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8|回复: 0

[小说故事] 遗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4 08: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

    酷热的七月,庄稼茁壮季节,需充足的水和养料。在乡村,鸡鸭鹅狗猪以及驴马牛羊的粪便,都是很好的农家肥。春天播种时,与土壤拌一起,田地就会变得十分肥沃。

    随着秧苗不断成长,农家肥养分不够用,这时要用化肥。化肥好比西药,速效快而猛,可解燃眉之急。

    施化肥,肥要撒秧苗根部,将肥装进桶里,一手提桶一手抓肥,一把一棵。垄中间需要趟沟埋肥,暴露地面的肥,阳光照射下,会融化失去作用,融化的肥接触到秧苗,也能烧死或烧伤秧苗。除此还需要水,将埋下的肥变成肥水渗进土壤,才能起到作用。

    每年这个时节都有大雨光临,而今年却无雨降落。

    浇水是苦差事,一个没机电井的小村,靠柴油机带动水泵抽水,费时费力又费钱。白五爷家田地不平,要在下坡堆很高的土埂,水才能爬到上坡。他和儿子大喜从早晨一直忙到晌午,累得腰酸背痛。大喜干活慢,从小就这样,和勤快利落的白五爷正相反。

    五爷饿了,想回家做饭,可大喜一个人忙不过来,只能等浇完再说。他脾气上来了,骂不下雨的天,和磨磨蹭蹭的儿子。

    白五爷个头不高,大大的脑袋,一双眼睛比下巴底下的白胡子还亮。五爷勤俭节约,从不花钱买衣服,他的衣服,几乎都是儿子穿剩下的。一条蹭得油亮的裤子,和件打补丁的黑衬衫,是当年和大喜娘结婚时买的。

    五爷血压高,这个闷热如蒸笼的庄稼地里,喘不过气来。头晕目眩的他像喝醉了酒,满脸通红,时常蹲下捧清水洗脸,使自己保持清醒。

    这时,他听见身后有响动,刚要回头,却传来甜脆的女声:“大喜,我来帮你。”大喜在五爷面前不远处懒洋洋地堆土埂,听到说话,像触电一样,立马来了精神。甩掉手里的锹,跑得像狼追一样,冲向五爷身后。

    他忘注意脚下,好几棵玉米秧被踩倒,甩出手的锹,差点砸到五爷。五爷心疼,从种子埋地,到发芽成长,汗水不知流多少。要是往常,以五爷的暴脾气,非给他两个嘴巴,今天因这句女声,大喜捡了便宜。

    五爷回头一看,一个清瘦白皙的女孩扑进大喜怀里。五爷吓一跳,脸羞得通红,现在年轻人太开放,当年,他和大喜娘从相识到结婚,只有没人时拉拉手。

    大喜娘是个壮实的女人,面貌一般,嫁给五爷没享过福,整天忙里忙外。她虽要强能干,但却粗愣憨直,说话声也像男人。五爷找不到女人的温柔,激情减退,时常无缘无故地向她发火。

    五爷出轨了,相好的人叫秀梅,是个漂亮大方的寡妇。秀梅比五爷小十几岁,不是同辈人,男人因打架斗殴不幸身亡,她带着一个女儿生活艰难。

    五爷帮她,从生活的钱财到地里农活,几乎全都负责。秀梅管五爷叫叔叔,五爷在村民们面前理直气壮,长辈帮小辈合情合理。秀梅很感激五爷,五爷爱吃她烧的饭菜,她就变着花样给五爷做。起初两人都没歪想,时间一长性质就变了,从彼此尊重,演变到床上翻滚。

    五爷最着迷秀梅在灯光下暴露自己,大喜娘那找不到的满足,秀梅能够给他。五爷精神焕发,开始注重打扮,感觉自己还是年轻小伙子。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很快传到大喜娘耳朵里。大喜娘开始跟踪五爷,很快将五爷和秀梅抓奸在床。大喜娘开始哭闹,五爷扇她个嘴巴,有抛妻之心的五爷,索性不再回家。

    大喜娘伤心欲绝,买一瓶老鼠药自杀身亡。大喜抱着死去的妈妈哭哑了嗓子,他还小,面对严厉的父亲,敢怒不敢言。

    大喜娘死后第二年,五爷和秀梅结婚了,婚后不久,秀梅的肚子鼓起来。五爷心花怒放,自己有儿子,秀梅若再生个女儿,就儿女双全了。然而事不如人愿,按五爷自己说,是上天给他的惩罚,秀梅难产大出血,大人和孩子都没保住。

