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3|回复: 1

[荐稿] 《诗歌周刊》“中国诗歌版图”《湖北十堰篇》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7 00: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友好往来

《诗歌周刊》中国诗歌版图《湖北十堰篇》


中华诗祖《诗经》尹吉甫的故乡


特约组稿:刘本丽


在中国诗歌的版图上,十堰是一个不容小觑的诗歌圣地,在湖北更是一个诗歌重镇,并且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民间社团如雨后春笋。它是中华诗祖《诗经》尹吉甫的故乡,还是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五大宗教齐全的地区。

“十堰是个年轻的移民城,外地文化的碰撞,使得十堰的本地文化充满现代气息,因此这里是产生诗人最好的土壤”。尤其是它富含了诗经文化、武当文化、汉水文化、房陵文化、帝王宫廷流放文化、郧阳文化、秦巴文化、绿松宝石文化等特色文化,这些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文化及荆楚文化的魅力瑰宝。

十堰四季分明,远古历史文化遗存与现代社会文明交相辉映,壮美的自然风光和浓郁的风土民情异彩纷呈。愿我们在诗经的故乡,对中国诗歌流派网在诗歌方面所做的贡献表示敬佩与感谢!



目录:王馥君 魏荣冰 鲍勋 陈绪喜 剑兰 王德彩 姚小婉 李秀峰 刘本丽 范国世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rrenwx(yewxlc此号因人举报,被封禁)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00: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馥君 诗歌

《一阵风,把我吹乱了》

一阵风,把我吹乱了
我无法控制激怒的情绪
仇恨,抱怨
连杀人的念想都有了
可我必须管住自己的脾气
尾巴,夹紧一点儿
再夹紧一点儿
就像岩缝里的小鸟
或者,洞穴里的小蚂蚁
必须安于罅隙,安于黑暗
安于这虚张声势的狂妄
尽管乌云翻滚,电闪雷鸣
丝毫搅乱不了内心的宁静

《看一杯清水如何被摇浑》

一个不轻不重的反馈
将我打入了尘世的绝望之中
像一个清白的人掉进灰堆
净与不净,谁能抖得清
就在水漫过脖子
我忽然发现,生死是一念的事
看看四周,沧浊混杂
湿鞋的人唱着歌在岸上逍遥
为什么非要去死
就算死
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
没有谁把我比作屈子
于是,我下定决心
一定要活着
一定要比坏人活得更长久一些
一定要好好地看一看,看一杯清水如何被摇浑

《替罪羊》

别给我说话的机会,就像
泥巴糊到裤裆里
是屎,不是屎
谁能说得清
事已至此,我必须学会沉默
沉默多好,打破牙齿
可以和血一起下咽
可以拔出萝卜不带泥
可以不涉及任何一根利益的链条
对于祭坛上的贡品来说
不吐一字,天下人都知道

【简介】:草馨儿,本名王馥君,七十年代出生,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丹江口市。主要以诗歌、散文、小说创作为主,作品散见于《诗刊》、《诗潮》、《诗选刊》《诗歌月刊》、《星星诗刊》、《散文诗》、《青年文学》、《山东文学》、《长江文艺》、《长江丛刊》《湖北日报》等,作品多次获奖,并多次入选各类年度文学选本。曾参加全国散文诗第十六届笔会、中国第二届网络诗人高级研修班、鲁迅文学院湖北中青年作家高级研修班,湖北省“七个一百(文学类)”人才,著有诗集《山与水的守望》、《花开的山谷》、散文诗集《神秘的武当》。


◆魏荣冰 诗三首

《山间竹》

一个人走进深山竹林
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一只脚陷入枯叶,一只脚
长满茅草。一些竹子拦腰截断
一些竹子横卧地上,如深夜
跌落的一道闪电

竹生深山间,皆有脾气
竹鞭潜行的地方,长出危岩
竹节盘旋上升,穿越黄桷树
如一个人伸出手指

对着天空发誓
与人不同,竹子从不许诺
它的身世青翠、墨绿、嫩黄
一生只开一次花,却从不开放
在一个人等候的岁月里

一个人正值好年华,努力地
把自己削成一枝箭。风中枝叶萧萧
我观察一下自己的位置,两米处
一根竹子弯成一把弓,似乎要将
数声鸟鸣和满目苍翠射向天空
又似乎要将我,射出这片竹林

《打工》

出门的前一天晚上
老薛在菜地里蹲了很久
像村里少女听到第一次表白
他对着一畦瓜蔬流下两行泪水
夜很深了,老薛还在屋里踱着步
“要不带上夹袄,北方冷呢!”

