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5|回复: 2

[荐稿] 《诗歌周刊》“中国诗歌版图”《湖北十堰篇》组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6 00: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友好往来
  《诗歌周刊》“中国诗歌版图”《湖北十堰篇》组稿
  
  原“《诗歌周刊》第184期,   湖北十堰篇”已刊发过的诗人,这次不再入选
  
  每人优选诗歌代表作2-6首为宜,附作者简介及作者照片,限十堰县市或十堰籍诗人
  
  本版块发主题帖,主题前请注明【中国诗歌版图】
  
  这里不方便发照片的,可私下发冷巉QQ:6459598 照片请注明作者名字


    附:《诗歌周刊》第184期 中国地方诗展•十堰篇 目录

    特约组稿:冷巉
    冷巉 滕家龙 张泽雄 王征珂 士敏土 罗全斌 蔡峥嵘 黄吉文 杜树人 赵天禄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发表于 2019-1-14 17: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冷巉约稿《诗歌周刊》】:湖北十堰郧西县作协5人诗选


◎山间竹(外二首)

        作者:魏荣冰

【作者简介】:魏荣冰,男,70后,笔名:寒江独钓,湖北省作协会员,十堰市郧西县人,著有诗集《在低空飞翔》。

一个人走进深山竹林
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一只脚陷入枯叶,一只脚
长满茅草。一些竹子拦腰截断
一些竹子横卧地上,如深夜
跌落的一道闪电

竹生深山间,皆有脾气
竹鞭潜行的地方,长出危岩
竹节盘旋上升,穿越黄桷树
如一个人伸出手指

对着天空发誓
与人不同,竹子从不许诺
它的身世青翠、墨绿、嫩黄
一生只开一次花,却从不开放
在一个人等候的岁月里

一个人正值好年华,努力地
把自己削成一枝箭。风中枝叶萧萧
我观察一下自己的位置,两米处
一根竹子弯成一把弓,似乎要将
数声鸟鸣和满目苍翠射向天空
又似乎要将我,射出这片竹林

◎打工
出门的前一天晚上
老薛在菜地里蹲了很久
像村里少女听到第一次表白
他对着一畦瓜蔬流下两行泪水
夜很深了,老薛还在屋里踱着步
“要不带上夹袄,北方冷呢!”

老薛并不理会。腰疾难忍
他低声诅咒着自己的命运
月亮像石磨一样辗过西窗
老薛从箱底摸索着取出车费
用塑料纸包扎严实
小心翼翼地塞进黄胶鞋里

老伴一只手扶着门框,眼看老薛
一声不吭地走出门去,他一只脚
不敢用力往地面踩,似乎一个跛子
害怕踩痛了山村
浮肿的脸庞

◎冬至
人在时光里种植苦痛
白昼渐短,黑夜步步紧逼而来
长夜里衾被不暖,呓语时断时续
如一眼泉,让山谷学会呜咽

蚯蚓躲在泥土里,搓着细细的绳子
一只麋鹿的角,遗落在北山
像大地轻轻吹奏的号角
一夜之间,梅花开遍了眼眸

窗外晨光熹微,且踏雪寻梅
这笨拙的浪漫,让伤痛散发出芬芳
-----------------------------------------------------------------------------------------------------------------------------

◎他们去哪儿了(外二首)

        作者:王德彩

【作者简介】:王德彩,女,60后,笔名:釆釆,湖北省作协会员,十堰市作协理事,郧西县作协骨干会员。教师,连续十六年从事高三语文教学,连续十四年高考综合评估获同级同类学校一等奖。曾为被评为湖北省优秀语文教师。知天命之年开始写作,在《诗歌周刊》、《长江丛刊》、《湖北诗刊》、《汉诗》、《十堰周刊》等刊物发表诗歌百余首。人中老人,诗中初手,刊中新人。

一直,一直是他俩搀扶从门前经过
她绕在老头身上,走得别扭,也很焦躁
第二次学习迈步比儿时学步慢了很多
老头儿
汗水和她口角流不完的涎水一样多
指挥口令单调麻木:“抬脚,抬脚!”
一天
老头儿一人打门前经过,神情呆滞恍惚
我心咯噔一下,她去哪儿了

