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42|回复: 0

[新诗] 写在冬天的疑问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7-12-26 16:56:54 |阅读模式
写在这个冬季的疑问
——顾无言的十二首诗
冬季的夜晚
一切电器都已停止使用
凛冽的西伯利亚寒流
胁迫着零下三十度足以
冻僵整座地球的低温
呼啸地驶过风雪的城市
持续向腊月的南方袭击——
星星在海洋上的天空
哆哆嗦嗦地逃遁
森林瑟瑟地抖动赤裸的身子
拼命钻进白色羽绒底下
只有室内的火炉温暖地燃烧
热烘烘地窜动童话般桔色的火焰
映衬窗外暮色里的雪
聆听着呼呼嘶叫的十二级寒风
我和你紧紧拥抱,默默相依
轻声诵读一首朦胧的诗
致青春
我们永远不会理解风是如何诞生的:
有人说是冷暖的更迭交替,有人说是
爱恨的转换轮回,也有人说是
两辆公交车彼此匆匆相向行驶时
隔着车窗相互凝视的一瞥;有人说是
黑夜与白昼交叠的黎明或黄昏,
当时我们并排走在城市的街心,
窃窃私语,一诉衷肠;有人说是
青涩时光最容易忽略掉的记忆,
我们逝去的少不更事的恋情,
站在街角默默分别的刹那,泪水
模糊了渐行渐远的身影;也有人说是
太阳和月亮擦肩而过的距离,
从此我们天各一方,再不相见,
任由风拂过假装坚强的脸颊,
任由岁月将我们的青春无情蚀刻,
最终丢弃在时光那最深邃处。
假如
这世界能有什么?
假如日月星辰不存在,
那么我们不过是黑暗中的一粒尘埃,
毫无感知,飘荡在虚无的深邃处,
等待勒梅特注1的宇宙大爆炸,
等待史蒂芬.霍金的时间原点。
当然,以上仅仅属于一种假设,
或许有,也或许无。
于是另一个假如又应运而生,
假如我们早就相识,
假如我们生活与生长在同一座城市,
那么又会发生什么?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正因为不知道,
无端的幻想,美妙的憧憬才
泼墨般在脑子里演绎,
才无中生有地延伸出莫须有的灿烂,
虽然一切的一切只能是个假如,
虽然假如只是一个不确定的常数,
等到真的成为现实,
可能连个苹果核都剩不下,
甚至比正在进行的现实还要糟糕。
当然,这也仅仅是一种假设,
现实生活里并不存在的虚拟。
注1  1927年,比利时天主教神父勒梅特(Georges Lemaître)首次提出了宇宙大爆炸假说。
渴望
我只是渴望风,渴望
风刮过去之后留在原野的淡淡忧伤。
一丛丛的向日葵肆无忌惮地生长,
它们总是迎向灿烂的阳光
诉说,诉说玫瑰色般悠长的传说,
不停地疯长,热烈
犹如我难以抑制的渴望,
不断地攀爬,攀爬向绿色藤蔓的秋千,
空荡荡的秋千,到处都寂静无人,
潺潺流水的小溪,还有山谷里
长满青苔的青砖红瓦房,
它们,它们全都炊烟袅袅地
映入那缥缈难寻的梦境——
于是我收拾起行囊,
奔赴向遥远的不可企及的远方,
奔赴向梦境里玫瑰色的传说,
在嘈杂喧嚣的白日,
在辗转难眠的夜晚,
时时刻刻地渴望,
渴望着风,渴望着远方。
如果你明白
我喜欢风,喜欢
云,喜欢一个人独处——那个时候
云也清,风也淡,就像是
我无忧的童年,就像是
记忆初始时的某次郊游——我,
依稀记得,记得许多不应该忘记的故事,
你的,我的,还有,还有许多
若干年以后被记忆扭曲成为
昙花一现的——
疑问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出现在这座城市,而非其它?
我的思想在一点点地开绽,犹如
一簇山野间无名的花朵,
恰逢此刻般地烂漫,
烂漫在潺潺流水的山谷里——
此刻正值无数个星期五的其中之一,
我坐在花园路七十二栋楼五楼阳台上,
俯瞰向那辆匆忙驶过的浅绿色
九线公交车和形形色色的过往者,
行人,车辆以及一只胆怯地
停在街边的流浪猫,
我在不停地拷问自己:
我为什么会被封存于
这具人类的躯壳,而非其它,
飞鸟,海豚,大象,蚂蚁,或者
应季而生的蝴蝶之中?
