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2|回复: 0

[原野微信公众平台] 499原野散文‖陈绪喜:瞬间的善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 23: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没想到,在这个浮华世间的今天,能读到这满篇都带着爱与佛学境界的文章,这让我为之动容。感动作者观察细节到位,分析事物能力强,那祈求和平共处的愿望让我再次对作者产生了好奇。其实作者的文章也是在奇中充满着无尽的新意,同时作者又对这一切怀着一种尊重与无边的大爱。只是作者内心的纠结与反省让我又大开了眼界,作者真实的再现了一个博爱之人的形象,而作者的态度让我在今天好似收获了一枚甜果干净利落淳朴,又象是一份厚重的礼物让我在这病因的路上探知其人生的要义以及生死之诀的见解。其实生命的终结,是平等的,终其一死,只为活好“今天”。读完此文,感动作者的学识与文学功底的深厚,以及包容万物,宽待众生的胸怀。记得有句话说: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所以我想说不管是什么生命,都会有一种回声,因为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且待我今天也借作者这“瞬间的善意”且行且珍惜,并在作者的这份大爱中活出真实与淡然,把生活这份修行进行到底。https://res.wx.qq.com/mpres/htmledition/images/icon/common/emotion_panel/smiley/smiley_0.png(冷巉)


  陈绪喜,教师,作家,记者。累计发表作品3OO余篇。一直不敢出书。怕浪费纸张,怕耽误他人时间。自己写作,自己续,当然,读的最多的,还是经书。年轻时,喜欢教育别人,及老,喜欢教育自己。