老薛并不理会。腰疾难忍
他低声诅咒着自己的命运
月亮像石磨一样辗过西窗
老薛从箱底摸索着取出车费
用塑料纸包扎严实
小心翼翼地塞进黄胶鞋里

老伴一只手扶着门框,眼看老薛
一声不吭地走出门去,他一只脚
不敢用力往地面踩,似乎一个跛子
害怕踩痛了山村
浮肿的脸庞

《冬至》

人在时光里种植苦痛
白昼渐短,黑夜步步紧逼而来
长夜里衾被不暖,呓语时断时续
如一眼泉,让山谷学会呜咽

蚯蚓躲在泥土里,搓着细细的绳子
一只麋鹿的角,遗落在北山
像大地轻轻吹奏的号角
一夜之间,梅花开遍了眼眸

窗外晨光熹微,且踏雪寻梅
这笨拙的浪漫,让伤痛散发出芬芳

【简介】:魏荣冰,男,70后,笔名:寒江独钓,湖北省作协会员,十堰市郧西县人,著有诗集《在低空飞翔》。


◆鲍 勋 诗三首

《春  分》

把春分了吧
分一半温柔给夜色
分一半灿烂给晨曦
分一份婉转给莺啼
分一份芬芳给花期

把山分了吧
分一半丛林给花豹
分一半草坡给锦鸡
分一份雄厚给仁者
分一份阳刚给兄弟

把水分了吧
分一半涟漪给鸳鸯
分一半激流给游鱼
分一份清澈给智者
分一份甘甜给妻女

把天分了吧
分一半飘逸给云彩
分一半深邃给星际
分一份热烈给阳光
分一份冷静给风雨

把地分了吧
分一半优美给河流
分一半崇高给山脊
分一份生活给万物
分一份轮回给四季

把爱分了吧
分一半亲情给家人
分一半爱情给娇妻
分一份友情给朋友
分一份钟情给自已

仲春时节,勃勃生机
你说:春分春分
昼夜平分,风和日丽
我说:春分春分
阴阳交融,天人合一

《芒  种》

在这个锋芒毕露的节气
刺痛我的
不仅仅是麦子的锋芒
不仅仅是麦芒上闪耀的烈烈阳光
还有麦浪,绵延到天边的滚滚麦浪
那摇晃的腰肢,滚烫的乳房
那低垂的头颅,金黄的思想
还有阵阵热风,以及
热风荡漾的麦田麦捆麦垛麦仓
还有挥汗麦客,以及
麦客手中草帽扇动的丰收欢畅
还有空旷麦地,以及
麦地里野兔翻跟头奔跑的惊慌
哦,麦子,我相依为命的麦子
就这样倒伏在我的怀中
那好好生活的麦粒
那天天向上的麦芒
那悠悠乡恋的麦香
在这个夏天的早上
用一根尖尖的麦芒
一下子洞穿了我的心房
天为爹,地为娘,麦子为兄弟
作为麦客,我收割了麦子
作为诗人,麦子收割了我

在这个布谷欢唱的节气
感动我的
不仅仅是稻田的水响
不仅仅是水波倒映的旖旎风光
还有稻秧,簇拥在身旁的柔柔稻秧
那招晃的小手,稚嫩的脸庞
那蔓延的根须,蓬蓬的愿望
还有潇潇梅雨,以及
梅雨描绘的水雾水墨水田水乡
还有插秧姑娘,以及
姑娘巧手编织的碧绿诗行
还有秧鸡子,以及
秧鸡子绕田三匝翩翩起舞的漂亮
哦,稻谷,我情意绵绵的稻谷
就这样扎根在我的心上
我有一位诗友叫谷未黄
他有一位女儿叫谷秧子
他们在水田里快乐生长
在一个夏天的晌午
用一种亲亲的庄稼模样
一下子湿润了我的眼眶
天为爹,地为娘,稻谷为姐妹
作为水牛,我耕种了稻谷
作为牧童,稻谷耕种了我

