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2|回复: 0

[晓旭作品] 悲秋辞(组诗)(2013-10-06 09:5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9 01: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悲秋辞(组诗)
           李晓旭               

秋天之另一种
起风了  它让秋天越来越空
像一条蛇退到农夫的怀抱
或者草绳  拴着一些落魄的故事
午夜一点  依然不能入睡
夜阑人静  能嗅到
铁栅栏外的藤类  格外冷艳的紫
秋天  那些居于中层湖水里的女人
被我称为姐姐的女人
被世人唤为诗人的长发母兽
她们成熟的姿态 平静安祥
赤着的脚踝和鲜嫩的嗓音
她们在初霜里望着这世界 面容有一点倦怠
这些早年间的瓷器
透过一潭泉水的清
阿赫玛托娃顺着月光下来 软的嘴唇哼着歌
带着微寒的光芒逼近
为我关闭黑暗  又打开黑暗
凌晨  一个钟情于秋天的人 藏匿落叶

秋天的豹子
  
我听见那些树的落叶,发出孤独的哗哗声
它们不是一片一片的落
是一树一树的完成秋天的卸装
穿红衣走过一片树林,尤如野火掠过田野
草根总是带着一点愤恨
这些秋天的小豹子,绕过开阔的河岸
遇到瘦下来的水系就心生怜悯
一条支流与另一条支流汇合的瞬间
汽笛很响,是被一群觅食的麻雀扇动来的
日头是暖的,微霜和磨熟的铁轨一样亮
我弯下腰坐在油画布上
坐旧一小段田埂的黑
火车以它提起的速度和锋利
辗过一个女人的寂寞和一堆石头
被秋水冲刷后的白

月亮降临时秋天在上升

月亮降临时,秋天在上升
尾随其后的是昆虫的鸣叫
叫声越响,田野却越发宁静
秋天被雨水弄湿了,这个摆弄拼图的孩子容易生病
橘黄色的一块丢在这个世界的高处
风从凉处来
水深的地方石头是沉默的
踌躇满志的人总会和失魂落魄的人重逢
秋天没过那些农人的烟袋
衣锦还乡之人徘徊在村口
那些还显嫩的玉米,撞得头破血流
偶尔有乳白的浆汁
他们坐在一起,没提起童年的喜鹊、蚂蚱和毛驴
他们先杀死酒
并让它们薄薄的,贴着心房

枯叶蝶

秋风灌满衣袖,草滩
一朵小野花,有微微
散开的花瓣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我写下枯叶,这迟疑
会有意外
在下一刻,发出尖叫
更多的时候,它们一动不动。隐去流水

风车尽头的风

每一棵灌木都有自己的秋天,每一片
草原都有更低的歌唱。来自于
风的内部
你要抱住松果,抱住
落叶的黄。听见月亮垂落
土拨鼠的啃食
风吹露水,风让那些叶子
越来越湿润
你要向东。你要按时苏醒

残月淡眉此前,要耐心
要打磨刀具
削下月亮的小天堂
画眉入鬓
指尖犹凉
有人在崖下唱歌,那么低
低于我端坐的黑暗
我要穿起红色衣服
水淋淋的
看着那些接踵而至,看着
一个人远道而来
头上
肩上
落满微霜

相思枫叶丹

石头在水底
我在水底
你偶尔弯下腰看我
风很大
红死在枫林里
更多的时候
不知去向

火车驶过秋天

秋天走在铁轨之上,一闪而过的
是桥,是山中鸟鸣
火车先于我到达
一粒粒的村庄
牛羊与收割的人肌肤相亲
仿佛一瞬,田野便空空荡荡
青山寂静
风吹着落叶
有一些东西是慢的
恍若一位母亲的衰老
她背起竹篓
苹果会从树杈回到土地
我会白,会
怀抱木屑,偶尔想起拉萨
呜——

背  影

轻撞、摇晃,有向死的冲动,最后
睡在土里。九月,有干燥的耳朵。
那个有年轻背影的女子,侧脸,扭过头
微笑着看你
而那时,落叶已
没过你的脚踝

白露秋风夜

此前的秋风都不是秋风
一滴露降落,我也跟着降落
赤手空拳,被一只蟋蟀绊倒
很多冷血昆虫,折叠在一起
它们先于我脱胎换骨,那些纷纷黑下去的灵魂
不会再一跃而起
厮杀声落了一地
我背着石头,密密麻麻的石头
那么多的冷,那么重
说到心中灰烬
你有火柴般的眼睛,搬走麦子
一天中有一个时辰
太阳竖在高杆上,月亮落在禅院里
而露水积满草叶,提到原野无声空旷无所依
我抖落裤管里的云彩
还有那么远的路,那么长的一生
风过,才能平息