  陈绪喜:瞬间的善意

  久贫羡富贵,饱暖思安逸。
  那年春天,我家修缮房屋。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房子。在面南的墙角旁,有一个废弃的空调排气孔,我配合师傅粉饰墙面,师傅拿着一铲墙泥正要填堵这一孔小洞。我突然产生灵感,“留下这个小孔吧,兴许鸟儿还能在里面做窝呢!”因为儿时在墙洞内掏过鸟窝,鸟性熟呢!在这树木茏葱的庭院,这样面南的墙洞,鸟儿都很憧憬呢!再说,即使没鸟儿来筑巢,也无伤大雅。
  嗨!真是天随人意,无中生有!那年秋天,一个周末,雨天。我们在阳台看天,看雨,品茗,享受着无所事事之乐。临近黄昏,阳台附近突然出现两只黄莺,忽而上下跳跃,忽而飞入树丛,来回穿梭,小心翼翼,其目标很明显,就是那个小洞洞。凭直觉,我判断这两个小东西已经占有了这方风水。其中一只大概是雌的,飞过来,飞过去,简单的侦查了几次就耐不住性子了,就直接飞到了小洞口旁边,停留了几秒,一头钻了进去;可只几秒又飞了出来,停在伴侣身旁,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态。小鸟终究还是怕人,呆呆地看着我,又呆呆地望着天空。我赶忙起身回到屋内。
  没过多长时间,我发现鸟儿衔着虫子在洞口徘徊。大约持续了两周时间,它们不停地捉虫,不停地飞到洞口;家族添丁,事业有成,鸟夫妻一时兴奋,在林间上下翻飞,嬉戏追逐。偶尔发现我在阳台上,虽有片刻犹豫,最终还是旁若无人地钻进了洞内。当然,说是旁若无人,不对;应该是有了安全感的确认。巢内雏鸟叽叽喳喳地嚷嚷着,从鸟音判断,雏鸟已破壳有时了,过不了多久,也会展翅蓝天。我有时心血来潮,弄些小米和虫豸放在阳台附近,以减轻其哺育的劳累——可惜,多余。正如我想象的那样,没到十天,庭院内就出现了两大两小四只黄莺;两只小黄莺鸣叫着,露出稚气的黄嘴唇,飞飞停停,好奇地张望着天空;年轻的鸟父母从容地当着教练,从高往低滑飞,短距离平飞,耐心引导而有条不紊……这鸟丁一家四口真是其乐融融。
  这以后很长时间没有见着黄莺的身影,洞内空着,院内没有。看样子把雏鸟送上蓝天非一朝一夕而可为之。
  那年冬天的某个黄昏,我在阳台伸着懒腰,突然看到了久违的身影,两只黄莺并排站在楼房不远处的电缆上,没有鸣叫,也没有兴奋的嬉戏追逐,偶尔摇摇尾翼,对喙相亲一下,算是彼此相依;情态之成熟,动静之沉稳,俨然一对成功的伴侣。
  我喜欢鸟儿在我掌心啄食,我喜欢小松鼠钻进我的袖筒,我喜欢狮子在我脚边蹭痒。当然这只是一厢情愿;只是我的想象和憧憬。我与这一对小黄莺应该是有缘的,我认为我还是有能力保护这一对小鸟的;这对儿小鸟儿家族的壮大,我也是有功劳的;我有时甚至探询地望着小鸟,这一对小精灵是否有心理感应,心存感念呢?
  天色渐暗,小鸟几次接近鸟巢,但因为我离它们的家很近,它们又几次飞回到电缆上。我是故意的,我是想考察这两个小东西与我的感情距离。如果对人的警惕性大,说明鸟与人的距离就大;如果对人的警惕性小,或者没有警惕性,说明鸟与人距离较近,并有一定默契。我就可以进一步来诱导并加强联络。我这种可笑的心态,让这对小夫妻迟迟不能归巢——对未知世界的恐怖,如雷池之不可擅越。夫妻俩不停地摇着尾翼——它们归巢心急呢。突然,天空中一道黑影掠过,一只鹞子眨眼之间捕走了一只黄莺,惊飞在一旁的配偶,傻呆呆地望着天空。一撮撮羽毛在天空中自由坠落,你可想象凶猛的鹞鹰用它那锋利的喙钩刺进小黄莺的胸腔,食肉吮血,然后抛尸荒野。
  鸟命瞬间灭亡;鸟夫妻关系瞬间终止。亡者已矣,幸存者命运已步入拐点。
  从此以后,院子里再也没有见到黄莺的身影;那个热闹一时的排气孔又成了寂寞的小洞。世间,人物轮回,在喧嚣与寂静中有序进行。
  指望这对鸟夫妻来我掌上啄食是永远不可能了;我自认为是戕害鸟命的凶手。很长时间里,我的良心一直得不到安慰。我的这个瞬间的念头,让鸟儿有了栖身之所,帮助鸟儿家族得到了繁荣和壮大。可同样一个念头,给鸟儿带来了灭顶之灾,让鸟夫妻顿成鳏寡;我是行善了呢,还是作孽了呢?
  人,总是无法超越现实;沉重的感情总是无端与现实纠结在一起,我同情悲惨不幸的小鸟,憎恨那作恶行凶的鹞子。思虑的痛苦让我突生奇怪的想法:如果最初来到那个小洞内的是鹞子而不是黄莺,那会是一个什么结果呢?我会不会因为看见鹞子翱翔蓝天、所向无敌而大加喝彩呢?我还会因为它捕食小鸟而对它大加憎恨吗?或者,我是既欣赏鹞鹰的凶猛,又同情小鸟的不幸呢?
  思虑不得排解,让人莫名愤怒。究竟无着,无以自拔。
  “太上之无情”非我等凡夫可企及之境界;“吞食弱小”亦非从善者喜好之生存方式。黄莺惨遭横祸的现实与我存在着看不见的干系,我无法自我辩解;我反思自己,我究竟应该负什么责任,我作恶的源起究竟在哪里?《西游记》唐三奘在西域讲法,“念生欲,欲生贪,贪生万恶,最终堕人于苦难之境”。我对鸟人和谐相处的分外憧憬和追求,是不是可以定性为“贪念”呢?贪生嗔,贪生痴,最后陷人于迷惘。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大概停止憧憬,抛却念想,可能就是回头吧。
  其实,我的念想和简单作为,究竟是否能够帮助鸟儿,是否真能给鸟儿带来幸福,是个有待考证的问题;瞬间的念头究竟是善抑或是恶完全是个人主观意识。黄莺的寿命在正常情况下为四年或是五年;在五年内或是病死树下,或者是被野猫和蛇吃掉,总之,生命在这个时段内必定终止。而其一生在草原生存,还是在森林里生存,抑或是在城市楼房的阳台上筑巢生活,都是以虫为食,其生命状态在形式上虽有些许区别,而其生命轨迹基本一致。从鸟父母风流交配,到卵的形成;从破卵而出到嗷嗷待哺,从旺盛壮年到衰老灭亡……老死树下,化为尘土,或者裹入鹰腹,化着鸟粪,谁能确认那一条不是通天正途啊?生命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生息不止,无穷无尽。——一个人,或一群人,扭转不了轮回的潮流。
  在丛林中偶尔看到一只单处的黄莺,也许就是那只失去伴侣的小鸟?它时而环顾左右,时而仰望天空;它还在寻找它的伴侣吗?也许它根本不相信伴侣已经死亡。说不定它还要去追寻那只鹞子,伴侣还在它的腹中吗?
  阳台上的那个小洞洞闲了很长时间,那曾是飞鸟栖息的美好港湾,那曾是生命气息旺盛、热闹非凡的地方。难道从此会沉寂下去?第二年秋天的某个黄昏,我在阳台上看天,看雨,品着香茗,突然看见两只黄莺,羞羞答答地在洞口徘徊;与旧年的两个小精灵神貌如此相似,动静如此相同,令人眼睛突然一亮,难道真是旧年的那俩小东西?
  我赶忙动身进屋,心生欢喜——又一个繁荣气象即将诞生;可转瞬之间,我心复归平静;这俩小精灵,身段虽乖巧伶俐,可生存技能及生活内容也难展示新奇;在短短数年时间里,它们也将完成一个生命轨迹;阿弥陀佛,衷心祝愿你们轰轰烈烈,绚丽多彩。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6-25 12:25 , Processed in 0.22002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