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原野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

510余东海‖良知之光

发布者: 古叶 | 发布时间: 2018-7-5 14:04| 查看数: 98|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58良知之光(组诗)
红梅
那是在风紧霜严之夜
我咳出来的血呀
我相信
我相信雪花会变成火花
我相信星星会长成太阳
我相信脖子可以让刀折断
我相信撒旦会向我投降
我相信狼一变就是狗
狗一变就是人
人一变就是神
我相信有众神守护我周围
我相信我预言的一切
我相信我的话都是神说的
我相信留在长夜里的足音
会连成联通天地的虹梯
回声
深宵长街
留下一串孤独的脚步
回声
将于百年之后响起
八股
当我破题的时候
黑云滚滚而来
大呼小嚷或分或合
直到完全占领城市上空
当我承题的时候
风起于青萍之末
渐吹渐大
越大越疯
当我起讲的时候
霹雳配合风云军团
始而隐隐继而隆隆
不断在我头顶炸开
当我入手的时候
许多高大之物倾坍了
遍地垃圾趁机
纷纷飞上天去
当我起股的时候
铜钱大的雨点
越来越急越急越密
织成一片黑幕
我现在开始中股了
云滚滚雷轰轰雨哗哗
不知后股的时候
天象又有什么变化
但我相信
当我束股的时候
太阳那张温暖的脸
一定会从云层里笑出来
点开这首诗的人有福了
点开这首诗
你就离我近了一步
离不吉不祥的事物
远了一点
吸入我的真气
你就有希望
眼见真相口吐真言
收获真情感悟真谛
点开这首诗
你就得到了我的祝福
每天变大一点增高一点
天天向上
进入这首诗
你就与我差不多高大了
就有资格来拜见我
然后打倒我
赤脚到我的后花园漫步
老母鸡
深知自己翅膀小小
力量少少
为了遮庇魂之所系
不能不尽力
做梦都睁着一只眼
一旦发现
什么黑手伸向我的亲友
什么势力欺辱我的同胞
就会大叫着扑过去
愤怒抗议
奋勇抵挡
直到拚了这条小命
我承认我嚣张
只因为我的中国大公鸡
遭遇了太多灾难
只因为这家园
有太多不公不义
让我不得不嚣张
我的嚣张是老母鸡的嚣张
只要是花
只要是花
不管香不香
不管有没有毒
不管带不带刺
开一种爱一种
开多少爱多少
只要她们敢开
我就敢爱
哪怕中毒哪怕流血!
一万年不够
就十万年
手忙不过来就用眼
眼忙不过来
就用心
用这首永远的诗
把天下所有的花
一朵一朵
爱个遍
东海大印
说垃圾就必是垃圾
既使看起来似珠玑
说宝玉就必是宝玉
既使看上去象顽石
说黑的就必是黑的
比如欲火
俗眼只见其红
我见到的是沉沉的黑
说红的就必是红的
比如煤炭
世人只见其黑
我见到的是艳艳的红
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怎样就必怎样
我的话字字句句
落地生根飞天成星
我的话就是大印
印物印人印地印天
世出世间一切
皆由我印定
面朝东海
面朝东海
你可以看到
夕阳的葬礼
天地的璧合
看到风云的集会
初日的分娩
你还可以看到
传说中巨龙和大鹏
怒飞的雄姿
面朝东海
你可以举海以杯
抚海以掌
引海入诗
拥海入梦
你可以乘风腾云
与星月为伍
或者被枭声击碎
然后重塑
黑云压顶的时候
烦忧缠身的时候
请你面朝东海
一切桎梏都将脱落
一切难题都将
迎刃而解
见到你
见到你之前
总是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虎是龙是鲲鹏
其实什么也不是
见到你之后
依然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虎是龙是鲲鹏
确实什么都是
大到一定程度
就无法扑灭了
无论扑来的是什么
石头也好刀枪也好
都会软化甚至熔化
成为我的一部分
就是千古长夜
也不过是我
短期的衬托
鼻孔撩天势焰熏天
是因为我已经知天
可以司天
高到一定境界
只会越来越壮观
落水
如果落的是浊水
就变一块巨大的矾
让它恢复源头的清清
似一弯秋波
如果落的是苦水
就变一块绝蜜的糖
让它渐渐化苦为甜
比爱情更甜
如果落的是死水
就变一条凶猛的鱼
把它重新激活
开出千堆雪
如果落的是潮水
就作一个弄潮儿
站到它无数的头上去
手把红旗旗不湿
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在你面前我不能不开眉
泪水却悄悄布满了脸庞
在你面前我不能不闭口
歌声却已经从心底飘香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在你面前我不能不挺拔
在你面前我不能不投降
在你面前我不能不深沉
在你面前我不能不飞扬
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明年春天
夜夜呼唤不会徒然
热热的诗不会白写
我说明年春天会提前到来
就一定会提前到来
我兼营的灵感会泉涌三江
主营的理想会香飘四海
历年春天不能解决的问题
明年春天都会完美地解决
明年的鸟儿们会叫得更欢
春天的花朵们会笑得更艳
它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
身上流着我的血
明年春天将是真正的春天
真正的春天将无所不在
那时我会悄悄隐入花草丛中
没有任何人知道我的所在
情种
地下的压抑天上的黑暗
正通过我的喉咙
一段段忘情爆破
昨天的忧伤今天的沉重
要通过我的手指
一遍遍深情倾诉
吾华吾族所有的苦痛啊
终将通过我的胸口
作一次激情喷吐


伤口
伤口越大越痛
越深越痛
深到肉眼看不见
甚至爱克斯光也看不见
那才是更痛最痛
无限的痛
是伤口总要流点什么
说点什么
看得见的伤口流出来的红
会染红棉花棉布
看不见的伤口说出来的话
会染红许多宏大的事物
比如雪地和冰山
比如江湖与日月
比如旌旗
比如历史
有时候
眼晴也会成为两只伤口
轻者流泪
重者流血
写给有缘
翻翻我的文章
你会渐渐心明眼亮
听听我的话
你会慢慢心广体胖
和我合一张影
遇见鬼的机会就少了
和我握一握手
遇见神的机会就多了
把我装在口袋里
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把我装在心里
你就是人间天上
百神呵护的王
一夜疯狂
几千年积蓄
一夜间用尽了
一次性耗光了
几千年精华
几千年道行
经不起一夜疯狂
在刀锋上舞蹈
在刀锋上舞蹈
让刀光将舞姿
衬得更加壮烈
让刀光失色
在刀锋上舞蹈
必须妙到毫颠
必须比刀更锋利
更千锤百炼
在刀锋上舞蹈
让刀光渐渐化为花香
让花香充溢

天上人间

木杖
呼牛则牛呼马则马
收起木杖我如聋似哑;
横扫山崩竖击地裂

提起木杖我横行天下!

最新评论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Archiver|十堰人社区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8-7-21 06:25 , Processed in 0.30009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