秋天是可靠的

秋天在移动
最初有些缓慢
带着巨大的草帽,怀里一群
右臂酸痛的人。赶出南瓜一样的孩子
赶走一群麻雀
母亲串起红辣椒
阳光就是一种高潮
由东到西,再由南到北
风在山尖出现
带着羊群牛群和它们身上的腥膻
如果有一场雨
第二天会带来一地落叶
父亲要在这场雨降临前
晒好大葱、白菜
院子里显得拥挤,他在劈柴
木屑乱飞,他在专心致志地劈柴
偶尔回头看一眼串辣椒的母亲
有了这些木柴
有了红砖红瓦的院落
有了院落里金黄色的两个人
秋天是可靠的
而我,不是回乡的人
当身边只剩下草籽
秋天的沉默,会把我带入落日之中


秋日手稿

1.流转之秋水
还有细碎的鸟声
一枚果子的清香流淌在九月
草地柔软,阳光走过的暖
在山腰上
流泄的声音,由远及近
我的庄园,摇晃在水中
那些银色的水和鱼离开岸
眼睛反射出山谷的绿
一些凉朝天空慢慢铺展
河滩上割草的人,没有抬头
被别人的眼睛拒绝
秋天更低了
等睡莲的花瓣,张着翅膀醒来

2.风过之痕
而我还在水的中央。清澈,微蓝
那些细小的、碎银样的波纹
都缘自风,那些成熟和圆润
会一点一点溢出,扩大
微风过处之水,是世界上
最令人心醉的事物
然后一切会平静下来,涌现
一种不同寻常的温情
“不,这一定是秋天的羽毛!”声音古铜
比如月亮碎成几瓣
碰到嘴唇,找到压弯的软

3.秋叶之静美
是肺腑之外的。蓝
天空的曲线,要慢慢打开
颜色在一点点加深
有花纹的窗户、赤脚的河流
打开全部的呼吸
手风琴里的桦树林
是静寂的。
你看见白衣的女子,她的忧伤
眼神如秋叶,落地无声
此前的沉默、敏感和羞涩
一滴水一样纯
无法高飞的鸟,似剪纸纷扬
欲语还休

4.我看到田野,在慢慢褪色
一个季节的卸妆是一粒葡萄
到一滴酒的距离
田野正在褪色
落日侧目,它不骄躁,不喧哗
拆去了布景
树枝或酸或甜,向上流动
而所有的饱满
都落在低处
直到体内积蓄了让世人颤栗的露水
人们喜欢裙带关系与占星术
而我是最黑的那粒葡萄
在等待一场糖霜

漠河的风吹到我们这里时

漠河的风吹到我们这里时
已经很凉了,很久以前
我说在北极星以北,雪在对岸发芽了
割草机响起来
在这季节似乎多余
卷起来的一切渐渐变黄
越夜越惨白
我帮五婶剥玉米,长指甲断了
迷彩裤子有点花,到底还是尘世的凡物
肉身的薄,抵不住地上的寒气。拖拉机开进去
搅动了一江的冷
太阳落了,我会拎两颗甜菜
腿悠荡在马车沿上
之后五婶抓把稻草,升起炊烟
那铜色让城里人的手显得洁白而造作
糖稀的味道
在她满脸火光和清新的稻草里弥漫
它们用五十年填出她的皱纹
吸干了她的乳房
我知道,这乡村的瘦腰上捆着一群
这样臃肿的妇人,至死方休
祖坟上的野花和出嫁时的红袄
仅仅是点缀

一个人拾起秋天巨大的响声

那个时候你看到的田野
已经弯下腰去了
低下的头,像是对幸福有所畏惧
那些被马车或者牛车卸下去的隐私或骄傲
在粮仓里,开始抱着发霉的危险
稻草人和麻雀的战争
暴发之后,开始向北的风
陷身于轰然而倒的事物
在此之前,一个人用挥舞的镰刀
制造了这个秋天巨大的响声
而用犁翻过之后
那些黝黑的土,还是新鲜的
他湿湿的影子还沾在上面

