亮了天根的面庞!

名不虚传的蓼水之滨啊,真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
正想得惬意,一个唐突的声音下了他一跳:
“关于治理天下,兄台有什么心得体会?”
循声望去,一个猥琐的麻脸独眼龙卑微地笑着......

我靠!吓个半死还要惊个瘫倒!!酷毙了!!!
天根抚摸胸口,半晌才勉强缓过气来:
“怎么这样扫兴呢?走到哪里都不得消停啊!

我乘坐莽渺之鸟而来,飞向六极之外,
游历于无何有之乡,小憩于圹垠之野,
顺乎自然而率性,天下治不治管我鸟事!”

                          2016.2.25


        应帝王第七   阳子居见老聃

“思维敏捷果断,象鹰一样高翔远举,
视角涵盖天下,象河流一样井井有条,
好学如同孺子,象竹子一样坚韧虚心,
这样的人,应该比得上传说中的圣明之王吧?”

“不过一个理想的刀笔小吏,如此而已!
虎豹因为牠美丽的花纹而被人捕杀、剥皮,
猕猴因为聪明灵动刚好供人戏耍和娱乐,
猎狗因为忠诚勇毅最终被皮带牵缠到老死,

这些天生奴才或马戏班子的宠物,能比明王吗?”
老聃捋了捋银白色的修长胡须,乐开了花,
惭愧的汗珠钻出了阳子居的额头和鬓角......

“圣明之王的伟大就象润物无声的毛毛春雨,
草长莺飞,花开枝萌,大自然欣欣向荣,
谁又能看见冥冥中主宰这一切的神奇力量呢?”

                             2016.2.27


        应帝王第七  壶子的浩然正气

“怪力乱神、标新立异是追求真知的大忌,
久经江湖的混混们往往比高人更象高人。
我一副颓废扮相,季咸断定我活不过旬日,
我精神抖擞,就说幸好遇见他可以得救!

我故意显示神情恍惚,他便无所适从,
我真元内敛,他惊骇惶恐,只好落荒而逃......
他其实不过是善于察言观色的市井无赖而已,
后世象他这样招摇撞骗为业的必定患难成灾!”

壶子师的谆谆教诲象拨开迷雾的炽烈阳光,
照亮了列子的心田,他为自己的浮躁虚华而羞惭,
从此闭门不出,侍妻如事君,养牲如育人......

从三年漫长的耕读修炼中醒来,猝然心惊,
滤过枝叶的炫彩阳光照进了发霉的书斋,
恩师的墓丘长满杂草,无边寂寞涌上心头......

                          2016.2.27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1-21 11:00 , Processed in 0.433864 second(s), 5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