在这个抢收抢种的节气
融化我的
不仅仅是大汗淋漓的农忙
不仅仅是揽云布雨的酣畅
还有我的父老乡亲
风风火火,追赶太阳
挥一把镰刀,踩两脚泥浆
把有芒的谷子种下地
把有芒的麦子收进仓
还有村口那一树荫凉
还有树下那一壶酒香
还有那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的殷实
还有那桑麻满院,豆蔓满墙的家常
哦,芒种,我一咏三叹的芒种
就这样种进我的理想
在一个夏天的傍晚
用一碗粮食的滋养
一下子慰籍了我的渴望
翻一翻农历中国
想一想村里小芳
听麦穗在晴空下歌唱
看谷穗在国徽上闪光
作为夏种,谷歌为我
作为夏收,我为麦狂

《秋  分》

天下大势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中国智慧
春有春分,秋有秋分
分就是给,就是半,就是均衡
一半灿烂给日华
一半朦胧给月晕
一分为二就是这样来的么
平分秋色就是这样来的么
秋风一笑而过
半山晴,半山阴
恍如画境
秋果一笑而落
半边红,半边青
疑似多情

春分长到秋分的叶子
红透了飘零
春分流到秋分的溪水
清彻了变冷
春分飞到秋分的候鸟
归去来兮,向暖而生
春分忙到秋分的农人
水里泥里,勤扒苦耕
春分播下的种子
秋分满仓的谷子
穿越苦夏的村子
都被秧歌扭成了疯子
欢天喜地庆收成
首届中国农民丰收节
让秋分履新
让乡村炫富
让饮烟升腾
让农历中国焕发青春

秋分,昼夜平分
一般长
一般齐
一般时辰
太阳弹拨180度黄经
像拨弄一杆称
称着日月星辰
称着霜花露珠的心情
我站在太阳底下
体会平等,享受和平
眯着眼睛
与一只云鹤起舞
伸出手指
与一朵棉花温存
这真是一件美丽的事情
这真是一件金秋的事情

秋分,秋季平分
前半程暖
后半程冷
残荷被雨漂远
新梅被风吹近
秋分,媚在秋天的腰肢上
落英缤纷
分秋意给河流
分秋色给山岭
分秋香给菊园
分秋声给雁阵
分秋水共长天
分落霞与孤鹜
分诗情到碧霄
分思念迷伊人

唱给秋分的歌声
唱给丰收的歌声
己陶醉中华稻香村
从秋分夜到中秋夜
从雨濛濛到情深深
只隔着一轮明月升

【简介】:鲍勋,历任湖北省文联委员、省作协全委会委员、十堰市作协副主席。在《诗刊》、《诗歌报》、《长江文艺》等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作品500余首(篇),诗作多次被收入选集,出版有诗集《如水之夜》,作品多次获奖。


◆陈绪喜 诗三首

《春有百花》

母亲和天婚配,
生了一筒子的花,
大地母亲的怀里成了万花筒。
早年出生的百鸟,
俨然忘了是百花的哥哥
他们叽叽喳喳,
教会了百花妩媚娇撒。
没人约束他们无度荒淫,
以至花园一地落红
且泪痕斑斑。
狂蜂浪蝶,
迎合鸟语花香。
阴谋和诡计轮番派场,
演员是痴男怨女,
剧情是世道轮回。

万巧用尽,
最终头头放下。
百灵已然觉悟,
纵使花妹娇声逼迫,
也绝然置身上方。

妹妹啊,
你往前走吧!
那方沃土,
足以繁衍兴家。
前面草原上,
有个大大的风车---
足可让姐妹戏耍。

必须陪你?
这个,
我实在太难。
也许曾经,有过念头,
与你同行到很远的地方,
只是,
不远的后面,
有棵泪眼朦胧的芍药姐姐,
她在风中,
久久地盯着哥呢!
她未回头,
我已知她鼻头酸酸。
她是我的一根肋骨。
我们相约要去种豆。
收工回来,
我们一起做个迷藏?

