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8|回复: 0

[推荐] 李肇星:送娘远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6 22:32: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友好往来
娘去了,远去了,永远地去了……
在50多岁上失去娘,和许多人相比,我是幸福的;在50多岁上成为没娘的孩子,痛苦更加刻骨铭心。
山重?海深?都无法与半个多世纪的母子情相比。
多少年来,经常浮现在我眼前的,是日寇入侵时娘拉着我在玉米地里逃难的情景。
是娘用村边池塘里的泥巴当颜料为八路军战士染军装的情景。
是娘不舍得的一个鸡蛋,而去换一两分钱让我带着去上学的情景……
娘是6月18日清晨在胶南医院病逝的。
据说,娘弥留之际很平静。她不识字,没留下现代式的遗嘱。 她最后的话只有3个字:“要回家。”
是的,该回家了。
她出生于1914年,80多年来她太累,付出的爱和辛勤太多了。
娘离去时,算来我正在加勒比岛国牙买加访问,也可能正在飞往巴西亚马逊州府玛瑙斯途中。
这些年,我走过不少地方,可最爱去的还是娘所居住的那方土地;
参加过不少宴会,可最爱吃的还是娘给熬的米汤;
听过不少豪言,可最爱听的还是娘那些家常话。
对经常外出的我来说,娘是伟大祖国最可爱的一部分,是我心头最敏感的一部分。
可现在娘要远行了。
送娘远行,千思万虑。至少有两件事我无法忘记,无法原谅自己。
大约我五六岁的时候,舅舅捉到一只画眉鸟,给我玩。我爱不释手。
可娘说:“鸟儿也会想家,放了吧!”还没等我做出反应,就把鸟儿从我手里拿走,放飞了。
我气急败坏,大哭大闹,还用手抓娘的背,逼她赔我鸟。
娘一向相当溺爱我,但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顺从。
我从未得到过另一只画眉鸟。
一晃多少年过去了。
1973年,在内罗毕举行的一次联合国关于环境保护问题的会议上,我猛然记起了这件事,意识到娘关心环保的一些朴素意识是那么可贵!
我后悔,我没能在娘生前向她承认这一点。
1960年,我国经历了严重饥荒。我在北大读书,也常饿得难受。
我不知道家里的娘和乡亲们比我更饿,而老想着家乡靠海,总可以弄点鱼虾充饥。
有一天,我给家里写信,要娘设法寄点咸鱼来。我很快收到了两条小鱼,泡水吃了,觉得好香。
后来才知道,远在家乡,娘和两个妹妹吃饭时为了几片菜叶、几勺菜汤而相互谦让。
这件事,我未曾有勇气向娘认错。
现在想说,晚了。
我爱祖国,爱自己的工作,注重平等待人……这是娘生前身体力行教导过的,这也该是些能让娘宽心的话,如今想说,晚了。
娘已远行,她来自家乡的土地,现在又回到那里去了。
最苦的是,已不能说再见,只能祈求娘在深深的地下继续护佑我,滋育我。
来自: 微社区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rrenwx(yewxlc此号因人举报,被封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手机版|Archiver|原野文学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9-4-23 14:22 , Processed in 0.14042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