    五爷的两个女人都离开人世,他思念秀梅多一些,大喜娘虽给他留下了孩子,但在五爷心里,秀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妻子。

    五爷故意咳嗽两声,提醒两个年轻人自己的存在。大喜和那女孩似乎什么也没听见,习惯这样举动的两人,仍然照旧。五爷觉得哪里见过这个女孩,他敢肯定不是本村人,模样不错,儿子有眼光,做儿媳妇五爷满意。

    曾经,五爷给儿子物色个媳妇,是秀梅的女儿,叫马琳。马琳小大喜两岁,秀梅死后,她跟爷爷奶奶生活。五爷托媒婆李七婶到马琳爷爷奶奶家提亲多次,马琳爷爷奶奶因五爷和秀梅的事,死活不同意,去年嫁到了后村。

    五爷想起来了,女孩姓佟,会理发,在镇里开家发廊。大喜曾经一头长发,梳个辫子,五爷觉得像清朝人,接受不了,为此爷俩没少吵架。

    有天,五爷从田里回到家,见儿子正在镜子前给剪短的头发喷啫喱水,湿湿的,显得特别精神。五爷问他哪剪的,大喜没回答,神秘地朝他一笑。

    五爷要拜访改造儿子的能人,他跟踪儿子,得知儿子常去镇里一家叫娟子的发廊。理发师是个女孩,除长得漂亮,没看出有啥特别。

    那女孩看了看上气不接下气的五爷,对大喜说:“让你爹回家休息,咱俩浇。”大喜怕她干不了,问女孩:“你能行吗?这活又脏又累。”

    女孩来气了,举手给大喜一巴掌:“小看人,本姑娘也是干过农活的。”大喜讨好地向她一笑:“是我不对,有眼不识泰山。”之后他朝父亲喊:“爹,你回家吧!也快浇完了,娟子说帮我。”

    儿子和女孩说的话五爷全听见了,他没想到这女孩还是干活好手,日后嫁到家里,和大喜娘有一比。

    他放下手里的锹,对儿子和女孩说:“大喜,你小子勤快点,别让娟子受累,我回家给你俩做饭去。”五爷心细,怕女孩干活磨伤细嫩的手,说后,从衣兜里掏出副手套,让大喜递给女孩。随后,又嘱咐下田地要浇的重点,觉得一切稳妥,才离开。

    前两天,门前老柳树上,时常落满喜鹊,还有只喜鹊垒个大窝。喜鹊在民间是吉祥之鸟,有画鹊兆喜的风俗,五爷认定有喜事,果然灵验了。

    五爷心情舒畅,回家路上,觉得身轻步快,刚才的疲劳感全没了。他去商店,买肉买菜,花掉一百多。做饭时,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时间不长,十几道菜陆续上桌。

    这时,一只猫头鹰落到房檐上,怪声怪气地叫。五爷吓得浑身栗抖,夜猫子进宅,祸事定来,五爷找来弹弓,打跑了猫头鹰。

    五爷出一身汗,回到屋,觉得全身无力,刚才的劲儿全没了。他瘫软地坐在炕上,像泄气的皮球,转眼饭菜凉了,可不见大喜和娟子回来。

     看看墙上挂钟的时间,按时间算应该浇完了,他拿起电话,刚要打大喜的手机,这时大喜和娟子气喘吁吁地跑进屋。

    五爷见他俩的举动,一种不祥预感涌上心头,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用颤抖的语音问:“咋啦?”大喜说咱家的驴不对劲儿,刚才我骑它驮娟子回来,发现它喘得利害,现在不喝水也不吃料。

    五爷听后慌了,连鞋都顾不上穿,光着脚丫奔向驴圈。

    驴圈里,一头灰褐色的胖毛驴趴在地上,哆哆嗦嗦,并且喘着粗气。五爷见驴痛苦的样子,眼睛红了,蹲下身,用满是老茧的手,轻轻抚摸驴的鬃毛。

    五爷有两样宝贝,第一样宝贝就是这头驴,起名叫灰子。五爷将这头驴当成宠物,不让它干活,喂它上等草料。驴圈修建得胜过自己住的房子,冬天有火炉,夏天有风扇。

    灰子身体很好,从小到大就得过一次病。那是去年,五爷骑它去野外溜达,不幸赶上天降大雨,五爷和灰子都成了落汤鸡。可能是淋雨受凉了,当天晚上灰子不吃不喝,五爷和儿子给它灌点感冒药,第二天就好了。