不可任性,
眼泪也绝然无用。
你听我的鸣叫,实为咒语。
我在一寓诵经,望天,
任凭狂风撩羽,
百花的落瓣,砸向面颊,
我也只能轻扫黄叶,
逐落花流水,
送伊们回母亲之怀,
直至顿悟。

《飞蛾投火》

上帝啊,你是否说两句
每见飞蛾投火,
心,
总不忍之。

亲爱的傻逼,
难道真不知道
过了今夜,
明天,
太阳依旧亮丽?

扑灭了一盏油灯,
真就获了勇猛殊荣?

明亮的街灯,
在喀啪作响粉身碎骨声中
引来蛾族尸横遍野。

实现涅槃的路上,
可曾怀疑今生的执着?

追求极乐,
怎可陷同胞于万劫不复:
发泄仇恨,
是否真的瞄准了对象?
已经显示了强大的力,
为何光亮未灭
且还那么恒久?

天空上那盏明灯,
从远古到今天,
你扑了又扑。
爱恨之间,
究竟是何种情怀?
前世孽缘,
注定上演轮回悲情。

你看看,
农人已在田边,
挖了深坑,点了篝火,
你若浴火重生,
依然真诚感恩
农夫早早设下的阴谋。

《天使,我一直在追寻》

我遇见伊在蓝天下,
一袭白衣长裙,
飘移花丛之间。
我等凡夫只见风好景好,
怎么也够不着天使的影子。

我看见伊在广袤草原,
端详小花,望着远方。
直至看见
天边那行大雁。

我看见伊在清澈小溪边,
捧起碧水,淋着百花,
其实是,
留恋自个儿的玉手。

在春天的花园,
你的馨香伴着晨雾,
在空中漂流---弥漫,
天地很美,
伊也很美。

【简介】:陈绪喜,男,60后,网名:头顶太阳,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作协理事;一个喜欢在文字里自娱自乐的人;在《诗刊》《长江文艺》《武当文学》《小说选刊》及各大网络平台发表散文、诗歌、小说千余篇(首)。


◆剑兰 诗三首

《他说,他要回来》

他说,他要回来
骑着木马,或者电动
路经白桦,榕树葱郁
他要坐着白云回来
手持绿色宝剑
风吹过她的秀发
大地散发芬芳

复齿呢喃,昨夜星光
他说他要回来
骑乘木马
或者电动

还有风
他说也带回来
风中的告别
他也带回来
2018年7月7日

《三小姐》

一声惊雷
接着是闪电
酒一直端着
没喝
三小姐说
她在等一个人
三小姐被世人宠坏
刀枪不入
三小姐说你们都赢不了我
三小姐曾经许诺
“谁的诗歌好我就嫁给谁”
三小姐最终嫁给了自己
2018年7月18日

《黑衣人,你是我的梦》

汉口江滩
诗兄弟不谋而合
三个人,三个黑衣人
对酒当歌。
班长,你的音容犹在
如昨。汉口江滩,2014
我们不谋而合
三个黑衣人
举杯痛饮。
2019年1月14日于中山

【简介】:剑兰,本名陈川,1972年生,湖北人。南漂十年,酷爱诗歌。


◆王德彩 诗三首

《他们去哪儿了》
   
一直,一直是他俩搀扶从门前经过
她绕在老头身上,走得别扭,也很焦躁

第二次学习迈步比儿时学步慢了很多
老头儿
汗水和她口角流不完的涎水一样多
指挥口令单调麻木:“抬脚,抬脚!”
一天
老头儿一人打门前经过,神情呆滞恍惚
我心咯噔一下,她去哪儿了
再后来,也没有看到老头儿经过
心又咯噔一下
他又去了哪儿了

《一种本性》

曾经不懂且嘲笑:
抬头久久仰望星空的瞎子
竖起耳朵屏息以听的聋子
当然也不懂
炉旁打盹儿老人为何还会梦中笑醒
当自己成为其中一小类乃至集大类
才知这是生命潜在的倔强本性
一种精神
飞翔,鸟的本性
翅膀折了,飞翔仍是它的本性
梦中飞抵南方笑醒了又哭了
多梦,老人的本性
何事能做?唯剩做梦。多梦
何事能遂?梦中圆梦。笑了
残疾、衰老相对年青、健全
一种自残形秽的局限
囿于,听从了宿命
突破,忠于了本性
那截早已风干的树桩,直直地向上站了N年
能否发芽或者系船、拴马?岂管

