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04|回复: 0

[原野微信公众平台] 456原野评论‖李如华:诗人阿桃歌印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30 22: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友好往来
  《在生活中注入诗意的人》
  ——诗人阿桃歌印象
  
  文●李如华

  
  广东龙川籍诗人阿桃歌是一个在崖柏的香味里随时捡拾诗意的人,这是一个对诗歌非常真诚而且很有追求的诗人。在忙碌的经商生涯中,也许是接近凌晨,也许是突然梦醒,都会看见他又在梦与奔波的间隙里以诗行向世界致以别样的问候。
  阿桃歌的诗歌多以四行多组为基本形式,这种诗歌形式应该基于他对诗歌的认知以及诗歌形式上的大胆尝试。同一个题目多组并行的结构为特征的微诗构成,节与节之间各自独立,内容上并不存在必然联系。这种诗歌形式对于诗歌的精炼与提升有非常好的效果。提倡四行微诗写作的著名学者熊国华教授在谈及微诗创作时曾提及四行微诗在审美及内容含量上有上承唐人律绝之要求。在较短小的篇章中去传达某种意绪、思想、主题甚至更深远的以片言只语探索天地大美,在诗的密度、深度以及语言的精炼、精准和结构意脉的起承转合与衔接勾连上,需要更用力。这是新媒体时代对现代诗进行的非常有意义的尝试。阿桃歌的诗在密度上虽尚未达到非常理想的状态,但在他的诗歌中,已经可以感觉到他以微为精的追求已初露锋芒。如他的《以诗为马》、《穹顶之下》、《那场雨》等,诗的形式虽短,却完全不影响诗人对于现实的深度关注,也不影响对各类主题的深层呈现。在阅读上,大多能给人精炼简洁之感,是为难得。
  阿桃歌首先是土地的儿子,其次才是父亲、丈夫、商人以及诗人的角色。所以他的诗歌中所流露的感情多与故乡与土地有关,如他的诗:
  阿桃歌:《千里之外》

  真的没想到
  你会是一扇带泪的贝壳
  总以为你是朝露中的向日葵
  
  湖水已经干枯,就让所有见底吧
  黑淤泥中,唯一陪着贝壳的
  是一尾张口喘着粗气的红鲤鱼
  
  不敢说红鲤鱼是痛苦的
  在见底的湖中坚持
  期待涨潮时再一次漫过
  
  长满水草的地方
  已经疯长着杂草
  它将喂饱经过这里的牛羊
  
  略干年后,就让一阵风
  捎上贝壳的缕缕伤痕
  带着那一尾红鲤鱼的化石
  
  一起回到河的源头
  让万绿湖再一次丰满
  新丰江水库诱发的每一次地震
  都能够让我在千里之外感受
  
  诗人以饱含深情的笔墨,从一枚“带泪的贝壳”开始,到最后直接对于家乡名字的深入抒情“一起回到河的源头/让万绿湖再一次丰满……”其间的“鲤鱼”、“湖水”、“水草”、“牛羊”等无一不是河源万绿湖的特色风物,也无一不是诗人于诗中显现的化身,每一节诗歌都是一个游子对于家乡的炽热呼唤,是对于自身永远游弋于万绿湖的深深渴望。
  再如他的《农事》、《惊蛰》、《村庄》、《离》等诗歌都以诸如故乡、母亲、土地、花木等意象传达出对于现实中日渐消逝的乡村淳朴的人、情、事、物的略带伤感而无奈的感情。阿桃歌诗歌情感的表达是直露之中又相对含蓄,这样就使他的诗歌有更丰满的质地,既在阅读上不故意造成理解的断裂和抽象空洞,又在意蕴上保留了诗的张力,这是阿桃歌诗歌最明显的风格。由此,阅读阿桃歌的诗歌在生活层面上是既融入生活又超脱于生活之上的诗意享受。
  阿桃歌应该算一个传统的诗人,他的诗往往呈现对生活的某种即时感悟,较多地关注现实与自身生活的外部世界。在诗歌语言上并不刻意断裂也不故作创新与抽象,这使得他的诗歌在阅读感受上多倾向于生活化,较容易引起人的共鸣。如他的:
  
  阿桃歌:《写给我的女人》
  
  01
  在入梦时,把你成诗
  风花雪月,柴米油盐
  喜怒悲哀,还有目光与吾心
  用尽一生,把你入梦入诗。
  02
  其实,当年我的诗
  只为了盛放,你的美丽
  一直到现在,封存在坛子内
  你只要鲜活在诗里头,就已足够。
  03
  只为你写诗,那怕只有一首
  你读懂了,我就废了这支笔
  你看过,却让我不必再写
  折断的笔,刺入了我的十指。
  