    五爷第二样宝贝是个棺材,放在驴圈旁的仓房里。五爷崇拜秦始皇,秦始皇年轻时就为自己修陵墓,他虽没秦始皇的实力,但做个好一点的木棺材还没问题。

    秀梅死后不久,他就开始行动了。木棺材好在木料上,什么木料好?首选红木。正赶上那年红木价低,五爷从南方买来车红木板子。

    五爷雇来木匠,经过十几天的辛苦,一车红木板子,变成个可以躺好几具尸体的大棺材。这还不行,五爷请来雕塑师,给棺材装修。棺材内壁外壁以及棺盖里外全雕龙刻凤,染上油彩后,远处一看,像一幅精美绝伦的油画呈现眼前。

    五爷将棺材视做珍宝,怕风吹雨淋,放在里屋,因大喜害怕,后改放仓房。闲着没事时,五爷就会坐在棺前,欣赏一会儿。

    近两年红木稀缺,价钱上涨得吓人,已和黄金价格不相上下。镇上一个土豪相中五爷的棺材,出价二十万购买,五爷不卖,说棺材是他死后住的金銮殿,卖掉死后就会受穷。

    大喜想卖掉它,找来亲朋好友劝五爷,说现今国家不允许土葬,死后送火葬场,烧成灰装进骨灰盒,要棺材没用。你家不富裕,卖掉棺材能改善生活条件,也是给儿孙造福。

    五爷油盐不进,说即便死后烧成灰,也要将骨灰撒进棺材。儿孙们的富贵需他们自己努力,自己的富贵谁也不可侵犯。

    现今,五爷第一样宝贝生命垂危,他吩咐大喜找兽医孙二百。

    孙二百原名叫孙宏利,是村里唯一的兽医。他没进过兽医学校,因爱看兽医书籍,加上过高悟性,达到了能给牲畜看病的能力。

     凡他敢接治的牲畜,往往两针病除,由此,他骄傲自满起来,药费随之增长。一针药费二百,于是,二百这个绰号由此诞生。

     孙二百背着药箱赶来,见驴喘得利害,拿体温计量下驴的体温,量出的结果是高烧,喘和高烧是肺炎症状,于是断定为肺炎。他给驴注射针治肺炎的药,之后把握十足地对五爷说:“明天再扎一针,便可痊愈。”

    五爷千恩万谢,留孙二百吃饭,二百也不客气,进屋上炕盘腿大坐。饭桌上,孙二百正夸夸其谈,这时,就听见驴圈里有响动。

    五爷和大喜及娟子听后急忙奔向驴圈,见灰子口吐白沫,大汗淋漓地翻身打滚。五爷见状,吓傻了,眼睛直勾勾的。这时,孙二百也赶过来,五爷抓住孙二百衣领,质问:“这是怎么回事?灰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孙二百蒙了,难道是误诊用错了药,他挥手狠狠扇自己一个嘴巴。怪自己不该接治,这两年给牲畜治好点小病,就得意忘形,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今天闯祸了。

    孙二百扒了下驴微闭的眼睛,见驴还没到奄奄一息的地步,赶忙对五爷说:“咱别耽误时间了,快往镇上兽医站送。”

    一旁的娟子听后插话:“对,赶快往兽医站送,那里我有认识人。”五爷这时也冷静下来,知道这是救灰子的首选,于是吩咐大喜去找车。

    大喜雇来辆小四轮拖拉机,几个人将驴抬上车,快马加鞭地驶向镇兽医站。到兽医站已是黄昏,工作人员都下班了,多亏娟子有认识人,找来两个兽医加班接诊。

    兽医给驴注射针镇静剂,驴慢慢恢复平静,精神许多。兽医掰开驴嘴,看看驴的舌头,又检查下粪便和尿液,没发现异样。

    兽医查不出病因,就给驴开点止痛消炎的注射药,说回去试试看,不行的话,建议将驴转往省城兽医院。

    五爷和大喜将驴拉回家,用了几天药,灰子也不见好转。命贵一次,怕拖延病情,五爷雇来辆汽车,爷俩将驴拉往省城兽医院。

    兽医院坐落在省城中心街,是家由政府筹资创办的大型宠物医院,有兽医大学教授坐诊,先进诊断机器也齐全。来这看病的,几乎都是猫狗兔之类的小动物,驴这样的大动物很少。

    工作人员被五爷和驴的感情深深打动,考虑到五爷来自农村,家庭条件差,免除了挂专家号的费用。

    经过机器诊断,专家拿着诊断书告诉五爷:“你的驴得了肺癌,可以做手术,需三万圆费用。”