《引一贯鱼来》

太阳出不出来,我都在床上
点滴天黑,点滴天亮
输液管狭细,源远流长
可注黄河,可入长江
可在我体内汇一片汪洋
引一贯鱼来
我想听它歌唱

床侧母亲的泪,成串的点滴
凉在冬天的面庞
背过去,怕我看见
扭转来时微笑温暖模样
母亲啊,别这般强装
放开闸吧,泗流一次成殇
引一贯鱼来
从此,你只要听它歌唱

【简介】:王德彩,女,60后,笔名:釆釆,湖北省作协会员,十堰市作协理事,郧西县作协骨干会员。教师,连续十六年从事高三语文教学,连续十四年高考综合评估获同级同类学校一等奖。曾为被评为湖北省优秀语文教师。知天命之年开始写作,在《诗歌周刊》、《长江丛刊》、《湖北诗刊》、《汉诗》、《十堰周刊》等刊物发表诗歌百余首。人中老人,诗中初手,刊中新人。


◆姚小婉 诗三首

《粮食酒》
   
当我们不在执着于果子作物
作为充饥的食粮
大爷种了甘蔗酿酒
于是每年的年
男人们便有了宿醉的借口

经年后,故乡系在心头
黄叶成了最后一季秋
淋雨后的穗子
是大山轻抹的哀愁

而许多人的眉弯里
都藏着故乡的粮食酒

《古镇》

叶子在屋后半黄半绿
打量着清明的人间
石碣的苔痕被打磨
秋愈深愈单薄
薄到撑船而行的念头淡去

瓦檐上的崧白的像蒙上了一层薄雾
木楼的柱子断裂
时间在老旧的物件上写诗
温柔而深刻

这清白人间
鸟飞过,人来过,水流过

《猫眼菊与绿桔梗》

没有人知道花朵与花朵相会
关于绿裙子和红衣衫
从不遵从季节的约定
大约它们在一起就在一起了

窗外的天气和她们无关
常青树巨大的投影凝视
拥挤在逼仄空间的灵魂
更不懂爱情

【简介】: 姚小婉,女,90后,湖北十堰郧西县作协会员,常用笔名:月亮豌豆、湘葵;学诗四年,有诗歌、歌词发表或获奖。


◆李秀峰 诗歌三首

《这个小城,有故事》

汉水之北,一个小县城,
盛产大故事。
郧西的名字
与一块陨石有关
天河把牛郎织女的传说
与自己的前世今生
全托付于郧西大地
只把源头珍藏于秦岭咽喉

这里曾经朝秦暮楚
天河永远情有独钟
石公公、石婆婆
金钗石、悬鼓石
石林千姿百态
证据实实在在,底气都很坚硬

要感谢王母娘娘,高抬一次贵手
流淌一条爱河。也要感谢那些喜鹊
捧出一座桥梁,玉成一次相逢
年年七夕,小城的故事最精彩
来这个小城,寻找简单的幸福
一条河流,一段故事
倾城一笑,红尘逍遥

经营好你的那架葡萄吧
你的耳福、口福,
一辈子的幸福
都会如期而至

《我在小城,等待一列高铁》

我在家乡郧西
等待一列高铁
从武汉、十堰奔跑过来
高铁拉上我,首先去西安
去吃biáng biáng面
去听信天游,去看兵马俑
去学吼几声秦腔
我要带上一些天河水
装满牛郎织女的传说
去大唐的梦里走一回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我和小城郧西
等待一列高铁
等待一道飞奔的风景
等待一个久别重逢的姑娘