再后来,也没有看到老头儿经过
心又咯噔一下
他又去了哪儿了

◎一种本性
曾经不懂且嘲笑:
抬头久久仰望星空的瞎子
抬起耳朵屏息以听的聋子
当然也不懂
炉旁打盹儿老人为何还会梦中笑醒
当自己成为其中一小类乃至集大类
才知这是生命潜在的倔强本性
一种精神

飞翔,鸟的本性
翅膀折了,飞翔仍是它的本性
梦中飞抵南方笑醒了又哭了
多梦,老人的本性
何事能做?唯剩做梦。多梦
何事能遂?梦中圆梦。笑了
残疾、衰老相对年青、健全
一种自残形秽的局限
囿于,听从了宿命
突破,忠于了本性
那截早已风干的树桩,直直地向上站了N年
能否发芽或者系船、拴马?岂管

◎引一贯鱼
太阳出不出来,我都在床上
点滴天黑,点滴天亮
输液管狭细,源远流长
可注黄河,可入长江
可在我体内汇一片汪洋
引一贯鱼来
我想听它歌唱

床侧母亲的泪,成串的点滴
凉在冬天的面庞
背过去,怕我看见
扭转来时微笑温暖模样
母亲啊,别这般强装
放开闸吧,泗流一次成殇
引一贯鱼来
从此,你只要听它歌唱

----------------------------------------------------------------------------------------------------------------------
◎春有百花(外二首)

        作者:陈绪喜

【作者简介】:陈绪喜,男,60后,网名:头顶太阳,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作协理事;一个喜欢在文字里自娱自乐的人;在《诗刊》《长江文艺》《武当文学》《小说选刊》及各大网络平台发表散文、诗歌、小说千余篇(首)。

母亲和天婚配,
生了一筒子的花,
大地母亲的怀里成了万花筒。
早年出生的百鸟,
俨然忘了是百花的哥哥
他们叽叽喳喳,
教会了百花妩媚娇撒。
没人约束他们无度荒淫,
以至花园一地落红
且泪痕斑斑。
狂蜂浪蝶,
迎合鸟语花香。
阴谋和诡计轮番派场,
演员是痴男怨女,
剧情是世道轮回。
万巧用尽,
最终头头放下。
百灵已然觉悟,
纵使花妹娇声逼迫,
也绝然置身上方。

妹妹啊,
你往前走吧!
那方沃土,
足以繁衍兴家。
前面草原上,
有个大大的风车---
足可让姐妹戏耍。

必须陪你?
这个,
我实在太难。
也许曾经,有过念头,
与你同行到很远的地方,
只是,
不远的后面,
有棵泪眼朦胧的芍药姐姐,
她在风中,
久久地盯着哥呢!
她未回头,
我已知她鼻头酸酸。
她是我的一根肋骨。
我们相约要去种豆。
收工回来,
我们一起做个迷藏?

不可任性,
眼泪也绝然无用。
你听我的鸣叫,实为咒语。
我在一寓诵经,望天,
任凭狂风撩羽,
百花的落瓣,砸向面颊,
我也只能轻扫黄叶,
逐落花流水,
送伊们回母亲之怀,
直至顿悟。


◎飞蛾投火
上帝啊,你是否说两句
每见飞蛾投火,
心,
总不忍之。

亲爱的傻逼,
难道真不知道
过了今夜,
明天,
太阳依旧亮丽?

扑灭了一盏油灯,
真就获了勇猛殊荣?
明亮的街灯,
在喀啪作响粉身碎骨声中
引来蛾族尸横遍野。

实现涅槃的路上,
可曾怀疑今生的执着?

追求极乐,
怎可陷同胞于万劫不复:
发泄仇恨,
是否真的瞄准了对象?
已经显示了强大的力,
为何光亮未灭
且还那么恒久?