长   调
      
那旷古悠长的寂寞,让我迷恋草原的睡姿
老额吉跪拜的地方,弘吉剌花开放
这与生俱来喜欢的场景
一个女人,被长调摁进秋天
而心往往是干枯的
说到血脉和撩过头顶的雁群,呼出羞愧
毡房里的人因此忧伤,突然变老
让神掏空躯体,匈奴民族的马背
马头琴幽幽,有泣血之态。一块祭石
在敖包之上,望见河滩上的马
扬头长嘶!点缀在它身体上的阳光
咽下一些喊叫。失重的蹄牢牢抓住
最后一节长长的拖音
那么多金黄色的刀子,辟开时间的纹理
我在暗处,虚构了半生的风吹草低
无助的孩子,瞬间泪流满面

秋风辞

水声爬进秋天,流到哀鸣
从低吟浅呻到绕过一个山坡
山坡上的羊半跪着,跪着的样子是童年
白桦树爆裂的眼睛,夜行服漂亮
土炕柴门一粒粒,沿着村庄的扣子
抚摸月亮——这农人们的乳房
为那些席地而睡的民工加冕,建筑物持续升高
他们四处觅着粮食,田野之外
轰隆隆的花纹,一瓣九月的死亡
风吹湖水,风吹河水
在草根里,埋下凶器

一棵秕谷是如何面对秋天的

被这一季的雨水,悬挂起来
阳光对它有一丝的警惕
一只未成年的麻雀,对它有过秘密的观察
它背叛过第七条田埂
从老农卷刃的镰刀上逃离了九次
梦想追随海水,并乐于冒险
出席场院上的篝火晚会,草垛上的情话
压得很低
它听见自己的骨头一点一点
被一辆牛车的辙,辗进泥土
看着秋天的危险性,从残阳中翻过身去
神的袖子啊,“一些空和错误是不可原谅的”

一匹马收拢蹄声而来

可是,他的马收拢蹄声而来
我睡在梦里长长的小道上,冗长的月色
村落中,仅剩摆渡之人
麦粒坚硬,第一千只偷食之雀翅膀灰黑
田野中举手之人,除却稻草人
还有弯腰的农夫,这个季节土屋很空
大地很满。草木和困兽都纷纷西至
一群硕鼠,对于粮仓的满,目不暇接
九月,河流与日落一起倾斜
野火一场
他持利器,来自长安,“徐风悄无声,像秋叶”
消匿于幽暗的深处
可是,他的马收拢蹄声而来
十指静抚荒凉之所,狼的捕食
或曰乌鸦归巢

秋,最先死于横波

那些露水,打湿夜行的鞋子开始
飞不过夏天的翅膀   脆在小枝头
被风紧了又紧  落尽了纷争
张大嘴巴的人喜欢数花落,喜欢左右逢源
朋友说,那个深爱的人患了白血病
巢穴里的忧伤落叶的乔木一样厚
嗅到苦捱的日子,上帝的绞架摇摇欲坠
阳光下局部的冬天如此纤细
“这烦忧的尘世!” 冷了
我和彻骨爱过的人一样  无语沉默
门敞着象一个黑洞  风往那个方向吹,继续吹
水上那些刀口  越发白了

虚弱:或我的呼吸所剩无几

我的呼吸所剩无几。耳朵和身体在无人企及之处
听微弱的光芒淙淙之音,滑落下屋顶,
女巫举着第九面铜镜子“孩子,放开左手里的坚冰”
是谁,使一条鱼的行程日渐枯竭
在刀尖上行走,另一个空间的花朵有腐败之气
幽暗之蓝,七月泛滥过的河水游动的嘶鸣
夜色不明蛊惑人心,经卷、佛珠、青苔有苏醒之痛
丢弃高楼,翻越铁墙
人潮将股市、霓虹、欲望砸碎抛向黑夜
壁画上羚羊紫红,让我又触及西藏的光晕
“我们的村宅被机场征用”此后陈列的爱有假翅膀
石头磨房很旧,余生一点……
九月,我们相濡以沫,不望鸟雀散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7-21 06:21 , Processed in 0.28226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