    五爷心里,灰子已是他的孩子,听专家说后,泪眼婆娑地回答:“给灰子做吧!我不怕花钱。”

    专家听后,将风险告诉五爷:“手术也许不会成功,你得有心理准备,术后还得长时期药物维持。”五爷说有希望就不放弃,啥后果都认了。

    大喜不同意,忙劝父亲:“爸,别做了,灰子是绝症,会钱驴两空的。”大喜说的话,像刀子扎进五爷的心,他对儿子的狠心感到气愤,吼道:“我是一家之主,必须听我的。”

    家里不富裕,有一万圆存款,是五爷省吃俭用攒给儿子娶媳妇用的。大喜和娟子恋爱两年了,大喜一直不敢把这事告诉父亲,娟子娘是向钱看的人,要求大喜和娟子在镇里买楼定居。

    镇里不比乡村,楼价很贵,像大喜这样家庭条件,就算贷款买楼,首付都拿不起。大喜愁得要死,恨父亲无能,如果自己是富二代就好了。

    怕父亲的大喜,此时来了胆量,找来鞭子,向驴抽去:“你个索财的畜牲,我送你去西天。”五爷没想到儿子敢反天,张嘴就骂:“你打灰子,老子先打死你,”话落,发疯一样扑向大喜。

    兽医院的工作人员们见状,赶忙推开五爷,夺下大喜手里的鞭子。之后劝爷俩要冷静,冲动只能激化矛盾,解决不了问题。

    五爷折腾得没力气了,冷静下来后,蹲在医院大门外,一口接一口地吸着闷烟。他没想到灰子会得这样的病,手术必须得做,家里只有一万圆,那两万哪里去借,他犯愁起来。

    自己在村里人缘还不错,可此时不是秋天卖粮时节,家家有点钱,都投资田地里去了,谁家也拿不出两万圆。

    他想到了媒婆李七婶,李七婶是村上名人,她认识人多,门路广,又能说会道,成就了保媒拉纤本领。十里八村,甚至镇上的人都来找她,每次说媒,无论成功与否,她都有好处费可得。

    她的男人李老七比五爷小两岁,长相还不如五爷。但养殖本领强,靠养牛马骡驴,也不少挣钱,灰子当初就是从他手里买的。

    夫妻俩勤俭持家,不错花一分钱,成了村里首富。前段时间,他们的儿子结婚,买回一辆小轿车,让村里人好生羡慕。

    五爷和李家交往不多,他们家儿子结婚也没随礼,钱借来的希望不大。李家没种地,听人家说李老七想买片玉米田,给牲口做口粮。不如将自己田里的青苗卖给李老七,想到这里,他回村去找李家。

    临走时,他扔给大喜一张绿色农行卡,告诉大喜去银行取钱,先让灰子住院,自己最晚明天回来。

    大喜看着那张卡,心慌起来,卡里一万圆只有五千了。

    五爷是个与当今时代脱轨的人,他不会存钱,也不会用自动取款机。所以,他保管卡,大喜保管密码。

    去年娟子过生日,大喜问娟子想要啥,娟子小嘴一撇:“我想要的,怕你舍不得钱买。”大喜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样子:“你尽管说!没啥我不能买。”娟子见他底气十足,扑到他怀里:“我要部最新款的萍果手机。”

    大喜惊住了,他想娟子顶多要身好点的衣服,几百圆左右。娟子注视着他的表情,立马反击:“小气鬼!牛吹大了吧?吓坏你的小心脏。”大喜听后硬着头皮接话:“买,肯定买!”