天空上那盏明灯,
从远古到今天,
你扑了又扑。
爱恨之间,
究竟是何种情怀?
前世孽缘,
注定上演轮回悲情。

你看看,
农人已在田边,
挖了深坑,点了篝火,
你若浴火重生,
依然真诚感恩
农夫早早设下的阴谋。

◎天使,我一直在追寻
我遇见伊在蓝天下,
一袭白衣长裙,
飘移花丛之间。
我等凡夫只见风好景好,
怎么也够不着天使的影子。
我看见伊在广袤草原,
端详小花,望着远方。
直至看见
天边那行大雁。

我看见伊在清澈小溪边,
激起碧水,淋着百花,
其实是,
留恋自个儿的玉手。
在春天的花园,
你的馨香伴着晨雾,
在空中漂流---弥漫,
天地很美,
伊也很美。
----------------------------------------------------------------------------------------------

◎粮食酒(外二首)

        作者:姚小婉
【作者简介】: 姚小婉,女,90后,湖北十堰郧西县作协会员,常用笔名:月亮豌豆、湘葵;学诗四年,有诗歌、歌词发表或获奖。

当我们不在执着于果子作物
作为充饥的食粮
大爷种了甘蔗酿酒
于是每年的年
男人们便有了宿醉的借口

经年后,故乡系在心头
黄叶成了最后一季秋
淋雨后的穗子
是大山轻抹的哀愁

而许多人的眉弯里
都藏着故乡的粮食酒

◎古镇
叶子在屋后半黄半绿
打量着清明的人间
石碣的苔痕被打磨
秋愈深愈单薄
薄到撑船而行的念头淡去

瓦檐上的崧
白的像蒙上了一层薄雾
木楼的柱子断裂
时间在老旧的物件上写诗
温柔而深刻

这清白人间
鸟飞过,人来过,水流过

◎猫眼菊与绿桔梗
没有人知道花朵与花朵相会
关于绿裙子和红衣衫
从不遵从季节的约定
大约它们在一起就在一起了

窗外的天气和她们无关
常青树巨大的投影凝视
拥挤在逼仄空间的灵魂
更不懂爱情
---------------------------------------------------------------------------------------------------------------------

◎这个小城,有故事(组诗)

        作者:李秀峰

【作者简介】:李秀峰,男,汉族,70后,笔名:天河大侠,湖北省十堰市作协理事,郧西县作协副主席、《天河》纯文学季刊编辑。近年来,有多篇诗歌、散文发表、获奖。
        通信地址:湖北十堰郧西县城关镇彩虹城    邮政编码:442600
        电子信箱:524870184@qq.com      微信号码:lxf61510

汉水之北,一个小县城,
盛产大故事。
郧西的名字
与一块陨石有关
天河把牛郎织女的传说
与自己的前世今生
全托付于郧西大地
只把源头珍藏于秦岭咽喉

这里曾经朝秦暮楚
天河永远情有独钟
石公公、石婆婆
金钗石、悬鼓石
石林千姿百态
证据实实在在
底气都很坚硬

要感谢王母娘娘,高抬一次贵手
流淌一条爱河。也要感谢那些喜鹊
捧出一座桥梁,玉成一次相逢
年年七夕,小城的故事最精彩
来这个小城,寻找简单的幸福
一条河流,一段故事
倾城一笑,红尘逍遥

经营好你的那架葡萄吧
你的耳福、口福
一辈子的幸福
都会如期而至

◎我在小城,等待一列高铁
我在家乡郧西
等待一列高铁
从武汉、十堰奔跑过来
高铁拉上我,首先去西安
去吃biáng biáng面
去听信天游,去看兵马俑
去学吼几声秦腔
我要带上一些天河水
装满牛郎织女的传说
去大唐的梦里走一回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我和小城郧西
等待一列高铁
等待一道飞奔的风景
等待一个久别重逢的姑娘

◎玄鼓山上,那些树修得正果
布谷声声,催促林间
更多鸟语,如歌

小城指南,玄鼓山上,鲜果云集
枇杷,桃子,杏子,梅子……
那些果树仙风道骨
修炼出正果
在玄鼓山上等我
双脚沾点泥土,衣衫沾点雨露
天河、小城、还有我
在这片桃园三结义。喜鹊作证。

五谷杂粮,滋养人间烟火
这些鲜果,滋养我的诗歌
石榴树红光满面的时节
来一趟玄鼓山。不为修仙问道
你也会满载而归,像我。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发表于 2019-3-4 16: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yewxl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手机版|Archiver|原野文学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9-3-23 02:10 , Processed in 0.15256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