抑或成为一草一木,
甚至是一滴水,一颗石,
我为什么会居住在这里,
又为什么选择了地球,
而非遥远的人马座和更为遥远的
系外系某处不为人知的坐标点?
我的质疑飘过这清晨和煦的空气里,
犹如那条嗅到猎物踪迹的杜高犬,
不停地狂吠。
如果
如果雨过无痕
那么就不会有挂在天空的彩虹
也不会有你绽开的如花笑靥
不会有那么多秘密奔涌的情愫
不会有缱绻的柔情
更不会有这篇万千感慨
如果恐龙不曾灭绝
那么就不会有以肺呼吸的人类
不会有溪流缠绕的村庄
不会有繁华的城市
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高楼大厦
更不会有我们彼此的相识
如果只是一种如果
一句不曾发生的假设
既没有现实存在的意义
也没有继续诉说下去的价值
当然我们
你,或者我尽可以假设出
一个又一个环环相扣的如果
将它们染上愤慨与愤怒
或者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
或者不理不睬地缄默
就像那个意犹未尽的省略号
就像从上下翻动的咽喉处激射出的
这个毫无色彩的
单调枯燥的
如果
书房
许多书籍不是用来阅读的,
许多文字不是用笔写就的,
许多人挟着记忆扑面而来,
许多灵魂澎湃激荡,
许多追索呼啸掠过,
许多梦境不断回放,
许多热忱依然热忱,
许多爱情持续开绽,
许多微笑绵亘终生,
许多存在固执地存在着,
许多虚无漫过渴望的眼眸,
许多时光汩汩流淌,
许多短暂凝固为永恒,
许多卑微演绎成伟大,
许多真理不再是真理,
许多谎言也不再是谎言,
许多事情沉积于深邃之中。
狐仙之梦
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有数不清的故事
想要向你倾述?悠长缠绵的夜晚,
临街橘色的路灯,树影斑驳,远处
横亘过铁路的新华立交桥,无人
观看的电视节目。翻开书页缓缓讲述:
遥远,遥远时光尽头的爱情,一杯袅袅
升腾着思绪的茶饮,汩汩奔流的血液,
你的呼吸,眼眸,薄施粉黛的桃腮,
飞扬飘逸的长发,恍惚如隔过水面
传来的声音,空洞而又空鸣,
和慌张投向窗外的一瞥。此刻,
此刻窗外的寒冬就像是巫婆的奶头
裹胁着不可抵御的凛冽,呼啸地
掠过绥芬河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
掠过城市之外荒蛮无垠的世界。
你,在这样一个静寂的夜晚
轻漫过我不断拖曳着的记忆,
流溢出若隐若现的梦境之海——
但是一到日出,你为何又会消失不见,
如缕轻烟令我无从寻觅?
沉淀
我寄居在这座喧嚣熙攘的小城,
小城里有不断更迭的四季,
绿树,细雨,雪花和琳琅满目的橱窗,
还有关于你的记忆,青春和爱情,
隐藏在巷子深处的泥泞,
子夜时分的辗转难眠,
不断在头脑里回漾的故事,
许多的琐碎,许多的细节,
看似漫不经心或无关紧要,
它们密匝匝地缠绕进我的生活,
在短暂之中凝固为永恒,
在永恒之中流逝为短暂,
如同蠕动无数触脚的章鱼,
如同盘根错节的老树。
今夜
在这悄然飘雪的冬天,
在这遐思不断的夜晚——
此刻,陷落于失眠症泥沼里的我
需要一个想象中的温暖雨季,
一个想象中满满湿润的雨季。
细雨散落在无穷无尽的天宇,
散落在梦幻般的广袤无垠的大地,
带给我骤然绽放的鲜花,
带给我欣然疯长的藤蔓,
清新的空气把我的灵魂吹拂,
吹拂到那忧愁散尽山川秀美的河湾,
掩映于城市尽头的桃源。
关于灵魂的故事
记得你的声音,
从遥远的,遥远的时空末端,
从环绕宇宙的电波里——
就像一粒种子,就像
一株由种子蜕变的树
根植于我的体内,滥觞于
记忆的最深处,不停地
抽芽含苞,在每一个难眠的夜晚
发出清凉的声音为我讲述,
讲述关于灵魂的故事。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7-21 06:21 , Processed in 0.25586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