    第二天,大喜趁五爷喂灰子时间,偷走家里的卡。取出钱后,又将卡偷偷放回原处,就像从来没动过一样。

    大喜现在只能去借钱,凑够卡里一万圆,向谁借呢?他想到李七婶的儿子。他和李七婶儿子从小玩到大,感情不错,前段时间李七婶儿子结婚,他背着父亲随了礼,如今借钱,有十足把握。

    五爷将农田卖了,大喜也借到了钱,灰子手术很成功,然而术后不到两个月,癌细胞复发转移,再次住院。

    田地卖了,没有收入来源,而且外债磊磊。大喜见和娟子结婚无望,变得消沉起来,一天三醉,用麻醉神经的方式,镇压绝望和愁苦。

    五爷每天走东串西地借钱,人们怕他还不起,都躲着他。最后,因付不起医院高昂费用,只能将灰子拉回家等死。

    五爷病了,趴在炕上,有气无力。看着堕落的儿子,只能生闷气,打不动也骂不动。更憋气的是,门前老柳树上,每晚都聚集好多猫头鹰。

    北方的十月,到处是金色的秋景,天气凉了,艳丽的菊花,招展着身姿为候鸟送行。

    猫头鹰是不走的,这天,五爷顺口的菜吃咸了,多喝几杯茶水。半夜尿急,图近到柳树下方便,却被猫头鹰拉的屎砸到头上。五爷气得破口大骂,进屋睡觉做个梦,梦到秀梅骑着灰子来了,说找五爷旅游。

    五爷高兴极了,一劈腿骑上驴,秀梅驮着他向西奔去。醒后,发现出一身汗,头晕目眩,回忆做的梦,他认定自己没多长阳寿了。

    人都会死的,五爷不怕死,只是放心不下大喜。

    有天,五爷从邻居嘴里得知马琳的丈夫出车祸死了,马琳带着一个孩子孤苦伶仃。马琳是秀梅的女儿,自己不可能袖手旁观,如能将大喜和马琳撮合一起,两个放心不下的人,就都放心了。日后到阴间,见到大喜娘和秀梅,都能有交代。

    入冬的一天,五爷拿着两瓶没舍得喝的好酒来找李七婶。五爷说明来意后,李七婶犯难起来,曾经,她为撮合大喜和马琳没少跑腿。

    五爷见李七婶犹豫,哀求起来:“他七婶,你去试试,我看希望还是很大的,马琳爷爷奶奶也应该明白,马琳现在是寡妇。”李七婶听后,想了想说好吧。

    两日后,李七婶传来话,说马琳没意见,她爷爷奶奶也同意了。五爷高兴极了,将这件事告诉大喜,大喜很生气,说这辈子除娟子不娶别人。

    五爷以死相逼,大喜没办法,只能将婚事答应下来。大喜觉得命苦,哭起来,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颗颗往下落。

    五爷从远方朋友手里抬来一笔钱,一个月后,大喜和马琳的婚礼举行了。

    全村男女老少都来捧场,五爷赚足面子。为此,他不惜钱财,饭菜、喜糖、鞭炮,都比别人家婚礼多出几倍。

    酒席开始了,大喜和马琳穿着婚礼服,一桌接一桌地为来客敬酒。大家伙祝福这对新人,说他俩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席客吃得差不多时,大喜手机的来电提示音响起来,他放下酒杯,跑出屋接电话。人们都没注意他,五分钟、十分钟、半小时过去,不见大喜回屋。

    马琳爷爷奶奶出现不满情绪,李七婶跑出屋找大喜,这才发现大喜不见了。五爷急得脸色发青,派人去找大喜有可能去的地方。下午,派去的人打回电话,说大喜在镇里一家发廊,不肯回来。

    五爷听后,表情沉重,两眼直直地盯着大门外。就听“砰”的一声,手里的酒瓶落地上,摔得粉碎。接着,一个趔趄倒地上,口吐白沫。瓶碴扎进他的后背和胳膊,血像冲出堤坝的水,开始在他衣服上蔓延。

    这一刻,所有人眼睛都冲向白五爷,吵闹的屋里静下来,静得掉地一根头发都能听见声音。

    众人赶忙将五爷抬到炕上,五爷面无血色,干瘪的身躯开始僵硬。他看着围在身边的人,使出全身力气,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对大伙说:“告诉大喜,把我的棺材卖了。”

    这时,孙二百从驴圈气喘吁吁地跑进屋,说:“灰子驮五爷上路了。”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9-21 17:55 , Processed in 0.26853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