《玄鼓山上,那些树修得正果》

布谷声声,催促林间
更多鸟语,如歌

小城指南,玄鼓山上,鲜果云集
枇杷,桃子,杏子,梅子……
那些果树仙风道骨
修炼出正果
在玄鼓山上等我

双脚沾点泥土,衣衫沾点雨露
天河、小城、还有我
在这片桃园三结义。喜鹊作证。

五谷杂粮,滋养人间烟火
这些鲜果,滋养我的诗歌
石榴树红光满面的时节
来一趟玄鼓山。不为修仙问道
你也会满载而归,像我。

【简介】:李秀峰,男,汉族,70后,笔名:天河大侠,湖北省十堰市作协理事,郧西县作协副主席、《天河》纯文学季刊编辑。近年来,有多篇诗歌、散文发表、获奖。


◆刘本丽 诗三首

《百合》

请回家吧,香水经年的奢华
与世无争,这份超然
的杂念,在初露的世俗中
多久可以维系
学会愉快,含笑凋零
然后悄悄地黯淡
遗忘

《雨中嗽叭花》

偶尔,偶尔
可以遇到一个懂我的人
安静不需要误解
伸个懒腰
继续安静的活着

守住这份宁静
守着这个小小的角落
像吐丝一样
在雨中把一切净化
过滤,然后继续沉默,淡化

当无形成为一种习惯
成长中的过程
得以在文字中晾晒
存储的将感受那份
直抵心灵的静态

发不出声音
只因心无共鸣口难开
静静地,望着路过的每一个人
将日子梳理成
背后的风景

有风轻拂这发霉的日子
并不冷漠的生活
我只是花蕊里的童话
叶瓣上的阳光
一株无语的喇叭花

《梅》

凋零的不是永世
遭遇即将邂逅的门
那门里有素然的雪绒

那门里有情人的泪
你是否可以肯定
那凝结的

不是一世的等待
而是既将开放的佳期
那红白相间的

不是你绝尘的魅影
而是你迎春而来
任清香透过所有的冷

盛开。完成一季的使命
任岁月回转。看那一袭长衫
在庭院中留下顾盼与泪花

【简介】刘本丽,女。爱好文学,少有作品发表,偶有获奖。


◆范国世 诗三首

《莲花禅心》

我和很多很多人一样
总是活在自己幻想
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诗和远方
又为了自己的想象四处游荡

我们固守着记忆中的形象
常常在梦里回味起那往日时光
而追寻的东西永远都在前方
却因为彼此遥远所以彼此安详

我曾在佛前许下了愿望
我们在对方心中如莲花开放
彼此守护那淡淡的馨香
时时在心头荡漾起涟涟的波光

你是蕴涵在冬天里的芬芳
绽放成千叶莲花的模样
熟了,熟在雪花飘飘中盛满阳光
于是人世间就遍布了吉祥

《腊月里的冬天》

清晨的时候出发
迎面扑来袅袅的烟霞
有露珠儿滴落
清凉而不经意地打湿了面颊

看看这腊月里的冬天
它和阴霾相互交叉
我呼吸急促到沉默失语
更要与胸中的憋闷痛苦参杂

我等待着浪漫的雪花
来消除这阴霾清洁喧哗
就让它纷纷扰扰竞献奇葩
来一场漫天飞舞的风雪交加

待到清风明月四季繁花
待到我已了无牵挂
就让我们预约一个浪迹天涯
那时的你我都已参透真假

《腊月》

走过百二河边的旷野
腊月的河水凛冽
踩着风吹来冷冷的节奏
冰封了臆想中的皑皑白雪

一支绿萝爬过了窗
藤蔓上妆点出春天的枝叶
鸟儿不愿做空间的歌者
寻思一个风魔一样的猎猎

腊月,正凝视着长长的寒街
也有匆匆赶路的行者
已折断竹杖磨破了芒鞋

腊月是游子怀乡归乡的季节
有多少孤寂漂泊的心灵
在祈盼那欢宴的除夕之夜

【简介】:范国世  一个热爱生活,喜欢写作的中年男性。
原野论坛是我家,我们一起呵护她 网络选稿,纸刊用稿@欢迎大家关注《原野》微信公众号:rrenwx(yewxlc此号因人举报,被封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官方QQ群|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关于我们|手机版|Archiver|原野文学 ( 鄂ICP备13012616号 )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436号

GMT+8, 2019-4-25 02:36 , Processed in 0.14347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