  《写给我的女人》读来感情真挚质朴,阿桃歌的诗歌语言朴实自然,在诗的意脉上也非常顺畅,这是他诗歌语言上的最显著特点。从这点上说,与充满隐晦象征抽离断层等为主要特点的诗歌存在很大的差异或者说是距离,但从诗人对于诗的本质追求上来说,这恰恰足以说明他对诗歌的真诚与挚爱,在忙碌的经商生活中,用时间的罅隙去构建自己平凡生涯的另一种诗意,寻求自身与平凡生活本应存在的多样意义,使诗人内心对美好事物的坚守与追求融入自身生活,象哲人说的那样:“诗意地栖息在地球上。”由此显见的美好洁净的心灵不正是诗歌的意义所在吗?
  阿桃歌的许多诗在语言上相当有味,在内容上更是非常深的切入现实,引发我们的思考与反省。如《盘古》和《耳朵》:
  阿桃歌:《盘古》
  
  盘古已去多年,宇宙重归混沌
  我烧炼丹药,救醒人面蛇身
  闪电雷鸣,劈不开天与地
  缝隙间的光,已被雾霾吞食
  《耳朵》
  阿桃歌
  
  半空飘浮众多话题
  在风中或东或西
  一个打着绷带的右耳
  失血过多,被丢在地面腐烂或生根
  这两首小诗对于现实的关注度非常的高,《盘古》以古出新,前三句所铺垫的努力与伟业都只为最后的结局埋下伏笔——缝隙间的光,已被雾霾吞食!最后这一句诗揭示了触目惊心的现实生活环境的恶化,使人警醒。《耳朵》或许更适合的题目为《失聪》更好,短短四句写出现实生活的庸常、贫乏、精神的丧失而我们似乎只能听之任之,在这诗的背后,我们甚至可以听见诗人灵魂的呐喊。这两首诗与他的《牙齿》、《虚假》都是相对成熟的作品。
  阿桃歌的诗歌又有着另一层非常深刻的一面,如他的:
  《秋日》
 
  每次醒来都是在白天
  原来黑夜又被我睡了
  
  只有短短两句,这几乎是被我认为写得最好他的诗歌,其中透露出来在忙碌生活中调侃自己的调皮与无意中深入本质的灵气,使人陡读之下有一种本能的惊喜。在生活表层似乎无所谓的态度之下,日常场景在诗歌行进中所包藏的哲思与本质特征在两句诗里展露无遗。剥离字面的表层,其中透露的人的生存状态的重复麻木,深究起来使人在发笑之后陡然心惊。好的诗歌正是这样的,在现代语义能够到达的地方,诗的深度与厚度显现在语言的皮层之下,等待每一个充满诗意的心灵去挖掘。
  诗,作为文学的最高样式,既指向生命最深层的一直被追问的哲学与信仰问题,也指向我们俗世的生活。从关心自身开始,从关注身边的世界开始,一步步地在诗的高地上去探寻生命的本质,去深入更广远的时空,这是诗歌的责任,也是诗人的责任,更是诗人的权利。生活在高度物化的现代社会中,如果没有诗歌,我们心灵的贫乏还有什么能够安慰?正是基于此,诗人阿桃歌对于诗歌的追求与坚守就令人非常的感动。

  
  于2016.03.22

  
  
  【作者简介】
  李如华:广东惠来人,教育工作者。参与主持国际华文微诗群。网站和报纸专栏作者。诗歌、小说、散文、评论见于中外报刊杂志和诗歌选本。出版有电子诗集《如华如诗》、微诗集《相思南方》、格律诗词集《当时月色》等。诗观:诗是人类灵性的苦难,是坚硬现实中心灵走向柔软的唯一方式。
 

  阿桃歌,原名李海涛,70后,系广东省龙川人,现居广州。1993年参加《儿童文学》举办的全国性“想象征文”大赛中获得二等奖。习诗二十多载,现习写四行微诗为主。系广东《射门》诗刊副主编,曾系《中国打工诗歌精选》编委。授权华语文学网(上海)签约出版电子诗集《子时的风》,荣获2015绿荫年度诗人奖。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及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
  诗观:揭露内心的黑暗,鞭挞丑陋的人性。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rrenwx(yewxlc此号因人举报,被封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手机版|Archiver|原野文学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9-7-23 17:07 , Processed in 0.13673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